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從情婦到美國 「 女總統 」 起中文名卻和華人沒關係的賀錦麗

美國「未來的女總統」出爐了?拜登終於揭曉了他的副手人選——被稱為「女版歐巴馬」的混血參議員卡瑪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中文名「賀錦麗」)。

哈里斯是牙買加和印度的混血兒,父母分別是經濟學家和醫療領域學者。哈里斯沒有跟隨他們的腳步投身學術,而是選擇從政,但她的政壇上升之路卻是從當情婦開始的。

以情婦身份打入核心政治

1994年,29歲的哈里斯認識了60歲的加州2號人物、州議會議長威利·布朗(Willie Brown)。在沒有經過選舉的情況下,被任命為議會中兩個委員會的成員,一步登天。

威利·布朗

威利·布朗當時在舊金山社交圈無人不知,他生活奢靡、頻換女友,多次因巨額收入來路不明而受到調查。

雖然布朗比哈里斯大30歲,且是已婚人士,但他們很快便開始交往,哈里斯的母親還公開為二人辯護。

這段感情給哈里斯帶來了人生的轉折,1994年,布朗安排她到加州失業保險上訴委員會、加州醫療援助委員會等機構掛名,每年可收到數十萬美元的報酬。另外哈里斯還收了布朗送的豪車。

但布朗送給哈里斯最大的禮物,是打入加州政界核心圈的門票和隨之而來的人脈。哈里斯跟隨布朗出入各種奢華聚會和晚宴,在他當選舊金山市長時也一路相伴。就在很多人以為布朗會為了哈里斯離婚時,他們分手了,沒多久哈里斯便開始和主持人蒙特爾(Montel Williams)交往。

不過哈里斯對從政的野心已經形成。布朗和她雖感情不再,卻在分手後結成政治盟友,並一路為其保駕護航。

在布朗成為舊金山市長三年後,哈里斯進入舊金山檢察官辦公室的職業犯罪部門任職。沒多久,檢察官特倫斯(Terence Hallinan)把哈里斯看中的職位空缺任命給了別人,二人發生不和。布朗為此公開批評特倫斯沒有做好工作。

兩派人就此結下樑子。在布朗的安排下,哈里斯離開檢察官辦公室,進入舊金山市政廳工作,並在2003年競選舊金山地方檢察官職位,挑戰特倫斯。

布朗安排自己的前助理任職哈里斯團隊的競選經理,並發動自己的富豪圈人脈為其募資,其中不僅包括蓋蒂家族(Getty family)、鮑厄斯(Frances Bowes)、斯蒂爾(Danielle Steel)等名流,還有「加州選民項目」(California Voter Project)等機構。

在布朗這個強大靠山的幫助下,哈里斯順利當選舊金山地區檢察官。但由於她的團隊募集的資金遠超過法律規定的211000美元,達到了621000美元,因此她的團隊事後又繳納了34000美元的罰款。

面對媒體質疑,2019年布朗在舊金山紀事報上發表了一篇題為《當然,我和卡瑪拉·哈里斯約會了,那又怎樣?》。他寫道,他可能通過任命她為議會委員會成員並支持她競選地方檢察官來「影響」她的職業生涯,但是他還影響了其他政客如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州長加文·紐森(Gavin Newsom)的職業生涯。文末,他大言不慚的說,這就是政治。

作為檢察官,哈里斯在決定是否起訴某案件上有極大裁量權,因此與布朗有密切關係的個人和機構,往往會在哈里斯這裡逃過一劫。

布朗當年成為舊金山市市長後不久,便任命律師欽奇利亞(Hector Chinchilla)為舊金山規劃委員會主席。該職位在決定項目的執行與否上有巨大權力,欽奇利亞藉此牟利數十萬美元後被指控。哈里斯上任僅八個月後,便撤銷了針對他的所有八項指控。

