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張學友與羅美薇:一部電影 一生相守 最好的愛情莫過於此

作者:

羅美薇張學友

1

1996年2月15日,情人節的第二天。

這天,遠在英國倫敦的張學友和羅美薇,在沒有通知好友與歌迷影迷的情況下,秘密註冊結婚。

婚禮後,張學友以登報的形式,將此消息告訴了歌迷。

很多人前來祝賀;這當中,就有曾經光芒萬丈、如今口碑一落千丈的作詞人林夕。

在聊天過程中,張學友告訴林夕,愛人羅美薇準備退出娛樂圈,全心全意相夫教子。

在粵語體系中,「張」的發音對應的英文是「Cheung」,「羅」的發音對應的英文是「Lo」。

羅美薇的英文名字叫做「May LO Mei-Mei」。但婚後,她毫不猶豫地將其改為「May Cheung」。她遵從中國傳統,改了姓氏,冠以夫姓。

林夕聽後,大為感動。回去後沒幾天,林夕找到張學友:「我給你們寫了首歌,當做送你們的結婚禮物。」

那首歌,叫《你的名字我的姓氏》。

張學友也很是感動,他將這首歌收錄到新專輯《愛與交響曲》中。

愛與交響曲

不同於以往的錄音室錄曲,張學友把這份禮物看得很重——他選擇了在香港紅磡體育館現場錄音。也就是說,以演唱會的形式錄製新專輯,讓世人見證他們的愛情。

這對於所有歌手來說,肯定都是一個直接勸退的挑戰——別說現場錄製、表演、首發,就算專輯發行後再開演唱會,也沒有多少歌手能做到不走調、不破音的,更別提達到錄音室水準。

但,誰讓做這件事的人是張學友啊——他可是世人公認的「歌神」啊。

更何況,這是一份禮物,一份給羅美薇——那個陪自己跑了十年愛情長路、如今願意犧牲所有、乃至放棄姓氏地位的女人的禮物。

相信學友走上台、面對歌迷的那一刻,心中也是感慨萬千吧:

十年,有多少故事曾經發生?有多少記憶深刻銘記?

十年前,我們又是怎樣相遇、相知、相愛的呢?

對了,我們是受邀一起拍攝一部電影的時候認識的。

那部電影,叫《痴心的我》。

痴心的我

2

1986年,張學友已經出的兩張專輯,均獲得白金銷量(3-4萬張為1白金)。

勢頭正盛的時候,正是開展多棲發展的最佳時機。於是,張學友在當年開始涉足電影界。

他拍完龍套電影《霹靂大喇叭》後,毫不猶豫地承接了高志森的《痴心的我》。

一開始,《痴心的我》定的是張學友演男一號Jacky,李麗珍演女一號阿May。

而李麗珍當時也紅極一時,有很多電影等著拍,根本騰不出時間來拍《痴心的我》,最多只能承接女二號。

於是,女一號的飾演者,就輪到羅美薇頭上。

羅美薇,梅艷芳

當時,羅美薇僅出道一年,卻已是小有名氣的人物。

1985年,羅美薇踏入娛樂圈。作為「前輩」的梅艷芳很是喜歡這個清純可愛、長相如同王祖賢、滿是青春活力的小妹妹;同時,她和羅美薇都是從小就沒了父親。出於同病相憐的共情感,她和羅美薇一起上契(相當於認義父)嘉禾老闆何冠昌夫婦,她們二人則結為契姐妹,成為親人。

有了梅姐的偏愛,羅美薇也就有了一定程度上的機會。

於是,一名當紅歌手,一個青春少女,他們的緣分,在《痴心的我》中相識了。

《痴心的我》劇照

3

電影開機那天,兩人還不認識。

開拍前,高志森在片場叫道:「張學友、羅美薇,站在一塊,讓我看看你們是否登對!」

兩個人從人群里走出來,互看對方一眼,然後有些手足無措了——那是一種說不出但很甜蜜的羞澀與悸動。

高志森又說:「你們互相望一眼!」

兩人又試著看了彼此,但目光很快縮回去了。

「我們兩人立刻滿臉通紅,接著馬上低頭,轉身分開。」羅美薇回憶道。

但是,那一刻,羅美薇心中不由自主地升起一個信念:

「從那刻有觸電的感覺開始,我就知道我們會一起。」

但當時,羅美薇也知道,張學友是有女朋友的。

「學友跟他的女友很好,他們感情很穩定。」

女友是張學友的高中同學,但當時的外界傳聞和媒體報導里說,張學友已經和女朋友有了感情危機。

學友年輕時也不是好惹的:「別問我感情進度,讓它順其自然吧。」

《痴心的我》劇照

張學友有自己的苦衷。

從小到大,張學友性格頑皮,無心向學,學習成績很差。考大學時,女友順利通過,而學友沒考上,只得進入社會求生。

在工作中,他也不是個安分的人,一連換了好幾份工。在參加歌唱比賽、成為歌手之前,他一直生活迷茫,不知理想為何物。

時間一久,高學歷的女友,與「社會工人」張學友之間,出現了一道無形的裂痕;他們都用最大的努力去掩蓋這道被階層與認知撕開的裂痕,但裂痕卻越來越寬、越來越深,直到彼此徹底分離、決裂。

可能對於張學友來說,心裡也是很矛盾的。一方面要面對目前感情的問題、外界的壓力;另一方面要拍一部愛情戲,而戲的女主角,又是一個讓自己一見鍾情的女孩。

而羅美薇呢?

