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章天亮: 港版國安法月底出台?三峽大壩還能撐多久?

章天亮教授在他的「政論天下」節目中提出,中共極有可能在6月底的常委會上通過「香港國安法」,並提出兩大理由,為什麼對中共推出「國安法」不能過於樂觀。他同時圍繞三峽大壩潰壩問題,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圖為,2020年5月28日,中共人大代表們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閉幕會上。(美聯社)

中共新華社發布了一個消息,中共準備在6月28日到30日期間再次召開人大常委會。《南華早報》6月22日報道說,中共人大常委會就是為了「國安法」,而且要在6月30號那天通過。

法廣最近採訪了香港壹傳媒》老闆黎智英,黎智英在「國安法」問題上好像表現出相當程度的樂觀,他認為「國安法」立法會「虎頭蛇尾」,說「習帝下台不是夢」。

進入6月以來,中國24個省發生洪災三峽大壩頻傳潰壩危訓,成網路熱議議題。

著名歷史學者、時政分析評論家、《希望之城》播主章天亮教授在他的「政論天下」節目中提出,中共極有可能在6月底的常委會上通過「香港國安法」,並提出兩大理由,為什麼對中共推出「國安法」不能過於樂觀。他同時圍繞三峽大壩潰壩問題,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不顧疫情風險中共6月底再舉會,傳將通過「香港國安法」

章天亮說,如果去看新華社關於6月底召開人大常委會的報道,看不到任何急迫到要冒著疫情的風險把與會的人聚集到一起的會議議題,唯一的一個最緊急的事情,可能就是「國安法」。所以中共為了通過這個法案,已經是什麼疫情都不顧了,先通過了再說。儘管新華社報導中沒有說明28號的常委會議程,也沒提到「國安法」,但是我相信它還是為了這個事情專門召開的這次會議。

《南華早報》背後的老闆是馬雲,它有可能會有一些中共內部的消息。

「國安法」的完整草稿現在還沒有公布,新華社只公布了其中的一些部分。我們談到它的一些細則的時候,已經提到裡邊有很多的魔鬼細節,對於香港的威脅是非常大的。

比如說,香港的任何法律如果跟「國安法」有抵觸則以「國安法」為準,香港不管它原來的基本法如何保障言論自由,或者是什麼遊行集會、結社之類的自由,只要「國安法」不給你,那麼香港原有法律規定的權利全部作廢。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第二點,中共會派辦事人員成立一個國安公署在香港直接執法,繞過整個香港行政司法體系、警察系統,中共可以直接到那兒去抓人。這也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第三就是,對於所謂違法者的審理,必須由香港特首指定的法官,也就是聽命於中共的那些傀儡法官來負責審理,所以這就跟在中國大陸審理沒有什麼區別了。

還有,「國安法」包含很多制定得非常模糊的法律,包括所謂的「顛覆國家政權」,類似於這種非常模糊的在大陸使用的法律也都被搬到了香港。所以「國安法」就是一個非常典型的惡法,而且中共準備在6月底通過。所以現在這個情況就相當危急。

為什麼不能對「國安法」問題過於樂觀?兩大理由

章天亮說,法廣最近採訪了香港《壹傳媒》老闆黎智英,黎智英在「國安法」問題上好像表現出相當程度的樂觀,他認為「國安法」立法會「虎頭蛇尾」,說「習帝下台不是夢」,就是習近平有可能會因為「國安法」這個事情下台。

黎智英長期以來在「反送中」過程中一直通過《蘋果日報》為香港百姓發聲,他本人也曾經兩次被香港警察抓捕,後被保釋出來。章天亮說,我對他做出的犧牲表示讚賞,但是他的觀點我不能同意。有兩個理由:

第一個理由,他說美國有可能會斷掉SWIFT系統。所謂SWIFT系統指的是國際之間外匯轉賬使用的一種方法,叫 wire transfer(電匯),即在一個銀行通過電匯系統轉匯給另外一個銀行,幾小時之內那邊銀行就收到了,速度非常快,所以這個系統也稱為SWIFT系統。如果這個SWIFT系統被美國斷掉,不讓中國使用這個系統,那麼就等於是中國對外的貿易全部中斷,因為國際貿易70%是以美元支付和結算的,至少70%就中斷了。在這種情況下不啻於向中共開戰的感覺。

