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北游: 川普是對「政治正確」的最大反動

作者:

01

毫無疑問,在日益世俗化的歐美社會,「政治正確」已經一統江湖,曾經奠定西方根基的基督教文化逐漸被邊緣化。

如果說中世紀的教會是籠罩在歐洲上空的烏雲,那麼現在則換成了「政治正確」。

這絲毫沒有對「政治正確」不敬的意思,這是對事實的描述。

因為隨著二戰結束,歐美社會在經歷了20世紀下半葉的高速發展,在當今的歐美社會,多元文化、種族平等在歐美社會早就成了基本共識。

很大一部分衣食無憂、過慣了安穩生活的歐美白人,吃飽撐了就想拯救世界。

於是,他們以獵奇的心態對待世界上所有不同的文化,他們認為這個世界的所有文化都是不帶刺的玫瑰,天真的認為自己的社會可以容納所有不同類型的文化,從而實現世界一體、地球一村的美好構想。

於是乎,「政治正確」在事實上已然成為了一門宗教,不容置疑。

誰要反對「政治正確」,對不同文化和少數族裔發表「不敬」之言辭,誰就是全社會的敵人,人人得而誅之。

作為一位普通歐美公民,不管你身分、地位和膚色如何,即使你對此有不同的意見,但也不太敢輕易發表,因為你會承受來自旁人、媒體乃至法律上的巨大壓力,而最後不得不臣服。

這在一個視「多元文化」為聖經的社會中,這種現象實在是弔詭,具備黑色幽默的一切元素。

一方面,視「政治正確」為不容辯駁之真理的輕佻白左對於始終不願意接受多元文化原則的某些外來文化、甚至暴力威脅,都可以無比的包容,比如對激進穆斯林一而再、再而三的諒解和安全威脅的忽視,但是他們對來自內部的反對意見和安全呼籲卻展現出異乎尋常的冷酷和零容忍。

類似的案例不勝枚舉。

「政治正確」在邏輯上的自相矛盾,已經到了如此明目張胆的地步,讓人深刻懷疑歐美社會的精英層是不是都被下了降頭,智商都已經歸零。

這就好比,一個自由的人,鼓勵強盜捆綁自己,還拍手叫好,逢人就說這是強盜的自由一樣,用正常人的思維已經是沒辦法理解這種現象了。

在這個背景下,面對「政治正確」愈演愈烈的滑稽戲,我們就能理解為什麼四年前美國人要選擇川普了?

答案很簡單:因為,美國人受夠了!

02

2016年6月12日凌晨兩點,美國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市一家酒吧發生槍擊事件。

一名號稱效忠於伊斯蘭國的槍手襲擊了這家同性戀酒吧,槍擊事件共造成49人死亡,53人受傷(包括52位平民和1名警官),這個悲劇事件震驚了全美,也深刻影響了當時正在舉行的美國大選

槍擊事件發生後,當時還是共和黨候選人的川普發布聲明,指責時任總統、民主黨歐巴馬在講話中閉口不提「極端伊斯蘭」,並叫板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敢不敢說這兩個詞,敢不敢挑明此次槍擊與伊斯蘭教極端恐怖主義有關。

川普說:「我拒絕政治正確,我只做正確的事情。」

同時,他直言不諱的抨擊那些精英范兒十足的政客:

「為什麼這些人總想接納這些不同意我們價值觀的人呢?」

這些擲地有聲、毫無掩飾的發言,讓受夠了「政治正確」的美國人終於出了口惡氣。

川普在台上奮臂急呼,台下的美國人群情激昂。

高舉反對「政治正確」的大旗,讓川普迅速籠絡了一大批對於「政治正確」已經極度厭倦的草根美國人。

這些草根美國人對於美國的自由傳統和立國之本是有著深刻理解的。雖然時至今日,他們的聲音正被慢慢忽視,他們的生存狀態正被逐漸邊緣化,他們對被白左精英把持的媒體和社會氛圍積怨已久,而特立獨行的川普讓他們看到了曙光。

白左精英們太高傲了,這種高傲讓他們都忘記了除了城市,在美國這個「大農村」還星星點點分布招數量龐大的美國人,這些美國人足以讓口無遮攔、「政治不正確」的川普勝出。

這就如同,中國的精英們總是誤以為一、二線的城市是中國的主流,其實十八線的小縣鎮出沒的「殺馬特」們才是中國青年的主流形象,他們支撐起了拼多多和快手的龐大市場。從繁華的城市中心望出去,就以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精英們的視野局限往往他們顯得比沒文化的農夫更加無知、更加頑固。

總之,川普勝選的結果著實大跌美國精英和主串流媒體的眼鏡,和英國脫歐同時入圍震驚世界的兩大「黑天鵝」事件。

也難怪川普當選會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因為他實在太不像一個傳統意義上的美國總統了。

不但是美國人,可能全世界的人們很難想像一個混不吝的粗魯老頭有能力領導這個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國家。我相信,即使是給他投票的那些美國人心中也會時不時閃現這種疑慮。

也許,當正常途徑已經無法阻止美國社會的自甘墮落的時候,當開出無數空頭支票的精英范兒政客都不能讓美國人看到希望時,讓天不怕地不怕、神經大條到偏執的川普試試,會不會有出奇制勝的機會呢?這種心理演繹具備相當的合理性。

事實證明,這個看似粗魯,實則精明的72歲老頭也確實是「政治正確」的最大反作用力。

03

不按常理出牌的川普,讓圓滑的民主黨人過往屢試不爽的應對方法統統失效,他們疲於應對的同時,也喪失掉了很多支持。

行事乖張的背後,其實折射的是川普對某些原則異常堅定的維護。

對於川普來說,當一個人不同意多元文化、和平共處的原則,那他就不應該來美國生活。讓那些只希望別人尊重他的文化,卻希望消滅其他文化的人自由進入美國,相當於埋下了隨時引爆的炸彈,如此放任風險是對美國人的不負責任,是對多元文化和社會秩序的威脅,這是絕對不允許的。

但是,秉持「政治正確」的白左不同。他們似乎對於多元文化的原則有沒有喪失不感興趣,他們只對拯救世界的幻覺很上癮,即使他們試圖拯救和接納的人對於其他文化有著明顯的敵意,他們也毫無察覺、毫不在意。

這確實讓人費解,當一個人只對敵視自由的人感興趣,而漠視珍惜自由的人,放任對自由的傷害,很難說,這個人是真正關心自由的。

川普的出現是個意外,也是個必然的。

當皇帝光著身子招搖過市的時候,看客們都沉默不語,但總會有大膽率直的人忍不住揭露真相,川普就是那個童言無忌的孩子——你們都不說,那就我來說。

四年前,川普扛著反對「政治正確」的大旗,贏得了選舉,而受夠了「政治正確」的美國民眾也通過選票,表明了他們的態度。

四年後的今天,面對「中共病毒疫情」和「弗洛伊德事件」兩隻黑天鵝的攪局,選舉的不確定性無疑在放大。

民調落後的川普能否還能如四年前一樣,翻盤勝選,入主白宮考驗美國民眾反對「政治正確」的堅定程度,也決定著美國乃至世界未來的方向。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23/1480407.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