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Marxism占領社會四步曲 首先目標是打敗川普

作者:
這個信息革命的目標是什麼?首先是打敗川普,把拜登推上去作為極左的木偶總統。拜登告訴你說,如果他11月大選贏了,他將徹底改變美國。他告訴你他要大量加稅,他說他要讓郵局來做銀行業務(郵局不僅將會監管投票,還要管銀行)。他的民主黨同事們要建立一個無現金社會——一個去除了私有金融和現金經濟的組合,也就是說,沒人能逃脫稅務局IRS和政府監管,他們那時就可以審計分析你所有的財務活動。

編譯:Wei Liu

貝斯米諾夫的精準預言

我們要明白,美國正在經歷一場革命。對此我們應該做出相應的反應。

美國的這場革命還沒有到極活躍的程度,可能很快就會,也可能不會。現在的戰場是在信息對假信息上。

這場革命是麻&刻&絲煮意革命,這點你必須清楚,不能誤讀。挑起它的組織,宣傳它的知識群體,和資助它的金主們都完全不掩飾他們是誰。

這個信息革命的目標是什麼?首先是打敗川普,把拜登推上去作為極左的木偶總統。比起公開的供&禪&煮&意者桑德斯,或是供&禪&煮&意接班人布德賈吉(Pete Buttigieg),或是尼加拉瓜桑地諾解放陣線同情者白思豪,(記得不,桑德斯在全美遊說了多年,呼籲要革命),拜登,至少現在還算是可以被美國人民接受的。儘管他缺乏資質,卻擁有對左派非常有益的東西——他完全不能履行美國總統的職責,因為他大腦功能的缺失,這在他每次的公開露面都清楚地表露出來。加上拜登和操控他的人完全缺乏理念和良知,他們願意做一條空船,運送左派任意灌注的可怕的東西。

拜登不是普京,他是克倫斯基(Alexander Kerensky),那個被用作空船在1917年推翻了沙皇的政客,後來又被真正的權力推開。克倫斯基的故事告訴了我們什麼才是最後真正的結局。

他們現在連掩飾都省了。「黑人生命寶貴(BLM)」的共同創立人庫拉斯(Patrisse Cullors)一遍又一遍地說,「我們是訓練有素的麻&刻&絲煮意者。」安提法的形像、信條和聲明都是直接從麻&刻&絲煮意手冊里出來的。那群喋喋不休的民主黨射&惠&煮意者,包括AOC,奧馬爾,普瑞斯利(Ayanna Pressley)和其他人,都是毫無廉恥的麻&刻&絲煮意者。每一個收取索羅斯大支票的「社區活動」組織,你覺得他們會對新招募來的成員教些什麼?用於文化革命的工具,種族衝突理論(critical race theory),壓迫容忍性(repressive tolerance),多元交織主義(intersectionalism),這些對我們的傳統和制度造成巨大衝擊的理論,都是從哪來的?是從法蘭克福學派來的,他們都是麻&刻&絲煮意者。

這些劇本早就寫好了。如果你認為這是桑德斯或西雅圖的三旺(Kshama Sawant)或BLM發起人加爾薩(Alicia Garza)想出來的一套,用來摧毀世界史上最強大的國家,那你就沒接地氣。他們目前之所以有效,唯一的原因是他們在跟著別人寫的劇本走。

你覺得麻&刻&絲煮意革命在美國是難以置信的,那是因為你對美國制度的信心,讓你相信失去自由和繁容是不可能的。

這種自信不是你的缺點,相反,這是你愛國的表現。但在這一刻,請把這份自信去掉吧,它並不合理。

拜登告訴你說,如果他11月大選贏了,他將徹底改變美國。他告訴你他要大量加稅,他說他要讓郵局來做銀行業務(郵局不僅將會監管投票,還要管銀行)。他的民主黨同事們要建立一個無現金社會——一個去除了私有金融和現金經濟的組合,也就是說,沒人能逃脫稅務局IRS和政府監管,他們那時就可以審計分析你所有的財務活動。

現在你應該看看ZG新出的社會信用分數體系,它的要素已經漫延到我們的社會,它會與政府銀行融合,去除現金。

作為拜登的副總統選擇之一,反美白痴達克沃斯(Tammy Duckworth)公開揚言要把喬治·華盛頓扔出窗外,還把亞伯拉罕·林肯和羅賓森(Jackie Robinson)稱為「死了的叛徒」,就因為川普在拉什莫爾山讚美了他們。當人們譴責她無禮的攻擊時,拜登假裝被侮辱了,跳出來為她辯護。這體現了拜登是左派的木偶。在美國歷史上,任何一個總統候選人,都會在她攻擊了喬治·華盛頓以後,甩掉她做副總統候選人的資格。