她儘管對張學友有好感,但從沒表露出來;她只是在等——

如同《痴心的我》中,那個等待Jacky回國看她的阿May。

4

「在這個冷冰冰的地球上,他終於被我找到了。第一眼看見毛茸茸的他,我已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他不算英俊,卻也看得過去。雖然他一直不開口,但我已看穿了這個男人的心。」

電影的開篇,是阿May的一場夢:在雪地里,她和Jacky穿著厚厚的外衣,玩著雪仗;在滿世界的銀裝素裹中,阿May在內心說出了這段話。

這是一種無法言喻的美妙:這只是電影裡的第一段台詞,卻是她初見學友時的內心寫照。

阿May是一名高中生,頑皮、仗義、天不怕地不怕。

而這,也是羅美薇本人早期的性格:「我那時候刁蠻任性,到處搗蛋;而學友很成熟,才不會喜歡我這麼孩子氣的女子。」

可能這就是愛情最初的樣子吧,再自信的一個人,面對喜歡的人的時候,都會變得不自信起來。

但是,愛情的另一個作用,就是會改變一個人。

在《痴心的我》拍攝過程中,阿May在Jacky老實、認真的性格影響下,逐漸收斂起曾經的霸道、任性,逐漸變得溫柔、深情。

她沒留意到,她本人的性情,也因為角色的性格變化,慢慢褪去了刁蠻的翎羽;取而代之的,是長出了溫暖、成熟的長羽。

當Jacky在回加拿大的前夜,當她吻上Jacky的那一刻,她意識到,她吻了Jacky,也吻了張學友——

她假戲真做了。

「如果我們將來能拍拖,那是一條伏線。」

其實,類似的伏線,《痴心的我》中還有很多:

阿May第一次跟Jacky約會時,Jacky告訴她:「我在加拿大已經有女朋友了。」

阿May叫Jacky為「傻蛋」,Jacky說:「你老是欺負我!」「本身就好欺負嘛!」

前一個,是張學友過去的寫實。

而後一個,則是張學友與羅美薇未來的寫照。

比如後來人們採訪張學友的家庭生活,張學友笑著說:

「老婆在看電視的時候,我是不能亂說話的。」

整部電影看下來,Jacky與阿May所展現的,其實處處都是他倆過去與將來的經歷。

《痴心的我》,是一部電影,一部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電影,甚至看過的人都不多。

但是,對於張學友和羅美薇而言,這卻是一份信物,一份美好到不能再美好的信物——

相守一生的定情信物。

《月半彎》MV

5

電影很快就拍完了。

張學友和羅美薇返回香港,遭到很多記者圍堵:

「據說你們假戲情真?」

慌亂的張學友與羅美薇,異口同聲道:

「神經病!」

羅美薇補了一句:「我們是不能溝通的!」

沒多久,張學友歌曲《月半彎》的MV出來了。

MV的男主角自然是張學友,而女主角,是羅美薇。

MV里,他們依偎在一個度假海灘上,夜色給海灘灑下無限的溫馨與安寧。

「孕育美麗溫馨愛意,造夢,都是你……」

在夜色中,學友深情望著阿薇、輕柔唱起這段情歌時,當中包含的情感,不言而喻;而所有的掩飾,也主動瓦解。

張學友和羅美薇

從戀情公開,到步入婚姻,時間已匆匆過去十年。

在這十年裡,阿薇就已經做出了太多犧牲。

她是一個有潔癖的人,但在學友事業陷入低谷、整天沉迷飲酒、吐得滿地都是的時候,阿薇放下了潔癖,為他清理穢物。

當學友在喝醉狀態下,舉著酒瓶讓阿薇「滾」時,她也從未放棄把他帶入正途。

她曾經也是個刁蠻任性的小公主,動不動就發脾氣,但跟學友戀愛後,她不再任性和抱怨。學友忙工作,只能上下班接送她,她笑著說說:「我知道他的處境,難道我要像其他女子那樣,埋怨男朋友沒時間陪我而亂發脾氣嗎?」

而所有的改變與犧牲,都只因為一部叫《痴心的我》的電影,都只因為在1986年的某一天,他們相遇時,看彼此的那一眼。

那一眼,是如同「只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般的傳奇——

關於「愛是永恆」的不老傳奇。

張學友

6

1996年,張學友在紅磡體育館的《愛與交響曲》的錄製,非常成功;那張唱片,被世人稱為「天碟」。

對於有幸擁有這張碟的學友迷而言,相當於擁有了一份無價之寶。

但這張碟對於張學友和羅美薇而言,卻是他們初次見面的記憶,十年愛情的見證,更是一生相守的約定。

那是怎樣的約定啊?

作為一個近30年的學友迷,我覺得他們的約定,就像《你的名字我的姓氏》裡唱的:

「故事平淡但當中有你,已經足夠;

快樂童話像你我一對,已經足夠。」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楊大俠87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25/1481026.html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