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東歐關注白俄羅斯政局 普京或步盧卡申科後塵?

作者:
一些東歐鄰國正密切關注白俄羅斯局勢發展。許多分析認為,今天在白俄羅斯所發生的事情明天也很可能會在俄羅斯上演。與此同時,在經過了短暫的平靜後,又出現了白俄羅斯活動人士接連失蹤的消息。

波蘭比亞里斯托克,人們遊行舉著一面巨大的歷史悠久的白俄羅斯國旗表達與白俄羅斯人民團結一致。(2020年8月20日)

一些東歐鄰國正密切關注白俄羅斯局勢發展。許多分析認為,今天在白俄羅斯所發生的事情明天也很可能會在俄羅斯上演。與此同時,在經過了短暫的平靜後,又出現了白俄羅斯活動人士接連失蹤的消息。

波蘭擴大長波廣播東歐各國聲援

波蘭廣播電台8月20日宣布,將利用設在波蘭中西部的信號轉播站,使用長波波段,擴大使用白俄羅斯語對白俄羅斯境內的廣播。這家負責對外廣播的波蘭國家媒體強調,使用長波波段廣播,能夠在網際網路被切斷後,確保民眾繼續獲得信息,了解當地發生的事情,歐洲其他地區同樣能收聽到廣播。

這次白俄羅斯的民眾示威雖然沒有領袖和組織者,但網際網路在其中扮演了關鍵角色,人們主要通過社交媒體TELEGRAM中的NEXTA群組獲得信息和進行動員,正因為如此,網際網路也特別受白俄羅斯當局關注,在過去的兩個星期中,曾被多次切斷。

但另一方面,包括銀行、醫療在內的白俄羅斯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目前都離不開網際網路,抗議活動持續也導致當局擔心,如果長期斷網可能會導致經濟和社會運轉癱瘓,造成的損失可能超過工人罷工,所付出的代價可能讓本來經濟狀況就不好的白俄羅斯難以承擔。

波蘭總理莫拉維茨基21日表示,他會晤了來自白俄羅斯的民主派人士,波蘭應該像40年前各界支持團結工會那樣支持他們。他說,白俄羅斯民主力量最終能否獲勝在很大程度上將取決於國際社會所施加的壓力。

在這次白俄羅斯總統大選中挑戰盧卡申科,目前在立陶宛流亡的吉哈諾夫斯卡婭21日在首都維爾紐斯召開新聞會。她說,如果安全狀況允許,她將返回白俄羅斯。她呼籲白俄羅斯工人繼續罷工,並舉行新的透明和公正選舉。立陶宛總理一天前與她會晤時把她稱為白俄羅斯的國家領袖。

立陶宛、烏克蘭和波蘭目前收留了很多白俄羅斯流亡人士,其中包括反對派領袖。這三個國家與白俄羅斯既是鄰國,更在文化和歷史上擁有密切淵源。白俄羅斯的許多地區除了能收看到這些國家的媒體節目外,立陶宛和波蘭更是白俄羅斯中產階級、官員度假和周末消遣購物的主要去處。有統計認為,與其他前蘇聯地區國家相比,白俄羅斯民眾所擁有的歐洲申根簽證的比率最高。與歐盟國家的這種緊密聯繫自然讓今天的白俄羅斯社會與盧卡申科政權漸行漸遠。歐盟計劃推出,以及立陶宛已經推出針對白俄羅斯官員的制裁措施,無疑更能沉重打擊盧卡申科周圍的官僚階層。

愛沙尼亞總統、總理和國防部長等內閣高官20日召開專門會議討論白俄羅斯局勢。愛沙尼亞總統說,三個波羅的海國家對白俄羅斯局勢的看法一致。

捷克總理巴比什幾天前警告說,類似當年蘇軍出兵鎮壓布拉格之春那樣的事情絕不應該在白俄羅斯再次發生。斯洛伐克總統幾天前下令,在總統府建築的外牆上,晚間用燈光打出紅白顏色相間的白俄羅斯前國旗,來表達對示威人士的支持。