不要相信民調說的拜登領先巨大。但民調給出這樣數據的背後原因是你應該擔心的。

這些民調是垃圾,因為川普支持者是「害羞的選民」。如果你支持川普,你會在電話里告訴陌生人你要投他的票嗎?你可能上某些名單,給自己招來暗算,或失去工作,被揍一頓,或更糟。

為什麼川普支持者顧慮這麼多?因為你和其他美國人的銳氣被挫折了。

很久以前有一個視頻訪談,如果你還沒看,真值得看一看。它屬於那類視頻,很多人多年前看過然後就忘了——但突然它卻變得不可置信地與現實如此的相關。那是在1984年,由作家、製片人、約翰伯奇協會的格里芬(G. Edward Griffin)訪談叛逃的前蘇聯克格勃情報員尤里·貝斯米諾夫(Yuri Bezmenov)。

不要去管格里芬是誰,他是他那個時代的艾力克斯·瓊斯(Alex Jones,電台主播、製片人、作家和陰謀論者),他現已年邁。重要的是貝斯米諾夫。在離開蘇聯加拿大之前,他是個高層傑出的宣傳家,對怎樣搞垮一個民主的自由社會,他列出了極其詳細的細節。

那不是貝斯米諾夫憑空想出來的,那根本就不是秘密。在1958年至1964年掌控蘇聯的赫魯雪夫,公開預言了美國的毀滅,還說每一個社會都會最終從內部垮掉。

我們會不費一槍一彈拿掉美國,」赫魯雪夫說,「我們不用侵略美國,我們會從內部摧毀你們。

赫魯雪夫和蘇聯並不是在吹牛。他說的是麻&刻&絲煮意理念的灌輸和占領,這一整套系統在20世紀從一個國家到另一個國家已經被熟練地使用了。東歐,北韓,北越然後全部越南古巴,尼加拉瓜,後來的委內瑞拉,非洲多國包括南非,全世界供&禪&煮&意滿地開花,只是近年來好了一些。有些國家成為了供&禪&煮&意因為蘇聯的坦克開了進來,更多的國家是因為以前的社會垮掉了,然後麻&刻&絲煮意革命滲透了進來。

要點是,早就已經有了一個模板,告訴你怎樣把麻&刻&絲煮意理念滲入社會,讓其在內部爆炸,然後革命者占領爆炸後的廢墟。貝斯米諾夫的父親是蘇聯的高級軍官,受訓成為克格勃精銳的海外特工,被教給了這個模板拿到印度去運作,試圖滲透印度,目的是將其納入華沙公約組織。他還在蘇聯的RIA Novosti新聞機構工作過,給外國媒體投放和編輯宣傳材料。當他規劃出怎樣不放一槍一炮,讓麻&刻&絲煮意革命搞倒美國時,他太明白他做的了,正像赫魯雪夫預言的那樣。

當然,蘇聯沒有搞倒美國。我們贏了冷戰,他們輸了。蘇聯垮掉了,很大的原因是美國有羅納德·里根總統,他有遠見和意志將蘇聯逼到了崩潰。他說有那麼一天,蘇聯供&禪&煮&意將成為歷史灰燼。

但是里根也警告說,自由是脆弱的,只需一代人就可以毀掉它。這個警告隨著里根的離世也死了,因為美國人隨著蘇聯的垮掉而變得自鳴得意,忘了供&禪&煮&意意味著什麼。當年的冷戰戰鬥士一個個老去,替代他們的是美國文化和政治精英,他們對麻&刻&絲煮意的威脅及其成為現實的可能一無所知

這就是為什麼紅色接班人巴拉克·歐巴馬被選為了美國總統還獲得了連任,這也是為什麼共和黨州的立法者、州長和議員們都全力投資教育,特別是高等教育,卻連想都不想一下他們在資助什麼。教師工會是桑德斯的最大金主,這告訴了你什麼?為什麼你還吃驚學校教育出來的孩子認為華盛頓、傑弗遜是惡棍?

回到貝斯米諾夫,在1984年就警告了我們,自由社會的毀滅分四個階段

首先是道德淪喪。這裡他指的是學生在左派控制的學校里被灌輸一整套與美國傳統相背的理念價值觀。貝斯米諾夫在1984年就說,當那些60年代70年代的激進學生長大,開始控制教育機構時,他們的任務就是扔掉傳統的猶太-基督教價值觀,古典正統教育,和美國愛國主義。你還懷疑這沒發生嗎?我們的年輕一代是美國歷史上最不愛國的,是對父輩的文化、知識,理念最無知的一代。

更糟糕的是,文化麻&刻&絲煮意工程不僅是在學校,還在我們的媒體和娛樂中,毒害著人們。橄欖球賽NFL不再是逃避政治的地方,上一次好萊塢出版讚美美國價值觀、讓人們對自己的國家感到自豪的電影是什麼時候?