布朗的另一個長期捐贈人拉米雷斯(Ricardo Ramirez)也因此受益。他經營一家名為Pacific Cement的水泥公司,靠著和布朗的關係,截至2003年,舊金山三分之一的公共工程項目使用的都是Pacific Cement的產品。

由於該品牌混凝土品質不達標,拉米雷斯在事情暴露後沒能逃過被指控的後果。但哈里斯和拉米雷斯達成了一項秘密認罪協議,最後將這個涉及公共安全的問題,以環境污染為由,罰款42.7萬美元了事。

2010年,哈里斯在布朗的支持下贏得加州司法部長選舉後,依舊延續了她選擇性執法的風格。2014年,她的埃姆霍夫(Douglas Emhoff)結婚,後者在一家名為Venable的律所工作,該律所代理了許多大公司,而這些大公司的業務中有許多需要哈里斯的「支持」。

2015年,美國有14個州因虛假宣傳,對一大批營養食品公司展開調查,而哈里斯的加州司法部辦公室也收到了大量投訴,單是Herbalife這一個品牌便有七百多份投訴件。但整個過程中,哈里斯仿佛透明人一樣,沒有對任何品牌展開調查。原因很簡單:這些問題品牌幾乎全是她丈夫埃姆霍夫所在的律所代理的,其中包括GNC、Herbalife、AdvoCare、Vitamin Shoppe等等。

2015年8月,埃姆霍夫被升職為律所的西海岸營運董事總經理。

此外,哈里斯對其他民主黨老朋友也關照有加。加州前州長傑瑞·布朗的姐妹凱薩琳(Kathleen Brown)是能源公司Sempra Energy的董事會成員。該公司因重大失誤,在2016年爆發了號稱美國史上最嚴重的天然氣泄露事件,上萬民眾被迫搬離。然而,哈里斯拒絕調查此事。

女版歐巴馬

哈里斯和歐巴馬也是老相識,她早在2004年起便支持歐巴馬,2007年總統競選中,哈里斯把妹妹瑪雅(Maya Harris)和妹夫韋斯特(Tony West)也一併拉來幫助歐巴馬的競選活動。

2013年,歐巴馬在一次公開講話中,讚美哈里斯是「全美國最漂亮的司法部長」。

哈里斯號稱「女版歐巴馬」。不僅是從膚色、個人履歷、政治形象,更重要的是她的家世背景、政治野望,都與歐巴馬相似。

歐巴馬父親是肯亞來的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回國後也是肯亞財政部的高級經濟顧問;哈里斯父親是牙買加來的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博士,後來做了史丹福大學經濟學教授。

兩人的父親都來自於美國海外的黑人精英群體,跟美國本土奴隸後代的黑人之間,其實完全沒聯繫。

歐巴馬的白人母親,是伯克利高材生父親和夏威夷銀行首位女副總裁的獨生女,長期在印尼調研和生活,拿到夏威夷大學的人類學博士後不久,因癌症早世;哈里斯的印度母親,來自印度最高種姓「婆羅門」,到美國攻讀內分泌學博士,離異後到「加拿大哈佛」麥吉爾大學任教,是癌症專家,也已離世。

也就是說,歐巴馬和哈里斯的母親,都是精英女性,都與各自門當戶對的黑人丈夫離異,獨立撫養孩子。

歐巴馬父母

歐巴馬和哈里斯都在加州上過學,哈里斯研究生階段在加州的哈斯汀法學院(位於舊金山)就讀。歐巴馬也在加州洛杉磯的私校「西方學院」念過兩年,然後轉學去了哥大。

哈里斯比歐巴馬小3歲,今年56歲,也想效仿歐巴馬在首屆聯邦參議員任內就競選總統,可惜幾場電視辯論過後,民望從10%跌落到2%,競選資金枯竭,只好早早宣布棄選。卻沒想到「峰迴路轉」被拜登選中,不僅有機會成為副總統,而且很可能因為拜登在總統任上駕鶴西去,「曲線」當上美國總統

