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共產主義黑皮書》:紅色高棉──鮮血寫就的歷史

—第四部分 亞洲的共產主義:在再教育與大屠殺之間(101)

作者: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正體簡體

24.柬埔寨:可怕的罪行之國

我們必須對黨的歷史進行純粹而完美的描述。──波爾布特

毛澤東到波爾布特的傳承是顯而易見的。這是使紅色高棉革命如此難以分析和理解的悖論之一。這位柬埔寨暴君的平庸無可置疑,他是富於想像力和老練的北京獨裁者的蒼白翻版。他在無外界幫助的情況下建立了一個政權。該政權在這個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國家持續蓬勃發展。波爾布特有其局限性,但足以讓文化大革命大躍進看上去就像只是一場社會轉型的試驗或預備草圖,而這場轉型可能是最激進的:嘗試一舉實行完全的共產主義,沒有似乎是馬列主義正統信條之一的漫長過渡期。在一周內廢除金錢;在不到兩年時間內實現完全集體化;通過消滅財產所有人、知識分子和商人的整個階層來抑制社會差別;通過在一周內清空城市來解決城鄉之間的古老對立。似乎唯一需要的就是足夠的意志力──會在地球上找到天堂。波爾布特相信會比其榮耀的祖先──馬克思列寧史達林、毛澤東──居於更高地位,且21世紀的革命將以高棉語進行,正如20世紀的革命先後以俄語、漢語進行一樣。

事實上,紅色高棉在歷史上的印記將永遠是用鮮血寫就的。現有充足的文獻書目可確保情況就是如此。所有目擊者陳述和研究人員的分析都凸顯了非人鎮壓這一主題。唯一真正的問題是這樣的恐怖可能是因何以及如何發生的。在鎮壓的範圍內,柬埔寨共產主義超越了所有其它形式的共產主義,並與之完全迥異。人們對這些問題有不同的表述。有些人將其視為一個極端和異常的案例,指向了它的短暫性──它只持續了三年零八個月;有些人則將其視為對共產主義現象某些基本特徵的怪誕但發人深省的誇張模仿。這場辯論還遠未結束,尤其是因為我們對紅色高棉領導人本身仍知之甚少──他們幾乎從未公開講過話,幾乎沒有發表任何東西。此外,還因為仍然無法訪問中國和越南的檔案,這些檔案可能會有所幫助。

儘管如此,我們仍有大量的信息可自行支配。儘管柬埔寨是世界上最後一批建立共產主義政權的國家之一,但該國成為共產主義國家的時間很短。到1979年它已完全脫離更極端形式的共產主義。伴隨著越南十年的軍事占領,該國建立了一種奇怪的「人民民主」,似乎將其意識形態完全建立在對「波爾布特—英薩利(Ieng Sary,譯者註:紅色高棉高層人物之一,曾任紅色高棉政權副總理兼外長)種族滅絕集團」的譴責上,認為在那些年的事件之後一切形式的社會主義都太具有創傷性了。受害者大多是設法逃往國外的難民。他們被鼓勵談起自己的經歷,他們也往往非常渴望這樣做。研究人員也被歡迎進入該國。1992年,在聯合國的密切關注下建立了一個多元化的政治制度。(與此同時,美國國會耶魯大學開設的柬埔寨種族滅絕項目提供了一筆相當大的研究經費,這使得該國的物質條件變得容易了許多。)然而,對一些人來說,這些穩定局勢的措施已經走得太遠。在他們看來,最後倖存的紅色高棉官員重新融入政治領域,似乎表明該國境記憶體在一種令人擔憂的健忘症。種族滅絕博物館也已關閉,許多殺戮戰場(譯者註:紅色高棉時期,波爾布特於20世紀70年代進行全國大清洗的場所)再次被掩埋。

不過,我們確實或多或少地知道1975年至1979年柬埔寨所發生的事情,儘管在確定死者的確切數量、政策的地方差異程度、確切的事件年表以及柬埔寨共產黨(簡稱柬共)內做出決定的方式諸方面,仍有許多工作要做。我們無疑了解了足夠的信息,能夠證明弗朗索瓦.蓬紹(François Ponchaud,譯者註:生於1939年,法國天主教神父和柬埔寨傳教士,以記錄紅色高棉時期發生的種族滅絕罪而著稱)的早期說法是合理的。就像他之前的西蒙.萊斯(Simon Leys,譯者註:1935年—2014年,比利時漢學家和作家,寫過一系列有關中國文化大革命的書籍)一樣,他徹底改變了左派知識分子中的因循守舊。這些知識分子起初拒絕接受他的信息。部分由於越南共產黨人的努力,這些說法慢慢被認為是真理。因此,紅色高棉恐怖下的生活經歷在西方共產主義和馬克思主義所面臨的危機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就像猶太人付出他們最後那點力氣以便世界了解大屠殺的現實一樣,作證有時成為一些冒著各種危險逃到國外的柬埔寨人最後的絕望目標。他們的堅韌往往取得成果。今天,全人類都應該拿起他們的火炬,紀念像品雅特海(Pin Yathay)那樣的案例。他獨自逃亡,忍飢挨餓,用了一個月時間穿過叢林,「為了帶來柬埔寨種族滅絕的消息,為了描述我們經歷過的事情,為了講述數百萬男人、女人和兒童都是如何被冷酷地安排去死……該國如何被夷為平地並重新陷入史前時代,其居民如何受到那麼無情的折磨……我原本想活下去,這樣我就可以請求世界來幫助倖存者,並努力防止其被完全滅絕。」(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17/1490176.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