章天亮表示,對這一點並不抱有特別大的希望,或者覺得可能性比較小,因為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現在中國大陸還有很多美國企業沒有撤出,美國企業如果真的離開中國大陸,它必然有要求要把錢從中國大陸轉回到美國。如果斷掉這個系統,那這些錢也就等於是留在中國大陸了。因此這不大可能很快會實現的。第二個原因,美國現在包括歐盟有很多的政策,比如允許英國接收大概200~300萬具有英國特殊身份的人從香港直接移民到英國。美國現在也有議員提出法案,準備接受香港的某些人。當英美做出這樣反應的時候,說明它並沒有想真的切斷香港和美國的聯繫,如果真要切斷聯繫,它就不需要用這種後備方案、往外撤人的這種方案了。撤人本身,至少在人撤出來之前,或者某一個時間之前,它可能不會把SWIFT系統徹底斷掉。所以說從目前情況來看,只要短期內美國不下重手的話,中共還是會通過「國安法」的。

第二個理由,整個中共現在的狀況不是習近平個人的問題。按黎智英的說法,中共內部好像還有一個什麼改革開放派,還有些開明派,說在歐美強大壓力之下有可能開明派會聚集起來反對習近平,最後把習近平推下台。這可能就是他所說的「習帝下台不是夢」的這種解釋。

但章天亮認為,中共內部早就沒有開明派了,早在「改革開放」初期的時候中共就已經血債累累了,1989年又發生了「六四天安門血案」,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等等;最近一段時間中共血債是一筆接一筆,包括香港「反送中」運動,袁弓夷先生說,香港大概有10,000名香港市民「被自殺」,實際就是被中共警察打死,還有被性侵、失蹤的⋯⋯這都是血債!如果說中共竟然會放鬆到出現一個什麼開明派、什麼改革開放派,放鬆了對民間的管制,這樣的消息一旦傳出來,中共的罪惡就會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

所以說我們一定要清楚,中共是一個邪教、是一個反人類的犯罪集團,它如果想改好也就意味著自殺,等於是所有中共的高官都面臨著「反人類罪」集團罪行,他們即使是不上絞刑架、不去坐牢,至少也會失去權力和財富。這個對他們來說是不可承受的。所以我們不要再對中共內部抱有任何幻想,沒有人會願意捨棄自己的身家性命,甚至說想做出開放的姿態,不會的!他們現在已經走在懸崖邊上,他覺得再後退一步就掉到懸崖底下死掉了。

所以這點我們一定要清醒,不要對中共可能的妥協抱有任何希望,而且他們絕不會妥協,這就是為什麼中共一定會急速通過「國安法」的原因。6月30號的時候會出什麼結果,至少從我們對中共的了解來看,應該是這樣的一個結果。

三峽大壩潰壩將是驚人的可怕景象,恐致幾千萬人喪生

章天亮隨後談到三峽潰壩這個事情。他說,目前在網上討論得非常激烈,很多人都覺得三峽有可能會潰壩。三峽如果潰壩,那就太可怕了!現在三峽蓄水水位是140多米,而且現在據說洪水水位已經高過三峽允許蓄水的能力了。那麼如果三峽潰壩,100多米高的洪水傾瀉而下,再沖毀葛洲壩所有的壩體,包括所有發電機組之後,很快就會到達宜昌,那時候洪水下泄的速度能夠達到每小時100公里,水牆的高度大概在70~100米高。

這是一個什麼概念呢?宜昌所有的樓房全部會被100米高的水牆,以每小時100公里的速度沖毀,幾小時後宜昌會被埋在水面20米之下,沒有人能夠倖存,沒有任何人能逃脫的。除非一聽說葛洲壩潰壩,馬上坐上直升飛機開始往天上飛,否則真的沒有任何希望。

