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印度能否跳出中共的「戰略陷阱」與印度嚴重的社會主義因素

—印度疫情嚴重的背後

作者:
中共利用世衛組織掩蓋其對這場大瘟疫應付的責任,並使印度遭受重大損失,但印度對於牽涉到中共的世衛組織改革議題和台灣恢復觀察員身份出席世衛大會等都持保守態度。

2020年6月13日,印度阿姆利則,街道上空蕩蕩。

據印度衛生部的消息,截至當地時間6月25日8時,印度確診病例已升至473,105例,僅次於美國、巴西俄羅斯,累計死亡14,476例。自1月30日確診首例病例以來,印度疫情擴散的速度已明顯加快:例如,5月28日以150,793例上升為全球第9名,6月13日以320,922例高居全球第4名;又如,確診病例從零到突破10萬例用時109天,但從10萬至20萬例僅間隔16天,而後僅用10天就突破了30萬例。更嚴重的是,專家警告拐點仍未到來。

印度疫情為何近期快速蔓延?瘟疫為何重創印度?根本原因,大紀元的兩篇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和《越親中共疫情越重防疫有良方》已有透徹論述。

或曰:中印近日不是爆發邊境衝突了嗎?中印關係不是長期為「歷史積怨」因素和「大國抗衡」因素所糾纏嗎?中共與印度的關係怎能說好呢?

的確,中共與印度有一段恩怨交織的歷史。但是,時至今日,共產主義仍在嚴重滲透、困擾、毒害著印度;2014年以來莫迪政府雖高舉民族主義旗幟,但在諸多重大政策上或與中共妥協或搖擺不定,或想左右逢源,不與中共切割。所以,瘟疫重創印度,其來有自。本文試作論述如下。

共產主義肆虐印度

共產主義主要通過兩種方式侵擾印度:第一,「尼赫魯社會主義」設計了印度經濟體制的基本框架;第二,印度共產黨至今仍是印度的重要政治勢力。

先談「尼赫魯社會主義」。尼赫魯是印度獨立運動的主要領導人之一、印度國大黨領袖、印度獨立後的第一任總理,也是印度在位時間最長的總理(1952~1964)。尼赫魯提出一種「在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國家的正統實踐之間的中間道路」,在印度建立「民主式的社會主義」。印度憲法規定,印度是主權的、世俗的、社會主義的民主共和國。印度經濟體制是以資本主義為基礎、以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為主導,建立大量國有企業,仿照前蘇聯實行五年計劃。

尼赫魯逝世後,其唯一的女兒英吉拉‧甘地曾分別擔任兩屆總理(1984年在最後任期期間遇刺身亡),繼續走社會主義道路,而國大黨內部的左翼勢力和印度共產黨也陸續站到了她的身後。這個時期,印度GDP平均增長率約為3.2%,這種速度與人口增長率相當,被戲稱為「印度式增長」。

長期積累的種種經濟體制弊端以及國際形勢的巨變(尤其是蘇聯解體),終於迫使印度於1991年開始改革,走向自由市場經濟。雖然印度自改革以來經濟有長足發展,呈現出一種與中共跛足改革大異的「印度模式」,2015年以來經濟增長率超過中國,在主要經濟國家中名列第一,一些研究認為印度經濟發展潛力超過共產中國,但是,印度經濟中的「社會主義因素」遠未肅清,也難以肅清,改革還有一些大關、難關要過。

再談印度共產黨。1921~1922年間,印度的加爾各答、孟買、拉合爾、馬德拉斯和康浦爾等地都出現了馬克思主義小組。1925年12月26日召開印度共產主義者第一次全國會議,印度共產黨成立。1933年12月加入共產國際。印度共產黨的黨內鬥爭頻繁激烈。印度獨立後,時而提出要採取俄國十月政變的道路,時而提出採取中共的農村包圍城市的道路推翻政權,時而與宣稱要建立社會主義類型社會的國大黨左翼結成統一戰線。不過,印度共產黨還是參加了歷次的國會選舉。

20世紀60年代,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發生了大論戰,印度共產黨分裂,主要有印共(馬)和印共(1964年),還出現了一些極左的共產黨組織,如印度共產黨(馬列)等等。

目前,印度的共產黨黨員總數接近200萬,是世界非社會主義國家中最強大的一支共產主義力量。印度的共產黨人主要通過兩種方式影響印度政治。

一種是合法鬥爭。印度的共產黨人和其它左翼力量組成左翼陣線,在西孟加拉邦、特里普拉邦和喀拉拉邦都(曾)組成過自己的邦政府。而在西孟加拉邦,從1977年開始,左翼陣線連續執政幾十年,是印度執政時間最長的地方政府。甚至,2004年,印共(馬)和印共二者及其它左翼力量在國會選舉中所獲選票之和超過了60張,這個數目雖然還不足以組織政府,但卻對欲組成政府的大黨聯盟具有決定性的影響。雖然,左翼陣線的影響近年下滑,例如2019年印度大選,左翼陣線僅獲6席(較上屆下降5席),其中印共(馬)3席、印共2席。但是,印度的共產黨人仍在積極活動,例如,2020年5月19日,印共發動全國抗議活動,聲稱反對中央政府反人民、反移民、反貧困的立場,反對莫迪宣布的20萬億盧比一攬子經濟計劃及隨後工會財政部長宣布的五項一攬子計劃。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