最近幾天,烏克蘭、波蘭、捷克等東歐國家許多城市的市政廳,議會的會場中,人們也同樣大量懸掛和擺放象徵反盧卡申科力量的紅白相間白俄羅斯前國旗。

盧卡申科垮台反普京力量將受振奮

白俄羅斯的局勢發展也可能對俄羅斯產生重要影響。俄羅斯的許多政治分析人士目前正把白俄羅斯的抗議活動與遠東俄中邊境哈巴羅夫斯克市(伯力)的示威對比分析。許多評論更認為,普京未來有可能會重複盧卡申科的命運,盧卡申科一旦垮台,俄羅斯的反普京力量將深受鼓舞。

俄羅斯在2021年將舉行議會選舉,在2024年,普京的總統任期將會結束。很多分析認為,今天在白俄羅斯發生的事情,很可能會在2021年和2024年在俄羅斯重演。

來自聖彼得堡的著名政治學者特拉文說,克格勃文化培養出來的普京與前集體農莊主席出身的盧卡申科無論在經歷和行事風格上都完全不同,但兩人的政治處境今天卻越來越相似。普京在2024年將要面臨的就是盧卡申科今天正面臨的局面。

另一名政治學者敏秦科說,俄羅斯應認真研究白俄羅斯局勢。他認為,明年的俄羅斯下議院國家杜馬選舉後,很可能會發生類似2011年末到2012年春季期間發生的反普京抗議示威活動。如果2021年的抗議活動不能成功,抗議將在2024年捲土重來。

普京領導俄羅斯盧卡申科化

盧卡申科比普京早執政6年。幾年前被暗殺的俄羅斯反對派領袖涅緬佐夫曾表示,俄羅斯一步一步盧卡申科化。涅緬佐夫的這一表述最近再次經常被人提起。盧卡申科執政後,打壓反對派,嚴厲鎮壓示威者,對新聞媒體,網際網路,人權組織和非政府組織都毫不手軟。普京帶領俄羅斯近些年來也幾乎在走同一條道路,只是比白俄羅斯晚幾年實施這些控制措施。

人權領域為例,盧卡申科更早下手,但人權組織目前在這兩個國家的處境極其相似。俄羅斯人權活動人士奧爾洛夫說,人權組織雖在白俄羅斯活動,但盧卡申科政權能隨時指控它們違法。

奧爾洛夫:「也就是說,這些組織還在工作,但卻無法被註冊,也就無法在白俄羅斯的銀行開設帳戶,無法以組織的名義同當局交涉,它們因此總是有把柄掌握在當局手中,當局總是能隨時找到理由以刑事罪來處罰它們。」

普京幾年前推動在俄羅斯實施外國代理人法後,奧爾洛夫所在的俄羅斯紀念碑人權組織目前已經遭受幾十個巨額罰款。有的活動人士甚至被當局審判。

俄羅斯前著名媒體人,目前是烏克蘭主要電視政論節目主持人的葉夫根尼-基謝廖夫說,很多人把盧卡申科稱為歐洲最後獨裁者,但他覺得普京很可能會取而代之。

迫害逐漸捲土重來

與此同時,白俄羅斯秘密警察又開始逮捕活動人士。白俄羅斯鉀肥廠罷工委員會的一名負責人21日從烏克蘭發出視頻說,他一天多前被克格勃逮捕,關押期間跳窗逃跑,逃到烏克蘭。白俄羅斯鉀肥廠是國家預算的重要收入來源。一旦因罷工停產,不但會嚴重打擊盧卡申科政權,也會衝擊世界鉀肥市場。

包括明斯克拖拉機廠在內的其他一些工廠罷工委員會的活動人士也在受到各種壓力,有的人被警方和司法部門約談。

10多年來一直批評盧卡申科的反對派人士尤赫涅維奇21日突然失蹤。尤赫涅維奇一天前的晚上還在明斯克市中心的獨立廣場的民眾集會中發表演講。他說,90%的示威者都是新人,他呼籲示威活動應該和平和非暴力,應堅持到底直到最後勝利。

白俄羅斯檢察官20日晚間表示,針對反對派的協調委員會立案進行調查。當局認為協調委員會的成員在從事奪取國家政權和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2/1492116.html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