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美國退出WHO:全球化1.0版終結的標誌性事件

作者:
認真考察聯合國近20年作為,無論美國是誰當選,世界想回到2016年以前均無可能。因為全球化1.0的推手與主導者是美國,美國今年遭受來自外部與內部的重創,歐盟也遇到嚴重問題。所有這些,都註定全球化1.0版結束,未來的2·0版是什麼狀態,倒還真與美國國內政治密切相關。

最近關於WHO世界衛生組織)的新聞不斷,7月6日,美國國務院向聯合國發出通知,稱將終止美國在WHO長達72年的成員身份。7月10日,WHO先遣小組前往中國籌組新冠病毒溯源調查。兩件事情都不算小事,對於全球公共衛生體系和美國在多邊世界秩序中的地位來說,美國退出WHO是一個影響巨大的事件;全球疫情遠未終結,調查病毒起源本應引起各國關心。但國際社會對兩者的反應都相當淡漠,美國終止WHO成員身份這個協議需要明年7月正式生效,今年11月大選結果,才是明年是否退出的關鍵。關於病毒起源,國際社會厭倦了中國的撒謊與WHO的偏袒中國。

美國退出WHO,利益相關者在意

單個事件看,美國退出緣於WHO失去誠信,美國完全有理由這樣做。

6月間,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委員會的共和黨人公布了有關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的起源、中共及WHO所扮演角色的中期報告。該報告的結論是:中共在武漢疫情爆發初期隱瞞實情並打壓披露真相的醫生和記者,忽視了《國際衛生條例》中有關在第一時間向WHO通報重大公共衛生事件的規定。報告認為,包括習近平總書記在內的中共高層領導人在知道爆發疫情的幾個星期後才將情況公布於眾,這種瀆職行為給全球造成重大生命和經濟損失

報告還認為,世界衛生組織迎合中共宣傳,助長了中共的掩蓋行為。眾議院監督委員會資深委員、來自肯塔基州的共和黨議員科默(James Comer)支持川普政府的決定。他在一份聲明中稱:「中國撒謊,WHO照辦,美國人喪生。」

這份報告公布後,世衛組織在6月底更新了有關疫情應對的英文版時間線,承認世衛組織最早是從網上的當地報導得知武漢出現病毒性肺炎病例。

美聯社於6月2日發布的一份報告被廣為引用。美聯社根據數十場訪問和內部文件發現,在整個一月份,WHO公開稱讚中國對新冠狀病毒的迅速反應,但「世衛官員私下對中共官方提供的相關信息不足感到不滿,聲稱讚揚中方是為了獲取更多信息」。WHO相關人員的解釋是,他們稱讚中國,是為了獲得更多的信息。美聯社的調查報導為WHO開脫,稱相關錄音表明,不是像美國總統川普所指控的WHO與中國勾結,而是由於中方向他們提供了法律所要求的最少信息,使得WHO一直處於「黑暗之中」。

美聯社這一報告的價值在於,證明了WHO確實在中國疫情信息上撒了謊,對於中國與WHO的關係之推測,完全不必認真對待。WHO因為配合中國政府而獲得中國幾次公開獎賞:3月8日,中國政府宣布向WHO捐款2000萬美元;4月23日,中國再次決定向WHO增加3000萬美元現匯捐款。5月20日,中共官方機構人口福利基金會引導中國企業、慈善機構和個人向世衛組織捐款。

那麼,為何國際公共衛生界與聯合國對川普總統宣布退出WHO表示不滿?原因很簡單,川普總統「讓美國偉大」落實在外交政策上就是美國優先。從二戰之後,一直是美國出錢出力,必要時犧牲本國青年的生命,為世界提供國際秩序這一公共品。這種格局的改變,讓搭慣了便車的國際社會極不舒服。美國這些年來先後退出巴黎氣候協議、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退出哪個機構,哪個機構的經費就少了一個主要來源,聯合國財政困難幾乎成了常態。

美國承擔領導責任的實質就是多出經費

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法新社)

美國退出WHO,對這個組織影響巨大,因為美國是WHO的單一最大捐贈者,每年捐款約4.5億美元,美國退出會使WHO在未來失去上述資金,將令該機構更多地依賴私人捐贈者,例如其第二大捐贈者比爾及梅林達‧蓋茨基金會(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公共衛生專家表示,這將加速一項轉變,即全球衛生依賴於少數億萬富翁捐贈者和慈善機構,而非西方大型政府的納稅人資金。這項轉變將使WHO的性質發生改變,而且資金依賴將變得不穩定。

