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習肢解戰略支援部隊 透露自己最擔憂…

—鍾原:中共戰略支援部隊拆分變相大清洗

作者:
4月19日,中共高調宣布成立信息支援部隊,原來的戰略支援部隊被拆分為三塊,都歸軍委直接指揮。中共稱組建信息支援部隊是為了「統籌網絡信息體系建設」,但習近平講話更強調「黨對軍隊絕對領導」「嚴肅紀律規矩」「確保部隊絕對忠誠、絕對純潔、絕對可靠」。為掩蓋軍隊的更大亂局,中共不得不以改組和改名的方式,對戰略支援部隊進行深度清洗。

2024年3月8日,參加中共人大的軍隊代表抵達北京人民大會堂外。

4月19日,中共高調宣布成立信息支援部隊,原來的戰略支援部隊被拆分為三塊,都歸軍委直接指揮。中共稱組建信息支援部隊是為了「統籌網絡信息體系建設」,但習近平講話更強調「黨對軍隊絕對領導」「嚴肅紀律規矩」「確保部隊絕對忠誠、絕對純潔、絕對可靠」。為掩蓋軍隊的更大亂局,中共不得不以改組和改名的方式,對戰略支援部隊進行深度清洗。

巨乾生變相丟官

4月19日,中共軍委舉行信息支援部隊成立大會,習近平到場訓話。新華社的報導稱,新組建的信息支援部隊由中央軍委直接領導指揮,同時撤銷戰略支援部隊番號,相應調整軍事航天部隊、網絡空間部隊領導管理關係。

信息支援部隊首任司令畢毅亮相,戰略支援部隊番號被撤銷,原司令巨乾生等於自動被解職。

原戰略支援部隊政委李偉轉任新的信息支援部隊政委,似乎未受影響,不過也等於被降格了。原戰略支援部隊負責太空戰、網絡戰、電子戰、心理戰、情報偵察、衛星管理、航天研發和營運;新的信息支援部隊僅被描述為「統籌網絡信息體系建設」。

戰略支援部隊被拆分,等於公開了軍隊內部的另一波大清洗,原司令變相丟官。

習近平透露了最擔憂的忠誠問題

習近平訓話說,「要堅決聽黨指揮,全面貫徹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和制度⋯⋯嚴肅紀律規矩⋯⋯確保部隊絕對忠誠、絕對純潔、絕對可靠。」

這應該解釋了戰略支援部隊被拆分的真正原因。習近平隻字未提軍隊反腐敗,既試圖掩蓋軍隊貪腐問題,也表明貪腐並非新一輪軍隊清洗的主因。不少將領被懷疑有忠誠問題或者不守規矩,才導致火箭軍、軍委裝備部和戰略支援部隊連續被清洗。

火箭軍、軍委裝備部只是抓人、換人,戰略支援部隊乾脆被拆分了。如此操作,相應的人事大改組更容易進行,對外則宣稱「全新打造的戰略性兵種」,以掩蓋中共軍隊的亂局,特別是為習近平保留面子。

習近平2012年上台後,對軍隊將領進行大清洗,2015年底強行推動軍改;原來的各大軍區被取消,改為五大戰區,軍區司令們等於全部被解職;陸軍18個集團軍被調整為13個,一大批中級軍官也被清洗;新成立了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聯勤保障部隊;軍委四總部被分拆為15個部門。

通過這樣的分合遊戲,再加上軍隊反腐,原來江派提拔的將官們基本上被肅清,換上了習近平認可的人。然而,習近平三連任後,軍隊忽然又出了大問題,不得不進行二度大清洗。

此番戰略支援部隊被拆分,試圖掩蓋政治清洗,但一個軍種成立數年後,又被取消番號,再怎麼圓謊,都難以保住習近平的面子。

軍委「重大決策」是下策

習近平講話稱,要「全面從嚴治軍⋯⋯保持正規秩序⋯⋯確保部隊高度集中統一和安全穩定」。

中共政局混亂,軍隊成為亂源之一,中共黨魁十分擔憂,整肅已成必然,但又怕軍心更加不穩,只好用拆分戰略支援部隊的辦法掩蓋,實屬不得已的下策。

習近平講話還稱,調整組建信息支援部隊,是軍委的「重大決策」,是「構建新型軍兵種結構布局」的「戰略舉措」等。

世界上的現代化軍隊都在轉向資訊化,美軍無疑是其中的代表。美軍成立了太空軍,也有網絡司令部,但並沒有一個所謂的信息支援部隊;資訊技術已經融入在各軍種中,形成了一個較完整的體系,絕非一個單獨的信息部隊就能承擔。

中共新成立的信息支援部隊,或者能提供技術支援和指導,但「統籌網絡信息體系建設」的說法比較牽強,這個新兵種的級別明顯在各大軍種之下,恐怕沒有協調、統籌各軍種、各戰區的能力。習近平和中共軍委不可能賦予信息支援部隊太大權力,若硬要統籌,勢必產生新的條塊分割、或者分贓不均。

中共成立信息支援部隊,反映了軍隊結構的畸形,也反映了與現代化軍隊的明顯差距。

原戰略支援部隊政委李偉轉任新的信息支援部隊政委,他發言稱,「堅決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指揮。」

