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拖個地洗個碗能有多累?」這個敢說真話的男人 值得全網點讚

1

前兩天刷朋友圈,看到有人說——

「拖個地做個家務能有多累?」

恕我直言,說這話的男人都不配有媳婦!

圖|網絡

看到這話,一下笑出聲,差點忍不住留言:

「未必,未必,我認識一個男人,天天說這樣的話,但絕對是個好男人。」

這人就是我男朋友,每次說這話,都豪氣沖天。

比如,他剛做完飯,又在晾衣服。

正在追劇的我,多少有些過意不去,便試探著問:「要不,你歇會兒,我來晾?」

他立馬會用不屑地語氣,丟出他的專有句式:「做個飯,晾個衣服,能有多累?」

又比如,他剛收拾完桌子,又在埋頭拖地,一邊拖,一邊點評我最近掉的頭髮有點多。

正在沙發吃零食的我,又假惺惺獻殷勤:「我來吧,地板是我弄髒的,我來收拾。」

他立馬緊緊捍衛手中的拖把,反問:「啥意思?」

總之,在我們家,廚房、拖把、洗衣機和陽台上的晾衣架,象徵著至高無上的權力,不是誰都隨便能碰的。

而他是大男人,渾身有使不完的力氣,註定要把持這些大權。

他想拖地就拖地,想洗碗就洗碗,誰也別想攔著!

2

前陣子,一檔綜藝節目被罵上天。

其中,給我印象最深的一期就是,節目組應一位男士要求,到家裡去改造他的老婆。

據這位男士講,老婆自從生了孩子之後就變了,也不化妝,也不打扮,更不跟他浪漫了。

他很不滿意。

節目組到家一看,男人口中說的孩子,竟然是四胞胎。

這位帶著四胞胎的媽媽,每天忙著給孩子餵奶,餵水,準備水果,從早上6:20開始,一口氣要忙15個小時,生活就像在打仗。

她說:「年輕時候最喜歡聽的一句話是,我愛你。現在最喜歡聽的一句話是,放著,我來!」

圖|網絡

可惜,沒有人對她說:「放著,我來!」

她的老公只希望她能在照顧四胞胎的同時,能像從前一樣畫著精緻的妝容,穿著漂亮的衣服,給他一些出其不意的驚喜。

他像個還在吃奶的孩子一樣,要求妻子:「你不能光為孩子活,你也得為我活啊。」

誰來為這個女人活一點呢?

節目組所謂的改造,也不過是給她化妝,換衣服,安排和老公約會,教她怎樣更體貼地討老公開心。

在最後約會時,她再次忍不住表達內心的願望——好想在忙碌的時候,聽老公說一句:「放著,我來!」

3

在已婚已育的女人眼裡,世上最好聽的情話,早已不是:「我愛你。」

而是:「放著,我來。」

有一回,我搭計程車,遇到一位女司機。

她得知我帶了盒飯,而盒飯是男朋友做的,滿臉都是藏不住的羨慕,說:「現在的女孩,真有福氣啊。」

她當了二十幾年計程車司機,每天不管跑車到幾點,回家都要給全家人做飯。

有時回去的晚了,全家人也照樣等著,只會埋怨她回去的晚,不會有一個人想到,去廚房試著做一點飯吃。

腰椎不好,經常一邊扶著腰,一邊忙活。

二十多年,她好想聽老公說一句:「我來吧。」

可那個時候,洗衣做飯忙家務,就是女人的事兒,家家戶戶都這樣。

如今不一樣了,她說:「我問了好些人,家裡竟然都是男人做飯!我要晚出生個二十幾年,那該多好呀。」

說完,這位健談的大姐又補充:「不過現在我兒子學會了做飯。我不教他不行,不會做飯的男人,將來找不到老婆。」

是的,不會做飯的男人,將來找不到老婆。

男人原本體力就比女人好。

男孩和女孩一樣上班,女孩還承擔著生育後代的重擔,有良心的男人,會自覺把家務活攬過來,讓這個家更好地運轉下去。

否則,把女人累壞了,累跑了,最後活該的還是自己。

4

我的一位朋友,特別喜歡做家務。

他的理由是:「做家務,省錢!」

你給老婆買件衣服,她可能高興一兩天。而你天天洗碗,她天天高興。

你給老婆買個金戒指,她可能閒了會拿出來瞧瞧。而你堅持給她做飯,她能記一輩子!

男人做家務,是最低成本地討老婆開心的方式。

男人窮點沒關係,只要捨得出力氣,女人一樣願意笑著和你過日子。

那些說老婆嫌窮跑掉的,大多是既不肯出錢,又捨不得花力氣的男人。

做家務,是一種DIY的禮物。

你做的每一頓飯,都是獨一無二的,值得收藏在記憶力的珍貴禮物。

古代的騎士們,為了守護心目中的公主,不惜和惡龍決鬥。

而你,為了那個曾讓你發誓會疼惜一輩子的女人,做點家務又算什麼?

真正的男人,就該頂天立地,四肢勤快,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主動承擔起更多體力活兒,而不是只等著女人照顧。

「拖個地洗個碗能有多累?」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擺渡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727/1481884.html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