這個洪水不光是在宜昌會造成這樣的損失,它會一直下行到荊州、到襄樊、到武漢,整個武漢都會被毀掉;再沿著江漢平原到湖南、到江西,最後到達南京,連南京都會被洪水淹沒。

現在三峽蓄的水量相當於黃河一年的流量,等於黃河一年流量的水,在一天之內從宜昌泄到南京。可以想像一下,這是一個多麼可怕的景象!到那個時候,長江中下游平原估計可能會死上千萬、甚至幾千萬人,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地區全部會被洪水淹沒。這簡直就是諾亞方舟的重演!當然這只是說從計算機推演上說三峽潰壩造成這樣的一個結果。所以三峽大壩成為了懸在江漢平原上的一把劍。

耗資百億的三門峽水庫,在造成多重災難後最終廢棄

章天亮介紹說,在2005年的時候他得到了一本書叫《長河孤旅》,現在在中國大陸還能買到,是講水利專家黃萬里的一生和他對水利工程的一些想法,其中就提到三峽工程

黃萬里是名門之後,他的父親是民國時期的教育家、民主人士黃炎培。因為這樣的家世,所以黃萬里在很多問題上相當敢言。1957年時,毛澤東因為相信「聖人出黃河清」的說法,準備在黃河上修建一個水庫,就是後來的三門峽水庫,毛要把黃河泥沙全部在三門峽水庫里過濾一下,想通過三門峽水庫把黃河水憋到水庫里,讓泥沙沉澱下去,這樣從三門峽出來的水就變清了,就應了「聖人出黃河清」的說法。

當時只有黃萬里一個人極力反對,他說三門峽水庫決不能修,他列出了很多很多理由。結果最後毛澤東把黃萬里打成右派,被迫害了20年。三門峽水庫就修了,1960年開始發電,馬上第二年就出現了黃萬里所預言的那一切災害,包括泥沙淤積在水庫底部。到1962年3月,三門峽水庫已經淤積了15.31噸泥沙,沒法發電了,很快泥沙就把庫容添滿了,沒有水流的餘地了,庫底沙子一層層抬起來幾乎把水庫填滿。後來沒辦法,中共花了上百億人民幣再解決三門峽沙子淤積問題。那時候上百億人民幣那是一個天文數字!

中共後來還有一件事情就是強迫移民,為什麼呢?因為黃萬里預計到,如果修建三門峽,水庫一旦蓄水之後將抬高上游渭河的水位4.4米,造成渭河上游的泛濫,包括土地鹽咸化等等。果然就是按照他所預言的發生了。當時中共不得不把渭河平原原本肥沃土地上30萬老百姓,遷移到寧夏和陝北那些缺水的地區。

最後三門峽水庫到2003~04年的時候就徹底廢棄,再也沒有發電功能了,而且洪峰到來時洪水都是直接從三門峽水庫過,根本沒有任何防洪能力,也沒有什麼發電的能力了。所以三門峽水庫的一切災難,都按照黃萬里的預言發生了,最後廢棄也是黃萬里預見到的。

自古「有河患而無江患」,為什麼現在頻頻出現江患?

章天亮說,對三峽黃萬里持有同樣的觀點,他也預言了很多三峽大壩造成的問題。其實中共搞三峽工程完全是出於共產黨那種「戰天鬥地」的狂妄:只有我們共產黨才能建這麼大的工程,來顯示中共政府有多麼強大的動員力和行動力。但黃萬里早就講過說,如果要想防洪,根本不需要修三峽,只要在長江上游、在青藏高原那一帶多種樹,防洪問題就解決了。

中國自古以來都是「有河患而無江患」,意思就是,中國古代一直是黃河為患,黃河的泥沙很多,它會不斷在河床里堆積,把黃河河床越抬越高,黃河水就泛濫成災。古代的時候就是這樣,叫「有河患」。「無江患」是為什麼?長江自古就不是個害河。中國史書中記載就可以看到,比如《資治通鑒》記載,隔幾年就會看到黃河決口死多少人,不斷會看到河患,長江基本看不到。

