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王赫:大陸晶片產業為何落後?起死回生只剩一招

作者:
美國政府逐漸把這個漏洞堵上了。2016年11月,時任美國商務部長Penny Pritzker演講稱,中共對半導體行業的大規模投資計劃或將扭曲全球積體電路市場,導致破壞性的產能過剩並扼殺創新。

有陸學者表示,陸晶片不如台灣,成本卻更高

誰都知道當今大陸晶片業落後於世界先進水準,但為什麼落後,就言人人殊了。然而,這個問題如果不搞清楚,發生在大陸晶片業身上的悲劇和鬧劇,就將必不可免的持續下去。所以,討論這個問題是有意義的。筆者不揣淺陋,談三點看法。

一、「一窮二白」是謊言,大陸晶片產業起步並非太遲

1949年中共竊國,一把抹殺中華民國的歷史成就,聲稱自己是在「一窮二白」的基礎上建設「新中國」。這是十足的謊言,愚蒙民眾70年。

事實上,第一,發展現代科技,中華民國取得了歷史性成就,既在中國建立起了現代學術制度,並克服巨大的困難做了許多奠基性的工作,還在一些領域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湧現了一大批卓越的科學及,例如數學界的陳建功、蘇步青、華羅庚,物理學界的吳有訓、葉企孫,化學界的代表人物有侯德榜,氣象學界的竺可楨,地質學界的李四光,工程建築界的茅以升等等。可以說,如果不是中共竊國,中國早就騰飛了,今日台灣就是例證。迄今華人諾貝爾獎得主12人,逾半國籍為中華民國。

第二,中華民國建立的歷史性成就,幾乎都被中共接收了。這裡舉個例子。1948年3月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經過與會者五輪無記名投票,選出了81位院士。江山鼎革之際,只有9位去了台灣,而留在大陸有59人之多。此外,以錢學森為代表的一大批優秀科學家,也被中共誘致,陸續回國。

如果沒有這些,即使再有蘇聯援助,中共怎麼可能在1956年提出12年科技發展規劃(1956-1967),之後先後搞出「兩彈一星」呢?!

12年科技發展規劃把半導體列為4個急需發展的行業之一。就在1956年暑假,黃昆、謝希德等海歸專家在北大創辦中國第一個半導體專業——北大半導體物理專業,正式拉開中國半導體序幕。此後,大陸在1960年代成立了以中科院半導體所為代表的大批研究機構,並在全國建設數十個電子廠,初步搭建了半導體工業的「研發+生產」體系。

這就是為什麼,1958年美國造出第一塊積體電路(IC),7年之後,大陸第一塊積體電路也現世了,保障了「兩彈一星」等一批重大軍事項目的電子和計算配套。

當時,台灣、韓國等的半導體產業則遠在大陸後面。

二、政治運動、制度致命缺陷是大陸晶片產業落後的直接原因、根本原因

第一,文革浩劫對知識分子的摧毀,全面堵截了大陸的發展,半導體也自不列外。

例如,中國半導體物理的奠基人謝希德,被整成走資派後,每天工作是掃廁所;而拉出中國第一根矽單晶棒的林蘭英,父親因為做過國民黨的縣黨部書記,被造反派在火車上毆打致死,林蘭英自己也受屈辱。後被稱為半導體學界靈魂人物的王守武,是美國普渡大學畢業的高材生,文革中被停職批鬥,備受誣衊和誹謗;等等。

即使這樣,大陸半導體業仍能取得前述成就,這絕不是中共的功勞,而是中國知識分子的家國情懷、奉獻精神被中共壓榨、利用殆盡。對此,也有反省者,如「兩彈元勛」鄧稼先臨終前說:讓毀滅性的力量掌握在不該掌握它的勢力手中,對人類是一種犯罪。

不過,中國知識分子再嘔心瀝血,也抵擋不住中共政治運動的摧殘和中共制度性的扭曲。文革之後,1977年7月,鄧小平邀請30位科技界代表在人民大會堂召開座談會,王守武發言說:「全國共有600多家半導體生產工廠,其一年生產的積體電路總量,只等於日本一家大型工廠月產量的十分之一。」

第二,中共制度性的扭曲,在晶片產業發展過程中,在如下三個方面尤為突出。

其一,軍工優先,相對封閉,不計成本。通過運動式的集中攻關,來突破某一項技術,用錢砸出來軍工和航天所需的晶片,雖然性能上並達不到國際水準,但以「安全」為藉口,所謂「夠用」即可,至今如此。自然,這類晶片也就無法產業化。

