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美中新冷戰序曲——沉緩有節點

近幾天,占據各國國際新聞頭條位置的新聞,非中國駐美休斯頓領館關閉事件莫屬。這一事件有幾個被熱炒的問題,虛實相間。人們最關心的是:為什麼中國駐休斯頓領館最先被關閉?美中關係還會惡化到什麼程度?新冷戰會開打麼?

圖為休斯頓中領館在7月24日關閉的照片。(大紀元

近幾天,占據各國國際新聞頭條位置的新聞,非中國駐美休斯頓領館關閉事件莫屬。這一事件有幾個被熱炒的問題,虛實相間。人們最關心的是:為什麼中國駐休斯頓領館最先被關閉?美中關係還會惡化到什麼程度?新冷戰會開打麼?

關閉中國駐休斯頓領館具有象徵性意義

中國在美國設有六組外交使團,除了在華盛頓的大使館,還設有位於洛杉磯紐約舊金山芝加哥的領事館,以及派駐聯合國的外交代表。中國駐休斯頓領館成為閉館首選,外界一直認為主要原因是從事間諜活動太多。人們這樣猜想並非無因:首先,7月22日晚該領館焚燒文件,火光沖天,休斯頓消防隊趕往該地救火,被拒入內;其次,美國國務院負責亞太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史迪威(David R. Stilwell)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中國休斯頓領事館是中國發展留學生間諜、獲取經濟和軍事情報的「司令部」,該領館長期以來從事「顛覆活動」。因為這一指責,外界普遍認為焚燒的文件當中有不能給美國發現的機密。

其實這是誤解。第一,關閉領事館有先例,特別是在兩國關係緊張時。有被迫駐在國要求關閉的,也有因危險而主動關閉的。就以美國為例,2017年8月31日,美國要求俄羅斯關閉位於舊金山的領事館以及在華盛頓和紐約的兩個辦事處。2018年9月,美國因受到威脅而主動關閉駐伊拉克南部城市巴斯拉的總領事館。第二,不管哪個國家,所有駐外使領館覺得自身安全受到威脅時,比如被迫撤館,都會焚燒文件。第三,所有國家的駐外使領館,都有搜集情報的任務,中國駐美共有六個使領館,都承擔了同樣的任務。根據《紐約時報》得到的一份內部文件,中國駐休斯頓領館的60名工作人員中的外交人員正試圖從該地區的機構竊取醫學研究和其它敏感信息,他們還制定計劃誘使50多名研究人員和學者將研究移交給中國。但在FBI調查的與中國相關的2500多個案子當中,估計不少都有中國駐美各使領館外交人員的身影,因此這應該不是主要原因。

政治學有個專門分支,研究政治儀式在政治生活中的意義,外交事務更是特別講求儀式與象徵性意義,從這個角度理解中國駐美休斯頓領館中選的原因,可能更容易找到答案。

中國駐休斯頓領館在中美關係史上具有象徵性意義,7月22日,中國駐休斯頓總領館領事蔡偉說得很清楚:這是中國在美建立的第一個總領館。中國駐美六個使領館當中,大使館太敏感,除非兩國正式斷交,不能關。最具象徵性意義的在美建立的第一個領館——休斯頓領館。

如果覺得我強調儀式性證據不充分,請考慮另外一件事情被賦予的象徵性意義: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選擇在加州巴林達的理察·尼克森總統圖書館發表題為《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的演說,取的就是象徵意義:美中關係始自尼克森總統近50年前「破冰之旅」開始的「盲目接觸」模式,就在尼克森總統的紀念性建築前宣布終結。還有比這更具有儀式性象徵意義的地點麼?

川普政府為何要在大選年演奏新冷戰序曲?

按常理,美國總統的慣例,是在謀求連任的大選年非常謹慎,尤其是外交與國際戰略上不會出現大動作,中共政府顯然是摸熟了這個套路,因此頻頻啟用戰狼向美國嚎叫,在兩方面讓川普政府完全不願意再忍耐:

一、中共一年前就決定不再遵守貿易協議。美方據此判定,中國這麼做,意味著願意承受兩國關係惡化可能產生的任何影響。

二,中共在武漢肺炎大流行病方面的所有作為,從病毒擴散,並試圖藉此獲得全球抗疫領導者身份的影響力,不僅在美國而且在其他民主國家製造虛假信息和恐慌,更為高調地批評美國和西方自由民主體制,都是對美國的挑釁,是可忍,孰不可忍。