譚德賽作為WHO總幹事,為什麼會如此輕忽美國的感受?川普總統多次說,我們每年給WHO資助4.5億,為什麼不如中國的4000多萬?這事兒,只能說川普總統沒想明白:美國給聯合國、聯合國下屬機構的資金再多,也被受益者與世界各國視為理所當然。二戰之後,你美國主導創立了聯合國,用它來作為貫徹美國國際政策的工具,建立了由美國主導、各國受益的國際秩序。久而久之,世界習慣了由美國出錢出力為世界提供的公共品——國際秩序,無需領情。我相信,WHO也是這樣看的。在WHO的心目中,美國的4.5億美元年金與中國的4000萬美元年金都是理所當然的常規例金,只有額外的錢才是WHO可以靈活支用的金庫。

如果說這還不夠明白,用一個廣為流傳的故事可以作為說明:某人去上班途中要經過一地鐵出口,那裡有位乞丐長年蹲守。這位先生每次從那裡過,都要給乞丐的碗中放上一美元,風雨無阻地持續了好些年,乞丐視為每天應得收入,從未表示感謝。但有一天,這位先生出門匆忙,身上忘記帶零錢,從那位乞丐面前經過時,沒有放錢,結果被乞丐一把抓住:為什麼不給錢?——這個故事蘊含的哲理是:當資助他人成了常態,就成了資助者的責任,而非義舉。

中國很懂得如何在國際社會撒錢:到非洲,主要讓權貴集團受益而非民間;資助國際組織,不多承擔規例經費,但願意非正式地資助,包括資助這些權貴的親屬子弟(例子太多,美國就有,不舉了)。比如對譚德賽的政治投資,早在2017年WHO幹事長換屆選舉前就開始了,先是聯合非盟,遊說一些國家,將譚德賽推上幹事長寶座。譚德賽2017年7月1日當選後不久即去北京,北京立即答應捐助2000萬美元。

無論華府政治圈是否全部贊成美國退出WHO,此事緣起於WHO在疫情信息公布上處置不當,太多考慮中國的要求,忽視了其他國家的利益。WHO這種態度後面,金錢起了明顯作用,是無法否定的事實。因為WHO遲遲不宣布全球進入公共衛生緊急狀態,甚至指責美國等對中國的斷航措施,對全球造成的生命、健康、經濟損失,WHO必須承擔責任並認錯。

聯合國作為全球化推手的功能受到嚴重質疑

聯合國成立之初,美國希望它成為戰後國際秩序重建的協調者,這一功能在戰後十年後基本結束;美國轉而將聯合國作為美國推行國際政策的重要功能性組織。但時過境遷,聯合國與創始國美國、英國等日益疏遠,反而成了中國施展拳腳的重要舞台。今年聯合國75周年慶典,世界各國態度冷淡,原因就在這點。這些,我在《聯合國與西方國家日行日遠——寫於UN75周年生日之際》一文里,談過中國因素對聯合國各組織與政策的影響,不更新,遲早面臨生存危機。具體到WHO的情況,從處理伊波拉疫情以來,直至今年處理武漢肺炎疫情,都暴露出WHO的政治性領導組成方式嚴重限制了其緊急行動的能力,並經常顯示出專業權力與政治權力之間的緊張與衝突。

美國與WHO之間的關係走到今天並非沒有預兆,SARS算是2020年武漢肺炎的預演版。自那以後,美國醫學協會(IOM)出版報告,提出了導致傳染病捲土重來的八個原因,列在首位的就是隨著全球化的發展,人口日益在全球範圍內流動,傳染病也隨之週遊列國。該報告指出,頻繁的人口流動使得傳統的隔離方式根本無法生效,也使得一國爆發的傳染病會迅速地傳播到其他地區。無獨有偶的是,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在2004年的一份有關2020年世界前景的報告中預測,只有「一種重大全球衝突」的發展,才能阻止全球化的持續發展。這個發展是什麼?即全球瘟疫大流行。報告提到,到了2020年,世界越來越受到身份認同政治的困擾,全球化將面臨政治反噬。如果有什麼事情會使全球經濟整合脫軌,那很可能會是一種致命新疾病的大規模傳播。這份報告的主持者是曾任外交官及普林斯頓大學學者的羅伯特‧哈欽斯(Robert Hutchings)。哈欽斯在最近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他們在這份報告中所試圖提出的觀點是:「全球化是普遍存在的力量,同時帶來了好的與壞的後果」。

武漢肺炎的全球大流行,終於讓已開發國家看到了全球化的黑色版,疫情過後,這場持續了20多年的全球化進程面臨大逆轉。國際社會畏懼美國退出的變化,都希望美國大選結果改變這種美國退出的格局。其實,認真考察聯合國近20年作為,無論美國是誰當選,世界想回到2016年以前均無可能。因為全球化1.0的推手與主導者是美國,美國今年遭受來自外部與內部的重創,歐盟也遇到嚴重問題。所有這些,都註定全球化1.0版結束,未來的2·0版是什麼狀態,倒還真與美國國內政治密切相關。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11/1475848.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