新的信息支援部隊司令沒有發言,反而讓政委代言,再次表明習近平對軍隊將官不信任;政工幹部缺乏軍事能力,但可以為習近平時刻緊盯各級將官,反而更吃香。

中共國防部的尷尬說辭

中共國防部發言人吳謙簡單介紹,稱這次改革為「新型軍兵種結構布局」。

這根本不算什麼「新型軍兵種結構布局」,不過是把原來的戰略支援部隊拆分成三個部隊,算不上軍種,只能稱兵種,級別低了一等。

戰略支援部隊原本設有航天系統部、網絡系統部,升格為軍事航天部隊、網絡空間部隊,都歸軍委和習近平直接管了。

原戰略支援部隊還包括三一一基地(負責輿論戰、心理戰、法律戰)、信息通信基地、電子裝備試驗中心,應劃歸新的信息支援部隊;還有一個核子試爆基地,不知被分到了哪裡。

中共國防部對新的信息支援部隊說不出花樣來,反而著重談到了軍事航天部隊和網絡空間部隊。中共國防部發言人吳謙一面稱「推進軍事航天部隊建設」,一面又稱「和平利用太空」。

中共軍隊掌管幾乎所有的中國航天系統,卻自相矛盾地高喊太空和平,實在尷尬。中共高調成立新的信息支援部隊,但並列的軍事航天部隊、網絡空間部隊卻沒有成立儀式,估計刻意低調,也不願意公開相應的司令、政委人選等。

近期各國不斷曝光中共的網絡攻擊,並擔憂中共在太空的軍事威脅。中共此時升格軍事航天部隊、網絡空間部隊,才是各國更大的關注點。中共假稱「和平利用太空」與「發展網絡安全防禦手段」,是典型的謊言。

強調政治忠誠加劇技術落後

中共拆分戰略支援部隊、深度清洗,政工幹部更加投機,各級軍官和專業技術人員會進一步被壓制。拆分後的軍事航天部隊、網絡空間部隊、信息支援部隊,對專業技術都有較高要求,但政治忠誠才是第一位的,善於表忠才能升官,這恰恰是專業人員的弱項,他們若把更多時間用來媚上、阿諛奉承和鑽營,專業技能也不可能高,還會故意弄虛作假。

4月18日,新華社高調宣布了中共中央和軍委對太空人景海鵬、朱楊柱、桂海潮的表彰,2023年,他們三人乘坐神舟十六號飛船升空,進入太空站駐留。

景海鵬1985年參加中共空軍,後成為太空人,2013年晉升少將;2019年任陸軍第82集團軍副軍長。

第二名太空人朱楊柱就讀於中共國防科技大學,是軍校畢業生、陸軍上校軍銜。

第三名太空人桂海潮畢業於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然後到加拿大約克大學和瑞爾森大學長期學習航空航天工程,並參與研究項目,2017年回到北京。如今,中共升格航天部隊,他恐怕必須參軍,否則難以加入軍隊項目,當然可能早就秘密參軍了。

中共軍隊主導航天業務,前兩名太空人都是軍人出身,但缺乏專業知識;第三名太空人算專業人員,但國內院校難以培養,不得不送到國外。中共網絡有限的太空人才,必然主要用在軍事上,但對他們並不信任。

戰略支援部隊被拆分,專業背景的將官被清洗,中共所謂的「舉國體制」或「自主研發」走不了多遠。

外行再次領導內行

新任信息支援部隊司令畢毅曾任第40集團軍參謀長、第78集團軍副軍長、湖南省軍區司令;2021年任中央軍委訓練管理部副部長;2023年7月任戰略支援部隊副司令。

陸軍將官領導信息支援部隊,在外人看來應該是笑話,但中共偏要這麼幹。戰略支援部隊和火箭軍2023年上半年應該同時出事,這名陸軍將領2023年7月調入戰略支援部隊,原來的班底難獲信任。

戰略支援部隊原政委李偉降格留任,他也是外來的。李偉曾任第47集團軍政治部主任、南疆軍區政委、第21集團軍政委、新疆軍區政委;2020年12月任戰略支援部隊政委。李偉是中共中央委員,應該被認為忠誠。

原戰略支援部隊司令巨乾生畢業於西安電子科技大學,算是專業出身,曾任總參謀部技術偵察部副部長、戰略支援部隊網絡系統部司令員;2021年升任戰略支援部隊司令員,如今被變相解職了。

原戰略支援部隊的首任司令高津曾長期在第二炮兵部隊任職,2015年12月上任;但2019年4月轉任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部長;2022年1月提前退役。二炮或火箭軍班底恐怕早就不受待見了。

原戰略支援部隊的第二任司令李鳳彪,曾任空降兵第44師師長、第15軍參謀長、軍長、成都軍區副司令員、中部戰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2019年4月轉任戰略支援部隊司令。他也是外行,2021年7月又轉任西部戰區政治委員,由專業出身的巨乾生接任,但最終還是靠邊站。如今,陸軍將官領導新成立的信息支援部隊。

原戰略支援部隊的前兩任政委,都從其它軍種調入,習近平從一開始應該就不信任原來的班底。李尚福也算專業出身,曾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酒泉衛星發射中心任職,後擔任裝備部副部長,2016年任戰略支援部隊的首任副司令,2017年重新回到裝備部,2022年成為軍委委員,2023年任國防部長,但很快倒台。

戰略支援部隊被拆分後,人事重新洗牌,有些專業出身的軍官可能不得不用,但難以再出頭。戰略支援部隊以改革名義被肢解,試圖掩蓋軍隊內部的亂象,但和火箭軍一樣,都陷入深度清洗。中共軍隊的亂局還在繼續。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首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420/20458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