其二,國家主導,國企優先。在20世紀80、90年代,中共先後展開三大戰役:1986年的「531戰略」(「普及5微米技術、研發3微米技術,攻關1微米技術」,並在全國多點開花建設積體電路製造基地);1990年的「908工程」(目標是建成一條6英寸0.8~1.2微米的晶片生產線,項目由無錫華晶承擔);1995年的「909工程」(投資百億建設一條8英寸0.5微米超大型積體電路生產線,由上海華虹承擔,目標達到國際先進水平。這也是中國電子產業有史以來最大的投資項目。)

前兩個戰役相繼慘敗。例如,受地方政府「鼓勵」跨界做晶片的第一個大型企業,首鋼從1991年涉足晶片,到2004年基本退出。又如,「908工程」行政審批花了2年,技術引進花了3年,建廠施工花了2年,總共7年時間,投產即落後,月產量也僅有800片。「909工程」也未成功,只是為大陸留下了一個勉強算合格的上海華虹。

進入21世紀,中共組織了三大國產CPU「方舟、眾志、龍芯」,基本上也都以失敗告終。

自然,大陸與海外快平的差距,繼續擴大。大陸不僅落後於美日,也落後於台灣、韓國。

其三,「一切向錢看」,企業倫理崩壞,大陸經濟從根基上腐蝕了,「企業家精神」和「工匠精神」普遍喪失,山寨橫行。

中共治下,利益唯上,權力至大,錢權勾結,寡頭統治。通過政府主導方式,賺錢的行業,賺錢的環節,都被太子黨官二代、即得利益者階層所霸占了,形成了一種最「壞的資本主義」。科技界、企業界都沒有動力專注搞研發。例如,華為18年沒有沒有一項原創性的產品發明,購買專利跑國際市場;大陸企業界流行的是「貿-工-技」,而無當年索尼公司的技術至上理念,於是大陸經濟規模成了全球老二,卻難打造國際品牌;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出現了多次空缺,即使勉強評選出來,有的獲獎成果還引起了很大的爭議;不少關鍵領域的「卡脖子」問題很突出,原始創新能力不強,剽竊、造假現象嚴重,國際學術刊物大批量撤銷大陸學者論文現象時有發生。

對大陸晶片業而言,上述問題突出表現在2006年曝光的「漢芯造假事件」。造假手段很簡單:在美國購買摩托羅拉飛思卡爾56,800的晶片後,僱傭民工將表面的摩托羅拉logo等字樣及圖案全部用砂紙磨掉,再找浦東的一家公司將這些晶片打上「漢芯一號」字樣,並加上漢芯的Logo,以此騙取中國政府一億一千萬元人民幣的科研經費(到帳六千多萬元)。

奇怪的是,如此惡劣事件,相關責任人卻沒受到任何法律上的追究,這表明大陸晶片業的水實在太深、太混了。

三、國際社會不認可中共政權,從巴黎統籌委員會、瓦森納協定到川普政府圍剿華為

中共在蘇共的扶持下成功竊國。冷戰時期,西方國家反共自由世界建立了巴黎統籌委員會,對共產國家實行禁運和貿易限制。巴黎統籌委員會1952年成立的中國委員會,是對大陸禁運的執行機構。

在巴黎統籌委員會的技術限制下,大陸只能引進被淘汰的二手設備。從1984年到1990年,各地方政府、國企、大學總共從國外引進33條晶片生產線,其中多為3英寸、4英寸線,同一時期,日本已採用8英寸線。

冷戰結束後,巴黎統籌委員會於1994年3月31日正式宣布解散,它所制定的禁運物品列表後來被瓦森納協定(1996年5月12日簽署)所繼承。中共、朝鮮伊朗等都在瓦聖納協定的禁運名單之列;該協定現有42個成員國,成員國在重要的技術出口決策上受美國的影響。

瓦森納協定登場,進一步加深了大陸與世界先進晶片技術之間的溝壑。根據其規則,成員國對中國半導體技術出口,一般按照N-2的原則審批,即比最先進的技術晚兩代,審批過程中再適當拖延一下時間,大陸能夠拿到的技術設備,就比國際先進水平落後三代甚至更長。

西方國家長期被中共欺騙,幻想其能夠從良,實施綏靖政策。因此,雖有瓦森納協定,中共還是能鑽漏洞,連哄帶騙,暗偷明搶,獲得不少晶片業技術;尤其,2000年以後,誘致一批學有所成、業有所成的晶片業科技人才回國創業,使大陸晶片業在某些領域得到了一定發展。

但是,川普就任總統以來,美國對華政策發生歷史性轉折,質疑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從綏靖政策轉為全面圍剿政策,以貿易戰開局,不斷升級,步步緊逼,尤其今年以來,開打新冷戰

