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朱兆基:5700萬退役軍人勢必促使中共焦頭爛額

作者:
一腔報國熱血的有志青年往往會早早地被逆淘汰出局,而善於諂媚、賄賂和排擠者越爬越高,終成中共自稱之「國妖」。大量平庸者則無不以靠一段良莠不齊的「獻身」,換取終生吃穿不愁的鐵飯碗為人生最高目標。

6月22日,中國將《退役軍人保障法(草案)》向社會徵求意見,看似開明,實際上這部建國73年才首次制訂的法律,其立法程序仍極為粗暴。退役軍人事務部2018年底就表示將為此徵求意見,2019年初再次放風,並表示下半年將提交審議。直到2020年全國人大全體會議閉幕後兩周,會議期間杳無音訊,但最近該草案突然宣布將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並於6月18日提請。雖然都是橡皮圖章,但由僅171人的常委會審議仍比由近3000人的全體會議容易得多;而22日突然又公開徵求意見,顯然還是反響太強烈。

實際上,中國至今累計已達5700萬的退役軍人近幾十年,一直是掩蓋不住的社會問題。近年他們甚至一度成功地在戒備森嚴的中央軍委門前聚焦抗議,由此促成成立的退伍軍人事務部也從誕生起,就將維穩放在第一位。

中共軍隊的卸磨殺驢舉世無雙,這一點從開國元帥到無名小卒概莫能外。同時,從1927年直到今天,參軍又都是中國底層出人頭地的秘訣之一。只是這個過程,戰時則一將成名萬骨枯,平時則無數人滾落權力金字塔兩旁。

解放軍多年來離不開逆淘汰體制

在後一過程中,一腔報國熱血的有志青年往往會早早地被逆淘汰出局,而善於諂媚、賄賂和排擠者越爬越高,終成中共自稱之「國妖」。大量平庸者則無不以靠一段良莠不齊的「獻身」,換取終生吃穿不愁的鐵飯碗為人生最高目標。因推進市場經濟,或因各種過河拆橋政策及「不正之風」而失去這些保障,或陷入待遇不公的退役軍人,也成了中國「上訪」大軍中最有戰鬥力的一支。即使是得到鐵飯碗的轉業幹部也因其在軍隊練就的種種手腕,成為公務員隊伍中酒量最大、素質偏低、普遍風氣不正的勢力之一。2016年後,大拆大建的「軍改」更以其粗暴的裁減和草率的安置,埋下了巨大的怨氣。

可怕的是,軍地有關部委和官員也在制訂和執行這些政策時以維穩為最高訴求,以其低劣的立法和行政水準,不斷生產新的矛盾,鐵腕壓制昔日的戰友。最典型的事例就是,美其名曰「自主擇業」(即達到一定條件的軍官轉業不再強制安排國家機關和企事業單位接受,而由國家供養終生)的軍官群體被有關部門的小算盤算計,通過將退役中的兩項主要津貼合併後再巧妙地「折上加折」,居然在與現役軍官同步加薪的同時,實現了收入的「明升暗降」,並溯及既往,扣發了去年的部分津貼。

軍中腐敗摧毀了對國家的基本信任

這種事實上的「單方毀約」和隨意處置,摧毀了這些軍官對國家的基本信任,並進一步加劇了他們與在軍隊工作到退休的軍官的收入差距。這還不是最狠的,《退役軍人保障法(草案)》竟然規定:退役軍人受到治安管理處罰且影響特別惡劣的,縣級以上退役軍人局即可決定中止、降低或者取消其待遇。這一條意思很明確,只要退伍軍人參與上訪維權公安處罰過,一個小小科級官員就能宰斷其生計,因為「影響惡劣」還不是政府說了算?

