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發出信號?計劃經濟? 中國經濟日漸逼近「雷曼時刻」 印度擬限制涉共軍企業7巨頭

騰訊、阿里、華為等都在內 支付寶母公司撐中共擴控制力 抖音或步華為後塵 告別美國 美國會制裁抖音法案眾院高票過

 

習近平:不能以犧牲環境換經濟增長

中共政權正處於內外交困之中。印度擬限制中共軍方關連企業,騰訊阿里華為等受影響,而抖音很可能會步華為後塵。美國媒體文章分析,中國經濟日漸逼近「雷曼時刻」。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日前提倡形成國內大循環主體格局,應對外部生存環境惡化。支付寶母公司螞蟻集團,周一宣布尋求上交所和港交所同時上市,支持服務業數位化升級,為中共「解圍」的意味相當濃郁。母公司上市受阻,抖音或步華為後塵,告別美國不遠了。

中國經濟日漸逼近「雷曼時刻」

彭博專欄作者安妮妮·特里維迪(Anjani Trivedi)撰文指出,中共當局讓銀行和保險商成為「犧牲品」,要求它們滿足貸款需要、放棄利潤、支持萬億美元資本市場的動物精神,但銀行、保險公司,連同經紀商仍然問題纏身,遠稱不上金融體系牢固的支柱。

中國的「雷曼時刻」(即單一事件演變為系統性影響)可能隨時到來。

榮鼎集團分析師在包商事件後寫道,中共當局面臨著根本性的困境。要麼允許市場消化這些事件,要麼繼續「穩定」地生產風險更高的信貸。它們無法兩者兼得。監管機構實質上承擔起對手風險之後,市場信譽便會受損,而融資渠道遭受擠壓,市場本已緊張不安。

10年以來最嚴重的債務崩盤,令投資相對安全的理財產品的投資者也蒙受了虧損,更不要提風險更高的非信貸投資了。中信里昂的數據顯示,今年前3個月,由於按市值計算出現投資虧損,華夏人壽帳面價值季環比縮水23%。該公司進入監管層的雷達,或監管層試圖發出訊號,也就不足為奇了。

不計上周被接管的公司,1995年以來只有12家公司被中央銀行或其他機構接管,其中半數發生在過去一年。最近幾個月,部分大型信託公司與政府不和,無法償付投資者本息。

按照此次接管安排,監管機構將派出團隊擔任股東、董事和管理層的角色。包括部分中國大型保險商和券商的其他金融機構將最終成為受託人。理論上,他們將會推動縮小問題業務、出售資產。

不論冠以何種名號,這就是中國版的金融業風險傳染,堵漏已經無濟於事,監管層能救多少企業?會注入多少資本?它們能否找到樂意捕手的股東和白衣騎士?

迄今為止,中共當局尚未成功化解金融帝國的問題。收購紐約華爾道夫酒店、擴張過度的安邦保險集團被接管兩年後,處置其資產、尋找戰略投資者的過程變得漫長而痛苦。

計劃經濟徵兆?習近平倡形成國內大循環主體格局

中共製造的這場全球危機,激怒了西方民主國家,美國政府隨即在政治、經濟、科技等方面對中共祭出反制中共的措施,讓中共政府陷入四面楚歌的困境之中。

7月21日,習近平在北京主持召開了一場企業家座談會。習近平在會上表示,為應對全球市場萎縮等現狀,中國要「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的發展新格局」。

他表示,鑑於當前的外部環境十分不利,應該致力於發揮國內超大規模市場的「優勢」,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考慮到現在中共當局與西方民主國家的關係已經近乎「敵對」,海外有分析人士認為,習的前述說法可視為,中共正在為變相實行某種程度的「計劃經濟」做準備的徵兆。

對於習近平中共提出的「內循環」說法,許多中國網友也認為難以實現。有網友表示,「要擴大內需,但是國內環境不佳呀?」「國內6億人口月收1千人民幣,怎麼循環?」推特上則有網友諷刺,中共放風「內循環」的主要原因,是西方各民主國家都在抵制中共政府,因為「沒人要跟中共流氓政權合作」,而共產黨對此束手無策。

支付寶母公司配合中共「擴大內需」支持服務業數位化升級

周一(7月20日),總部在杭州的支付寶母公司螞蟻集團通過電郵宣布,將尋求在香港交易所和上交所科創板兩地上市,以進一步支持服務業數位化升級做大內需,加強全球合作助力全球可持續發展,以及支持公司加大技術研發和創新。

目前,美中關係繼續惡化,美國對中共的制裁方興未艾,從供應鏈撤離、經濟脫鉤,到切斷中共獲取美元的途徑,到對中共黨員及其家屬禁止入境的提案,中共國際生存空間被逐步壓縮,外部大環境日趨嚴竣,中國穩經濟更多依賴內循環。

螞蟻集團宣布,在上海科創板和香港交易所上市,目的是「進一步支持服務業數位化升級做大內需,加強全球合作助力全球可持續發展,以及支持公司加大技術研發和創新」,這似乎迎合了中共目前最緊迫的經濟「內循環」的需求。

2020年3月10日,支付寶宣布升級打造全球最大開放數字生活平台,幫助中國的服務業完成數位化轉型。並立下目標在未來三年,攜手5萬服務商幫4000萬服務業商家完成數位化升級。

彭博7月20日報導稱,螞蟻集團正在加速發展成為一個涵蓋從貸款、旅遊服務到食品配送等各種業務的在線商城。

螞蟻集執行長胡曉明(Simon Hu)表示,支付寶不僅僅是一家小眾金融服務提供商,也不僅僅是全球最大電子商務平台的支付門戶。支付寶現在滿足了從食品雜貨到財富管理,從酒店預訂到貸款申請等一系列消費者需求。

螞蟻集團還在新興市場進行電子錢包布局。

2020年5月,螞蟻宣布與緬甸最大電子錢包WaveMoney達成戰略合作,成為WaveMoney的非控股股東。

這已經是螞蟻在全球投資的第10個本地錢包,除緬甸外,還有印度、菲律賓巴基斯坦孟加拉馬來西亞印尼等國,形成了「1+10」的全球布局。

阿里巴巴在港交所披露的最新財報顯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12個月期間,螞蟻集團及其全球九個本地數字錢包合作夥伴所服務的全球年度活躍用戶數量已經達到約13億。

中共面臨被踢出美元支付和結算體系的風險,並被全球主流國家驅逐,正在走向閉關鎖國的途中。螞蟻此時此刻在的這種國際布局,為中共「解圍」的意味相當濃郁。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22/1480177.html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