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周強是湖南在逃首富最大保護傘?

作者:
新華網評倪福林事件稱「在逃富豪須繩之以法」,更應該先追問,是哪些人又為什麼讓倪福林逍遙法外這麼多年。同時,倪福林在湖南益陽當地顯有龐大的關係網,這是典型的官商勾結。網上實名舉報至少2年過去,還有深圳多少受賄官員尚未被公開究責,這都在說明中共政法委「掃黑除惡」與中紀委地方巡視,皆存在消極不作為,相關官員無疑也是倪福林這7年的「助逃者」。

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

青海隱形首富馬少偉盜煤案被挖出之後,深圳「福中福」系資本帝國的掌門人、湘籍富商倪福林也被踢爆是在逃首富。

《南方周末》8月13日突發報導指出,2013年,倪福林被舉報行賄官員,深圳市檢察院將他列入網上追逃名單,而獲悉風聲的倪順利逃回老家湖南益陽後,深圳警方兩次前往當地搜捕均告失敗。記者從公安系統人士確認,該追逃信息至今仍未撤銷。

倪福林的人就近在國內,深圳特區警方卻帶不走一個益陽四線城市的逃犯,且追逃至今7年無果,並讓倪福林在逃期間涉與10女育有11名非婚子女。

其實《南方周末》這篇報導,在諸多關鍵問題上,都點到為止。而網上發現,在2018年時已有向中紀委實名舉報的材料顯示,倪福林在稅務、行賄、超生、在逃等方面的諸多問題。特別是倪幾度脫逃的一些細節,梳理如下,同時附上幾則公開報導,看倪一個在逃人員仍被地方奉為座上賓。

2013年上半年,倪福林被深圳檢方列入網上追逃名單。

舉報材料,2014年6月29日,最高檢察院組織深圳、益陽兩地協調處理,但倪福林提出必須要益陽市擔保不將其帶走才肯出來做筆錄。最高檢居然出面協調倪案,而且允其講價談條件。

公開報導,2015年底,倪福林捐建的福林塔落成,他同地方官員一同出席了開放儀式。

舉報材料,2016年10月31日,倪福林率團前往倪姓發源地山東滕州尋根祭祖,陪同前往的多名地方官員,包括益陽資陽區長春鎮倪家莊書記倪清明、益陽警局資陽分局辦公室主任倪志仁等人。

公開報導,2017年11月25日,「中產委」特色小鎮專家應邀考察湖南資陽相關建設項目,倪福林列席會議。「中產委」全稱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產業委員會,由國務院發改委批准設立。

舉報材料,2018年5月1日,倪福林前往長沙湘雅醫院檢查身體時使用了身份證觸網被抓,深圳檢方、警方獲報前來辦理交接時,倪及時住進重症加護病房,進行所謂搶救,明知這是益陽有關部門做的一個局,深圳警方仍配合其辦理了取保手續。倪也在手續後不到半天時間,從重症加護病房回到了家中,並在家中會晤了當年主管案件的唐泰來──湖南寧鄉人,時任深圳市檢察院副檢察長。

公開報導,2018年5月11日,空軍地導某旅的340名退伍軍人及家屬來到資陽觀看「十九大精神專題文藝晚會」。此場專題文藝晚會由益陽市委宣傳部主辦,資陽區委宣傳部協辦,倪福林旗下公司出資出場地承辦。

公開報導,2019年10月,《改革開放40年湖南商務和開放型經濟成就巡禮》一書出版,湖南省發展開放型經濟領導小組辦公室、商務部主管的國際商報社合編,開篇專文介紹的唯一企業家「倪福林:堅定執著的追夢人」。諷刺的是,此時倪福林被追逃超過6年。

迄今,倪福林逍遙法外已經7年,從公開信息來看,事涉深圳、益陽兩地公檢系統,還有公安部追逃系統、最高檢。換言之,倪福林的保護傘顯然不是益陽甚至現在的省級官員能撐得起來的,有一種可能,當年做為大後台的省領導如今高升了,且掌握權力能夠疏通公檢法領域。

據《南方周末》同篇報導,倪福林1992年南下深圳發家成為地產大王,2006年,倪福林初次回鄉投資項目。2006年新春晚會上,倪福林和時任湖南省領導合影。2008年10月,福中福位於深圳寶安的樓盤發生爭議而暫停銷售,倪福林因此資金鍊緊張,為此,湖南省和廣東省有關部門會商協調解決。文章沒有具體點名,但年份已經提示,時任湖南省長、省委書記分別是周強、張春賢。張春賢在十九大後退居人大,周強2013年3月履新最高法院長並連任至今。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湖南官方作為「政績」的出版品,在其收錄的倪福林專文中,只有一個省領導出鏡,那就是「倪福林與時任湖南省省長周強合影」。

新華網評倪福林事件稱「在逃富豪須繩之以法」,更應該先追問,是哪些人又為什麼讓倪福林逍遙法外這麼多年。同時,倪福林在湖南益陽當地顯有龐大的關係網,這是典型的官商勾結。網上實名舉報至少2年過去,還有深圳多少受賄官員尚未被公開究責,這都在說明中共政法委「掃黑除惡」與中紀委地方巡視,皆存在消極不作為,相關官員無疑也是倪福林這7年的「助逃者」。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18/1490641.html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