章天亮說,這個道理很簡單,因為長江下游是一片平原,長江流經到湖北的時候,那個地方古時叫「雲夢澤」,一片大湖,現在湖北還被稱為「千湖之省」,像湖北洪湖、湖南洞庭湖、江西鄱陽湖,等等,都是能夠蓄水的。長江如果真的發水了,長江的水會溢出到湖裡面,湖容積是非常廣大的,江最寬幾千米,那湖的面積都是幾十平方公里、上百平方公里。所以長江水一旦溢出,溢到湖裡面,幾乎不會提高湖水水面太多,也就是不會形成特別大的洪水。所以中國自古就是「有河患而無江患」,長江不大可能會發洪水。

如今長江水患都是中共篡政之後造成的,因為中共圍湖造田,甚至把圍起來的湖建成城市,破壞了幾大湖的蓄水功能。現在光湖北一省的湖面面積,就縮小為僅有中共篡政前的三分之一,當然湖對洪水的調節能力幾乎就失去了。失去之後怎麼辦?中共就只好再建這麼一個三峽大水庫,把水都放進去,如果一旦潰壩,那種災難性的後果是不可避免的。

儘管全國24省鬧洪災,三峽潰壩可能性不大,有兩大原因

現在,中國24省都發生洪水災害,是否會加大三峽潰壩的可能?章天亮認為,三峽潰壩的可能性還是相當小的。

章天亮說,這麼說倒不是為共產黨辯護,共產黨不管淹死多少人,為了面子它會死保三峽,甚至把下游很多城市淹掉,它都不會讓三峽真的潰壩,對共產黨來說保面子跟保它的生命現在是差不多了,共產黨它可能會泄洪。這是一個原因。

還有一個原因,章天亮說其實是出自於他的信仰。我們以前曾經講過這個故事:當時上帝曾經想毀掉索多瑪城,在毀掉之前,索多瑪城有一個猶太人的祖先亞伯拉罕,他當時就跟上帝請求,說可不可以請上帝看一看,如果城裡面還有10個異人的話,就請上帝不要毀掉這座城。也就是說有10個道德高尚的人,上帝就不會毀掉索多瑪城。

當然當時的情況很令人遺憾,全城只有亞伯拉罕是異人,此外就沒有一個人。所以上帝只把亞伯拉罕救了,就把這個城毀掉了。上帝當時畢竟已經答應了亞伯拉罕的請求,只要有10個異人的話,就不會降下毀滅所有人的災難。

所以中國如果三峽要是真的潰壩的話,就可能會死掉幾千萬人,宜昌一個人都活不了。但是呢,我們相信在宜昌這個城市裡,不會沒有超過10個好人的。我們從聖經故事來做一種從信仰的角度的探討,畢竟現在中國還是有一些人,他們還是努力維持著自己的道德水準,特別是法輪功學員,他們是修佛之人,所以相信上天有好生之德,這種事情發生的可能性是極小極小的。

章天亮強調,當然我們不能完全排除,我們只能是說極小極小。所以,如果真的人想避免災難,人能夠做的,就像過去的皇帝一樣,一旦出現天災人禍的時候,皇帝他會下「罪己詔」,檢討自己的過失,向上天懺悔。不管相信不相信,至少對於每個人來說是沒有成本的、不需要你付出什麼代價卻可能帶來好處的做法,就是反思自己、信神、懺悔、改過⋯⋯按古人的說法叫「僥天之憐」,如果真能做到這樣的話,很多災難都是可能避免的。

我想現在神最喜悅的事情是什麼呢?就是遠離那個反神而且犯下「反人類罪行」的邪教犯罪集團——共產黨,這樣人才會得到神的保佑。

那麼三峽大壩到底還能夠撐多久?當時黃萬里曾經說過,三峽大壩遲早是要拆掉的。如果中共存在一天,相信它是不會拆的,而且它會死保。那麼中共垮台之後,真的結束了中共邪教犯罪集團之後,三峽大垻可能就會被拆掉了。

希望了解更多本集內容,請觀看以下視頻。

章天亮在最新視頻公放平台《希望之城》還有更多精彩視頻,歡迎前往觀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