在疫情發生之前,川普總統的經濟政策將美國經濟推向近30年以來的最繁榮狀態,但疫情讓美國經濟陷入休克,失業人數飈升,讓川普選情嚴重受挫。在各國應對新冠疫情之際,北京利用各國無暇他顧,肆無忌憚地推行各種霸凌措施,包括強推《香港國家安全法》;在南中國海頻頻出手,導致地緣政治陷入高度緊張;就武肺病毒調查和華為孟晚舟事件對澳大利亞加拿大施壓;在中印邊境與印度軍隊發生致命衝突。

以上所有一切均發生於這半年之內,與此同時,中國外交官與官媒利用疫情與BLM運動對美國的民主憲政體制火力全開。這導致美國總統川普不得不將中共視為美國的最大挑戰與威脅,這種威脅既體現在傳統的軍事和外交方面,也體現在美國國內的經濟、智慧財產權、隱私領域。今年5月發表的《美國對中國(中共)的戰略方針》就明確表示,中美「回到了大國競爭的時代」,對華政策已經不僅僅只是外交政策,而是全方位的大國競爭方略。在此情況下,將中國五家官媒定位為政府代理人,要求離開美國,並準備拒絕9000萬中共黨員及其家屬入境。川普政府的幾大要員,最近一個月來陸續發表了許多重要講話,奧布萊恩大使談到了中美意識形態之爭,聯調局局長雷談到了中共在美龐大間諜網問題。司法部長巴爾講到了中共的掠奪型經濟。

北京的危機管理與寄望

在美國連珠炮式的轟擊之下,北京最高領導人的頭腦稍微涼了下來,先是用溫和一點的外交部發言人替換了戰狼。作為美國關閉中國駐休斯頓領館的回應,中方宣布關閉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譴責成都美領館有人員從事與其身份不相符的活動——一切應對如儀:美國駐成都領館的地理位置與重要性與中國駐休斯頓正好對等,象徵性意義就只好免了,因為美國駐上海領館於中國來說也太重要,不好拿來做為報復標的。與身份不相符的活動當然是報復藉口,美國已表示抗議。

從危機管理方面來說,如果中方比較理智,沒讓愛國遊行隊伍聚集美國駐成都領館前示威並順便燒美國國旗、砸點什麼泄憤,這次應對就算及格了。因為中共自己心裡太清楚:沒有美國,真就斷了發展之路——王毅外長不小心說了真話。況且,北京從兩方面都看到中美關係有可能緩解的希望。

一方面,中共政府如同2018年3月美國宣布貿易戰以來的想法一樣,以拖待變,拖到今年大選,如果川普連任泡湯,一直視中共為友的拜登,將會實施與川普完全不同的對華政策。這一點,不僅拜登自己公開談過,就連路透社的報導也引用拜登的競選團隊內部的人的說法:拜登擔任總統也可能更傾向於接觸。

這一點,北京也不是完全憑空想像,因為川普勝選,是打敗了民主黨,以及共和黨內的建制派柯林頓、布希兩大總統家族的競爭者走向白宮的,他上任以來實施的許多政策,於民有利、於美國有利,但卻讓不少利益集團的利益受損。因此,從川普總統進入白宮那一刻起,幾乎就被美國政界與媒體極為濃厚的敵意包圍。更何況,美國2020年的大選民調又如同2016年一樣,眾口一辭地展示川普民調遠遠落後於拜登,北京從情感上很願意相信這些民調代表真實民意。

另一方面,華府並沒有完全關閉對中國的大門。

美國外交關係理事會主席理察·哈斯(Richard N. Haass)在推特上對蓬佩奧在7月23日的發言表示不滿,他批評蓬佩奧「不是說中國,而是說『中國共產黨』,就好像有一個中國與黨不同。這樣做是為了對抗外交並使之成為不可能。作為美國首席外交官持此立場,除非他的目標是確保外交失敗「。哈斯引用唐納德·拉姆斯菲爾德(Donald Rumsfeld)的話勸告蓬佩奧:「您是與敵人的政府進行談判,而不是與您希望的政府進行談判「。

美中關係專家包道格也對此表示擔心與不滿,7月24日,他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中說:這場演講相當於宣告美國與中國(中共)的接觸模式正式結束,美中進入敵對關係「。

美國常務副國務卿比根(Stephen Biegun)的說話,可能更能代表川普政府的態度:川普政府正在採取果斷措施,對抗來自中共的挑戰,但保持接觸對於管控緊張局勢相當重要。

最後做個小結:中美新冷戰序曲,目前算是進入高潮,但正劇暫時不會上演。從2018年3月開始美中貿易戰以來,北京實施「以拖待變」之策,就是在等11月3日美國大選結果。中共方面應該備了兩套應對方案:拜登贏,美國民主黨會主動私下派特使,「擁抱熊貓派」人才濟濟,都在等待那一天(全世界左派都在等待這一天);川普連任,中共會尋找合適的管道與美國溝通,重新回到談判桌上。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26/1481412.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