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謀殺!不支持「黑命貴」大遊行 黑人記者遭匕首從背後刺入

7月第三個周末,波特蘭暴動現場,一位年僅25歲的保守派記者被叛亂的民主粉們用匕首刺入了後背…這場運動果然很「和平」:

7月第三個周末,波特蘭暴動現場,一位年僅25歲的保守派記者被叛亂的民主粉們用匕首刺入了後背…這場運動果然很「和平」:

這段令人震驚的視頻記錄了

25歲的非裔記者安德魯

周六凌晨在波特蘭拍攝抗議活動時

被「民主」暴徒從背後捅刀的瞬間

安德魯支持總統的「所有生命都寶貴」

強烈反對黑命貴運動

匕首表明了民主暴徒一如既往的原則

你只有支持他們的自由

一旦表達出反對意見就成了法西斯

必須被當街捅死

1

保守派記者被當街刺殺

在波特蘭市中心的愈演愈烈的抗議活動中,一段視頻開始在川普支持者中瘋傳…… 

這段令人震驚的視頻記錄了25歲的非裔記者安德魯·鄧科姆在波特蘭市馬克·奧哈特菲爾德聯邦法院大門口拍攝暴力抗議的錄影時,被組織「黑命貴」遊行的白人當街捅刀的瞬間。

鄧庫姆是一名黑人,但他強烈反對目前甚囂塵上的「黑命貴」運動,公開支持川普總統的「所有生命都可貴」理念及社會維穩措施。他告訴俄勒岡新聞網,他從加州北部來到這座城市,是因為他想親自拍攝,並提供比主串流媒體描述的更全面的現場視頻。

因為,他也聽說了白宮發布會公布的那段暴力襲警視頻被所有英語新聞媒體屏蔽的情況,他希望自己能親自拍攝一些暴徒的視頻。

過去幾周,有各種照片和視頻顯示,聯邦軍隊使用催淚瓦斯和胡椒球等戰術武器驅散一再試圖突破聯邦法院外牆的抗議人群。但抗議者朝警察扔來的爆彈,被媒體編輯們給剪掉了。

他說,我的主要目的是要表明,造成問題的不只是聯邦政府。行為過激的絕不只是警察……

但是鄧庫姆的行程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他星期五到達後幾個小時就遭到了襲擊。

安德魯的各族朋友們都是川普支持者

這些人絕大多數都是愛國主義

而民主暴徒都是他們眼中的恨國黨

他對當地媒體說:「我因為是一名熱愛祖國的保守派記者,所以就挨刀了。」

安德魯·鄧庫姆也有個視頻自媒體,他在其首頁以「黑人叛亂者」的標題拍攝示威者和其他政治視頻,並在網上建立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受眾群。隨著粉絲越來越多,人們紛紛跟著安德魯將那些人叫做「叛亂者」,而不再是「抗議者」。

他相信,熟悉他作品的人都明白,他的作品堅定地為美國的保守主義運動辯護;而那些民主人士,在他剛剛抵達波特蘭後不久就盯上了他。

此案受害人是一位真正的黑人

但他強烈反對黑命貴運動

他說,他和幾個朋友在上周六凌晨2:30之前,就注意到有一群戴著防毒面具的人,在後邊尾隨著他們。

鄧庫姆說,在這些人吊在後面尾隨他走過了幾個街區後,他把相機給了一個朋友,然後決定與其中一名男子談談。

在俄勒岡新聞網獲得的視頻中,可以聽到這位朋友說:「有人在跟蹤我們。」而鄧科姆就朝跟蹤者走去,然而這名男子的臉卻被呼吸器和護目鏡遮住了。視頻中無法辨識他的臉……

「嘿,夥計,你為什麼跟蹤我們?」鄧庫姆一邊說,一邊從後面走近那個男人,還試圖用胳膊擁抱他。

一秒鐘後,那人一聲不吭地拔出匕首刺向鄧庫姆的背部,鄧庫姆痛苦滴倒在地上大叫:「哎喲!」

「腎上腺素在我體內飆升,」鄧庫姆回憶道。

「其實我身上還帶著一個熊掌拳套和一把刀。但我不想還手,那樣會危及無辜的旁觀者。」

隨後,他被朋友們送往附近的醫院,撿回一條命;在急救室他得知刀鋒離他的脊髓只有2CM,差一點點這就是致命傷。

持刀男子很快被警方特工們抓獲,在法庭記錄中被確認為43歲的布萊克·大衛·漢普,由於他依然在現場活躍,很快就被找到。

法庭資料顯示這位行兇者

就是組織黑命貴運動的白人

漢普被控多項重罪,現正以25萬美元的保金入獄。

一份可能的原因宣誓書,援引漢普的話說,是鄧科姆「陷害」了他,這個人走過來並試圖掐死他,儘管這段公開的視頻內容很打臉……但他依然堅持是自衛。

受害人鄧科姆認為,這次襲擊是有預謀的,但他說,這不會阻止他在傷口癒合後繼續他的新聞報導。

他說,我不會讓他們看見因為受了傷就逃回去,屈服於暴力恐嚇。

「我才不會命中注定要死於此。那不是我該走的時候…」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 星系花園秘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03/1484713.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