上一次你在美國的教育或媒體上,看到讓你為美國感到自豪的東西,是什麼時候?

革命宣傳,特別是麻&刻&絲煮意宣傳的第一個目標,就是敗壞其道德挫折其銳氣。讓你抑鬱,認為文明已經不在了。一旦你屈從了這一點,你就會滿足於少得到些。為什麼普通白人願意為他們祖先的罪去道歉?願意承認自己是種族岐視者儘管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美國大公司會盲目支持公開對家庭開戰的麻&刻&絲煮意革命機構?

這叫做挫折其銳氣。根據貝斯米諾夫,這是設計搞垮社會的第一步

第二步,讓社會失去穩定

貝斯米諾夫把這描述為,當一個社會快速失去它的結構體系——它的經濟,它的軍隊,它的國際關係。我們在這裡談過民主黨無可爭辯的動力,要讓新冠的關停隔離導致對經濟造成儘可能大的損害,那些無視死亡率大幅下降的人。已經很清楚了,這個病毒對沒有嚴重疾病的人不是極大的威脅,然而對於新冠的歇斯底里的嚎叫還在增加而不是減少。星期三常春藤聯盟(Ivy League)叫停了所有秋季的球賽,這一荒唐決定很可能被其他左翼控制的大學效仿。十大聯盟(the Big Ten),大西洋沿岸聯盟(ACC),東南聯盟(SEC)都在計劃只在自己本聯盟內的秋季球賽,這一點也不合理。新冠是左派一直想要的搞垮經濟的完美機會

不,這不是陰謀論。他們一直就在告訴你。奧馬爾剛剛說了,要廢除美國的經濟,因為它壓迫人。奧馬爾是1)黑人,2)穆斯林,3)移民,還是非法的,所以批評她就是種族歧視。當其他民主黨加入她的呼籲時,你是不許反對的。

搜索一下奧馬爾的言論,你就會找到一堆刺耳的歪曲聲,包括媒體Common Dreams,The Nation,華盛頓郵報等,他們攻擊共和黨,說共和黨對她的批評是「崩潰」了和「失心瘋」。就是左派聲稱專門核對事實的網站Snopes,也宣布奧馬爾沒說那些話。

這就是破壞穩定。他們全身心地投入其中。如果你問麥克洛斯基(Mark McCloskey,聖路易持槍保衛自家房子那位),說美國現在不穩定是瘋話嗎,麥克洛斯基在卡爾森(Tucker Carlson)的節目上說,當BLM暴徒們擅自闖入他們的私人領地後,他和他太太持槍保衛了自家房產。警察告訴他無法保護他,他到處打電話找私人保鏢,結果被告知他們應該離開自己的家,讓暴徒隨便干。這像個穩定的社會嗎?

第三階段是危機,指革命者尋找的建立在前兩個階段基礎上的催化性事件。想要危機嗎?嘿,太有了。我們都快忘了嗎,半年前我們剛剛進行了總統彈劾,這在美國歷史只發生過三次。這次是憲政危機,因為整個事件完全是無中生有地製造出來的。然後我們就迅速進入了新冠疫情危機

然後又是喬治·佛洛伊德事件的突發暴亂——顯示那些要改變美國歷史和文化的勢力,正在任意的毫無節制的加強。各位,這是危機,也完全是人為製造的。佛洛伊德死後文化垮塌的速度—當法律系統迅速變成反警察時—讓人確信這是計劃中的,只是一直在等著一個催化劑。

第四階段是正常化,指的是「新的正常」。雕像、紀念碑都毀掉了。球賽也沒了,至少你不能去現場觀看(你只能看電視的轉播,而那就被混入了廣告和解說人的語言,無形之中你就接受了媒體和他們的後台希望給你的資訊)。學校清除了美國歷史和文化。無條件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取代了你的工作,因為你以前工作的小業務在新冠政策的影響下已不復存在。

然後拜登是總統。當他完全無法勝任時,根據憲法第25修正案,一個沒經過選舉,你沒投過票的人掌控了國家。

又一個克倫斯基。

我希望你說這一切不會發生的信心是對的,我希望貝斯米諾夫是個怪物,就像人們認為格里芬是怪物一樣。

但是為了保險起見,讓我們一定要確保拜登和民主黨在11月狠狠被打敗。我們不想知道在拜登地下室的帘子後面藏著什麼,太多的噁心事已經從那裡冒出頭來偷看著我們。

原文連結:https://spectator.org/four-stages-of-marxist-takeover-the-accuracy-of-yuri-bezmenov/?from=groupmessage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北美保守評論1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08/1486740.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