哈里斯能被拜登選中,背後少不了歐巴馬的暗中操作。

其實,哈里斯曾是拜登已故長子的好友,兩家也一直有所來往,十分了解對方。哈里斯競選參議員時不僅獲得了歐巴馬的支持,還獲得了拜登的支持。但是在2019年黨內角逐賽中,哈里斯在電視辯論中卻是傷拜登最深的那一個。她「狠挖」拜登的種族主義黑歷史,把他多次罵到無力還擊。也因此兩家出現了罅隙,拜登夫人吉爾博士一度對哈里斯非常不滿。拜登陣營「負責副手遴選」的克里斯·多德,一度公開抱怨哈里斯對於曾攻擊拜登「沒有悔意」。

7月28日拜登在德拉瓦州發表經濟政策講話後,媒體鏡頭拍到了他手中便條上關於哈里斯的談話要點,包括「不記恨(她)」「曾與我和吉爾(拜登夫人)一起競選」「才華橫溢」「對競選幫助很大」「對她的尊敬」。

可見拜登心裡還是過不去這道坎。這次挑選副手,拜登也想自己說了算,可他實在沒底氣。畢竟拜登能有今天,背後穿針引線的正是歐巴馬。

歐巴馬搬離白宮後,並沒有像其他「老總統」一樣告老還鄉,而是在華盛頓特區一棟豪宅住了下來,還經常召集舊部開電話會議,像「太上皇」一般的暗中遙控著民主黨。

4年前也是歐巴馬攔著拜登,不讓他去與「柯林頓系」的希拉蕊競爭總統候選人提名資格,但沒想到希拉蕊意外折戟。4年後,拜登再次躍躍欲試,但此時「苦川普久矣」的民主選民早已經急紅了眼,激進的「反建制派」的桑德斯和沃倫比拜登更深得民心。關鍵時刻,奧馬巴的心腹、眾議院多數黨黨鞭吉姆·克萊伯恩出馬,利用黑人基本盤幫助拜登拿下了南卡羅來納,驚險贏得黨內初選。

「柯林頓系」的希拉蕊也「投桃報李」,為「歐巴馬系」的拜登和哈里斯發來賀電。

拜登怎不對歐巴馬感恩戴德,唯命是從!

歐巴馬力挺拜登,有點像當年康熙皇帝選雍正即位是因為看上了孫子乾隆的故事。通過黨內初選可以看出來哈里斯根基尚淺,很難硬扶她上位,但用拜登做梯子就容易了很多。

如果拜登真的能幹翻川普,以他的精神狀態和身體素質可能並不能完全勝任總統這一職務,而年富力強的副總統哈里斯可能將擁有歷屆副總統都沒有過的最大權力,且不說拜登萬一因為各種原因需要退位,哈里斯更將直接繼位大統。而且哈里斯是加州議員,她如果轉任副總統後,留下的位置在加州不會被共和黨人奪走,民主黨不會有丟失一個議會席位的風險,據消息,紐森已經開始安排哈里斯的繼承人了。

如果拜登這次失敗了,哈里斯也不虧,下一個四年在選民中她身上多了一個「前副總統競選人」的標籤,在民主黨內她也有了更大的號召力。

無論怎麼樣,扶植哈里斯對於歐巴馬來說,是從民主黨的「太上皇」,搖身一變成為美國「太上皇」的機會。更何況這個「女版歐巴馬」和自己各方面又那麼相似,簡直是最好的傳聲筒。

不是用中文名就向著華人

哈里斯被選為副總統競選人後,很多華人突然莫名其妙的「嗨」起來,還有些舊金山的華人政客迫不及待的發去了各種祝賀,好像選上的是一個華人副總統一樣。哈里斯和華人唯一有關係的,可能就只是取了一個「賀錦麗」的中文名字而已。