其中,2018年制裁中興,2019年起圍剿華為,晶片的巨大威力在此充分發揮。

2019年5月15日,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BIS)把華為及其附屬的70家公司列入實體名單( Entity List),禁止華為在未經美國政府批准的情況下,從美國企業購買零部件和技術。一年之後,今年5月15日,美國BIS升級了針對華為的技術「封鎖」規則,任何一個公司,無論是哪個國家的,只要在生產過程中有用到哪怕一點點美國的技術或者設備,都要經過美國的批准才能給華為提供服務。

因此,即使中芯國際從美國退市,到大陸A股科創版上市,被中共砸錢狂燒,也仍難解救華為。6月1日,中芯國際公開科創板 IPO的招股說明書中,被迫聲明:若干自美國進口的半導體設備與技術,在獲得美國商務部行政許可之前,可能無法用於為若干客戶的產品進行生產製造。

美國不僅圍剿華為,還對瓦森納協定嚴格化。2019年12月,在奧地利召開的瓦森納安排出口管制會議,發布了最新版《軍民兩用商品和技術清單》,整體內容修訂不多,但進一步擴大了電子產品管控清單,其中明確提及了計算機光刻軟體(和半導體光刻工藝研發相關)、大矽片技術。

雖然有以上禁運和貿易限制,中共還有一個辦法獲得西方先進晶片技術——海外收購。迄今,中資企業在晶片業有十二大跨境併購案,極大的發展了大陸的晶片設計(如手機基帶晶片、高頻射頻晶片、存儲晶片、CMOS圖像傳感器、嵌入式GPU以及高速混合信號晶片等的「彎道超車」)、晶片封測(大陸第一、第二大封測公司均藉助海外併購快速躋身世界之林)、晶片設備。

美國政府逐漸把這個漏洞堵上了。2016年11月,時任美國商務部長Penny Pritzker演講稱,中共對半導體行業的大規模投資計劃或將扭曲全球積體電路市場,導致破壞性的產能過剩並扼殺創新。

中資五次發起的海外重大併購案,遭美國否決:紫光集團,2015年7月擬以230億美元收購國際記憶體晶片巨頭美國美光科技案,之後擬38億美元收購美國西部數據15%股份案;2015年12月,華創投資聯合華潤微電子競購(矽谷半導體鼻祖、國際IDM公司)美國仙童半導體公司案;2016年1月,金沙江以33億美元收購荷蘭飛利浦LED元件廠Lumileds案;2016年5月,福建宏信基金6.7億歐元收購德國LED半導體設備MOCVD龍頭愛思強(Aixtron)案;2017年9月,川普政府叫停凱橋資本13億美元收購了在全球FPGA市場排名前四的美國萊迪思半導體(Lattice Semiconductor)案。

結語:拋棄中共,大陸、大陸晶片產業才能迎來春天

晶片產業鏈大致可分設計、製造、封裝測試三環節,分別為產業的上、中、下游,同時,又有相應的軟體、材料、設備。在這六個方面,業內普遍認為:當前大陸在封裝上已基本追上世界水平,但在設計方面還要5-10年,在製造、記憶體和代工領域需要10-15年,在設備/材料領域需要10-20年才能趕超世界水平,而真正意義上的國產全流程EDA(Electronic design automation,電子設計自動化)還未誕生。

大陸晶片業的落後,也總體地體現在在每年的巨額進口額上。據中共海關報告,2018年大陸進口晶片3120多億美元(2019年也逾3000億美元),這占了全球晶片生產總量的2/3,也相當於大陸石油、鋼鐵、糧食進口的總額。進口晶片中,1580多億美元被中國本地用了,還有1600億美元左右的晶片裝到整機中又出口了。而當年,大陸僅生產了大概370億美元的晶片。

這說明大陸對進口晶片依賴嚴重。中共自己定了個目標,到2020年晶片自給率要達到40%,到2025年晶片自給率要達到70%。但是,如果沒有技術升級,中共即使達成上述目標,也無甚意義。如要技術升級,則需要全面改善晶片產業的大環境,而這又是中共根本做不到的,中共只知砸錢,從海外挖角,引誘海外科技人才回國創業,做些表面文章;只要這種狀況持續下去,大陸晶片業就沒有出路,僅僅是一茬一茬的割韭菜而已。

現今,大陸經濟持續下墜,政策、體制的致命缺陷無法克服;廣大民眾拋棄中共意識迅猛發展;美國領導國際社會圍剿中共,新冷戰越打越烈;面對危局,當局應對無策,政局日益惡化,中共已坐在火山口上了。

那些想在大陸淘金、想在大陸晶片產業實現人生價值或狂賺一把的人,是不是應該以史為鑑,琢磨琢磨孔子所講的話——「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呢?因為任何人都得為自己的選擇買單。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10/1487356.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