很多人不了解的是,中國退役軍人問題很大一部分是不公和不均,即使有部分絕對貧困問題也往往是政策不公所致。與這些上訪軍人的困難相比,軍隊還有另一個極端,最近流出的北京衛戍區某干休所2020年4月20日,發給已於1991年去世的中共某開國上將的通知對此體現得淋漓盡致。從通知內容看,他的家屬在其去世後占用著他核定總面積600多平方米(超出其級別該享受的住房面積55%)的獨棟別墅長達29年,而且這樣的豪宅在性質上居然算是「國民住宅」,每年只需付租金2.7萬元。即使如此,家屬不光欠著2018至今的租金,還想將其出售,而機關的意見是只能給他家換一套414平方的。

少部分特權階層占軍隊最大份額福利

退役軍人事務部正式掛牌,人滿為患(維權人士獨家提供)

中共軍隊現在到底有多少這類嚴重不公平的特權現象,類似國家最高機密。但不妨看一看14年前,胡錦濤時期全軍住房專項清理的成就。當時全軍實有住房逾1億平方米且編制減少了150萬,但17.5萬離退休幹部、遺屬、子女、職工和復轉等非編人員長期占用了42%的公寓房,有的單位高達90%,造成3.5萬在職人員無房,不少基層幹部在外租房。

90年代開始的軍隊住房改革,產生出集資房、安居工程房、國宅和房改房等五花八門的名目。但實際上,只是在軍人待遇無法承受地方房價(實際上全國大部分受薪階級都是透支兩代人全部積蓄加未來二、三十年勞動才夠到房價)的困境下,利用國有土地價差,消耗和浪費大量軍費(前些年新建國宅有62%超標,特別是軍以上住房變相擴大面積嚴重,有的超標1倍),以普遍的不公為代價,勉強為軍人解決了起碼的住房,並遺留了大量的問題和不滿。

2010年,全軍歷時四年的清退共騰出違規住房5.2萬套,292萬平方米,價值150多億元,惠及10多萬官兵。但10年之後的今天,軍方對前述那位上將的房子超標1倍以上的面積,仍只以將每月2.6元/平方的房租提至4倍加以「懲罰」。北京同等位置的房價是6萬元/平方米,而且軍隊大院裡這類性質的房子也不乏在無完整產權的情況下被私自出售成功的。

這就是中共軍隊成功爬上去,和被迫滾出去的天淵之別。儘管志願軍僅在長津湖就凍死數千平民子弟,畢竟此位上將對中共是有大功的,後面爬上來的又是些什麼人呢?今天,中共軍隊當然可能又發動了一次成績斐然的清退,問題是每一次清退後是怎麼重新回到忍無可忍的地步的,誰敢相信新的權力不會為自己謀私。以這樣的不公,退役軍人又怎麼不激憤。

軍中普遍「懶人越懶、奸人越奸,老實人越慘」

新的法律也在探討各地軍人待遇一致,退役軍士領取退役金,參戰軍人優先安置,要求單位優先聘用退役軍人,並提供一定公務員名額,要求大學單獨招收退役軍人等政策,但只要軍隊的政治生態和遊戲規則不變,權力不受公開監督,民間訴求被強行維穩的局面不變,納稅人的巨額血汗錢砸下去,仍然只會是懶人越懶、奸人越奸,老實人越慘的局面。而退役軍人問題的核心正是不公,同樣是退役軍人,也另有一大批從尸位素餐到坐享其成的人毫無怨言,反而對體制大唱讚歌。

近日,山東苟晶女士早年上中學時兩次考上大學,都被一個系統的造假謀私機制冒名頂替的消息正在全國發酵。這種在滿清也會被斬立決的罪行,當年的罪魁一聲道歉後,就開始威脅當事人及其親屬。苟晶讀過的尖子班出了八個博士、五個教授,而這樣的頂替僅該省承認的就有400多起。

高考和當兵是中國底層貧寒子弟幾乎僅有的憑本事和吃苦上升的通道,但在中國,這都是可以肆意宰割的。中共軍隊的退役是問題,從招兵到提拔成將軍的過程中的黑暗一樣是問題。如果不是近年頻繁招不到合格兵員,退役軍人不斷抱團抗議,連現有這些敷衍了事的應對都不會有。就以這個教育和軍事基礎,中共竟然還在向著「星辰大海」的軍國主義高歌猛進!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04/1473052.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