「賀錦麗」這三個字是由舊金山婦女委員蘇榮麗和她已故的僑領父親蘇錫芬一起為哈里斯取的中文名,此後大部份舊金山非華裔公職候選人都仿效哈里斯取官式的中文名字。過去十多年來在舊金山競選公職的候選人,不管華裔非華裔都擁有很中國的中文名,就是由哈里斯開始這個傳統,這的確是不能否認的。

哈里斯在加州期間起草的一些法案在華人中也存在各種爭議。

比如S386法案「高科技移民公平法案」(Fairness for High-Skilled Immigrants Act),哈里斯就是堅定的支持者和牽頭人之一。簡單來說,這個法案會取消綠卡的國籍配額限制,按照「先到先得」,由於積壓的申請中,絕大多數申請人都是印度人,根據該法案,按申請先後來發放綠卡,就要先把2009年申請還沒處理完的印度人先處理完,才能輪到其他國家的申請者,其中華裔將是最大的受害者。

有機構按這個法案就對未來EB-2綠卡的發放情況做出了一個預測:在2023年到2028年,EB-2職業綠卡就完全是印度申請人的天下了。

「我們是一個移民國家,我們的力量始終來自於我們的多樣性和團結。」哈里斯在介紹法案時說。「我們必須採取更多措施消除積壓的歧視性案件,並促進家庭團聚,以使高技能移民不易受到剝削,可以留在美國並繼續為經濟做出貢獻。「

該法案獲得印度裔移民的大力支持,在印度裔利益集團的推動下,該法案還在國會扯皮。如果哈里斯當選,法案通過可能將少了很多阻力。

還有在華裔社區內一直存在爭議的偷竊950元以下屬於輕罪的加州法例,也被很多人認為是哈里斯的政治遺產。

所謂的偷竊屬於輕罪的法案,指的就是2014年加州選舉中的47號公投提案。這項公投旨在將多項非暴力的重罪(felony)轉為輕罪(misdemeanor),包括偷東西和使用非法藥物。其中就設置了一個標準,即不超過950元的話,就是輕罪。不少華裔認為,這導致了許多人偷了不足950元的東西之後,難以檢控,被抓了又被放出來繼續作案,讓小商戶苦不堪言。

2014年時,哈里斯是時任加州總檢察長,她沒有直接表態支持或者反對47號提案。她所領導的總檢察長辦公室負責47號提案的提案的題目、選票概述和選民指南介紹等,對於哈里斯的批評聲音認為她所領到的總檢察長辦公室在撰寫選票語言時,未能告知選民完整的信息,最終47號提案獲得60%的選民支持而通過。

當然,作為歐巴馬的「麻友」,她還親自撰寫了大麻合法化提案,大麻不再是「非法毒品」,不需要被聯邦的管制,生產、販賣和吸食都屬於合法行為。所有曾經因為持有大麻而判刑的人,都應取消其罪名和刑期,歸還他們的「清白」。哈里斯表示,這條法案的根本目的就是為了促進美國的正義和和平,因為在美國有色人種因為大麻而被起訴的數量比白人多得多。根據她給出的數據,非裔美國人因大麻相關罪行而被捕的可能性是白人的3.3773倍,她認為這是對有色人種的歧視。

去年,哈里斯還曾提議要聯邦政府撥款1000億美元,幫助400多萬非裔購房,每個非裔可獲得25000美元。哈里斯表示,如果白人家庭有100美元,那麼非裔家庭只有10美元,我們必須改正世代歧視的錯誤觀點,將房屋所有權還給非裔家庭,擁有房屋是美國史上最強大的財富驅動力。

你看看,這些法案哪一個符合我們華人的價值觀?不知道一些華人跟著印度人和黑人一起歡慶什麼??

從情婦到未來的「女總統」。至於哈里斯和拜登的組合能否出奇制勝,只有等到11月後我們才能知道了。

最後,你認為,究竟誰才可以帶領美國再次偉大呢?

責任編輯: 寧成月   來源:聖地呀GO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18/1490775.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