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新華社套路:賣萌 調情 洪水是如何變得可愛

—賣萌 調情 洪水是如何變得可愛

這種‌‌「正能量‌‌」,是建立在負面情緒完全消失的基礎上的。人們對新華社的擬人表達感到奇怪,是因為一個正常人,無論如何都無法對洪水產生‌‌「可愛‌‌」的想法。但是,更多時候,‌‌「正面價值‌‌」是以不易覺察的形式出現,比如把洪水蔓延稱為‌‌「水域面積擴大‌‌」。

今年的洪水,可能比1998年還要嚴重。但是到目前為止,大多數不在災區的人,可能都還沒有真切的感受。

安徽再次成為犧牲品。我看到一張照片,一個婦女在轉移家裡的衣服,房間裡已經進了不少水。這照片平淡無奇,但是在我看來也比那些航拍的美照好一萬倍,因為它觸及到了真正的人的生活。

我沒去過抗洪前線,待在安全的城市裡。當我想通過媒體了解洪水時,感到了某種深深的不安。有一天夜裡我打開抖音,它不會推送洪水視頻,但是輸入關鍵詞還是可以查找。

抖音上的洪水視頻,最大的問題是必須有配樂,這是系統要求的。官方媒體往往選擇那種正能量的有衝擊力的音樂,給人一種噁心的大片感。個人號發的視頻要好一些,會有一點解說:‌‌「快看,那個人被沖走了‌‌」。但是,這樣的視頻不會交代時間、地點,讓洪水變得有點抽象。

這方面最新的探索來自新華社。他們在官方微信上發了一篇《報告,我是長江2號洪水》,大家可以感受下畫風:

‌‌「不過我可算跑出來了,很快就要去武漢了‌‌」……

估計小編可能會暗自得意,以為通過擬人化的辦法,讓那些冷冰冰的數字生動了起來。這樣的文字風格,透露出一種低智化傾向,就像成人給兒童講故事一樣。文章後的評論,也流露出濃濃的可愛風(當然,批評的意見他們不會放出來)。

你們是在和洪水調情嗎?

這種擬人和裝可愛,讓人感到極度不適。洪水摧毀了無數人的生活,你怎麼能夠可愛起來?這種擬人化,恰恰是‌‌「機構‌‌」缺少人性的表現。在小編看來,洪水只是它‌‌「改編‌‌」的一個對象,一個可以用來作主語的名字,它不會想到,有多少人因為洪水在深夜裡哭泣。

這種套路,也有低劣的地方版,鄱陽發布有一條刪除的推文,‌‌「你能說洪水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壞東西嗎?‌‌」

真正值得玩味的,是這種可愛的文字風格。稱呼洪水為‌‌「壞東西‌‌」,和新華社的思路其實是一樣的。都是一種所謂的‌‌「柔性宣傳‌‌」,在系統內部,大概會把這當成是一種創新。

這種‌‌「正能量‌‌」,是建立在負面情緒完全消失的基礎上的。人們對新華社的擬人表達感到奇怪,是因為一個正常人,無論如何都無法對洪水產生‌‌「可愛‌‌」的想法。但是,更多時候,‌‌「正面價值‌‌」是以不易覺察的形式出現,比如把洪水蔓延稱為‌‌「水域面積擴大‌‌」。

韓裔德國哲學家韓炳哲把這稱為‌‌「負面消失的世界‌‌」,他認為世界已經發生改變,已經從免疫學時代(找出不好的東西),轉向‌‌「績效社會‌‌」(一切都轉化為可衡量的增長)。他關於世界已經告別免疫學時代對看法已經被證明是可笑的,但是他對世界新趨勢的觀察,仍然有真知灼見:‌‌「負面‌‌」正在消失,讚美和自我激勵將大行其道。在社交媒體上,美顏和點讚已經成為基本禮儀。

但是,洪水就是洪水,它不是比喻,也不是擬人,也不是‌‌「虛擬實境‌‌」,它是真實而痛的災難。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中產生活觀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23/1480422.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