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任我意志再強 也擋不住你倒車撞牆

作者:

現在有一個肥頭大耳的傻逼,開著一輛破爛不堪的車,壟斷了鄉村的一條小道,載客宰客。

他沒有駕照,可是卻到處吹噓自己能駕馭所有機動車,其實十里八鄉的鄉民都知道他連汽車方向盤都沒摸過,只是很早就學會了騎自行車而已。

為了證明自己是一個老司機,他一頭鑽進駕駛室,一頓騷操作:調整座椅、打安全帶、打火、鬆手剎,然後朝著車流一頓猛按喇叭,唯恐別人不知道他當了司機。

當全車廂的人都為喇叭聲刺激得嗷嗷大叫,以為他要開車帶大家走向幸福大道時,卻發現他繞開了平坦開闊的柏油路不走,把車開向了一條坑窪不平的爛泥路。

有人當即表示反對,對此,坐在駕駛室的售票員表態發言了:這輛車只適合走爛泥路,這是由我們車子的性能決定的,軲轆上的爛泥更顯車子的優越性。走柏油馬路會有很多不可預知的危險,本著為全車乘客負責的敬業精神,我們寧願在泥濘窪地上慢慢摸索前行。何況我們的車子還是在前進的,就讓我們在顛簸中感受幸福、感恩司機…機…吧!

售票員鏗鏘有力的發言每天要在車廂里迴蕩無數遍,混合著破車內污濁的空氣。

有人說,走顛簸的泥路我們也忍了,但司機師傅能不能開一下天窗透透氣,我們好多人都暈吐了,還有人吸入過量廢氣,禁不起過度顛簸,暈厥以至於休克了。

這時售票員又拿著小喇叭開始喊話了,她用甜美的嗓音給大家精神安慰:

我們必須要警惕窗外的風景的腐蝕,謹防陽光直射對眼睛的傷害,謹防花粉過敏、汽車尾氣,車窗焊死是為了大家的安全著想。請大家設想一下,車輛行進過程中要是有人一直開窗探頭看外面,腦袋讓大樹擠爆了怎麼辦?我們將如何保證大家的安全呢?

還有,大家都在疑惑我們車玻璃為什麼要塗漆,這是為了讓大家不受外界干擾,安心享受車載電視機里的風光。我們駕駛室的人看外面,絕對不是為了看風景,而是為了替大家尋找道路,乘客對美好風景的嚮往,就是我們摸索的方向。

至於空氣污濁的問題,請大家不要聽信個別鼻子有毛病的人的挑撥。多年以來,我們的車輛性能在大巴車行列中居於領先地位。雖然目前還不適合給大家提供開窗通風換氣的條件,但我們已經解決了全車乘客的座位問題,現在沒有一個人是站著的。

過道里也放了許多小板凳,絕不讓任何一個人買站票。吐在過道里的穢物每個車輛都有。我們要多看看車載電視機上光明的一面,不要老盯著過道里的一點嘔吐物,就否定司機。有些別有用心的人,嘟囔著要開窗換氣走柏油路,不過是想把車輛帶進溝里去。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

看著售票員端著槍和藹說話的樣子,大家表達了對司機的理解和尊重。

即便有人透過車窗縫隙,發現這輛破車一直在原地打轉,檔位顯示全部都是倒擋,但誰也不敢表示反對。

司機依然一臉高深莫測的模樣,只見他雙手緊握向左打死了的方向盤,左腳踩著右腳,右腳踩死了油門,好像已經和這輛破車融為一體。

記得小時候在農村的打穀場上玩,農民把收割的麥子攤在場上,一個司機開著手扶拖拉機,拖拉機後面拖著一個圓珠體石頭。司機一腳蹬在拖拉機把手上,一圈一圈地碾場,石頭在打麥場上滾動著、跳躍著,把不服貼的麥草壓得平平展展的。

現在長大了,依然無法忘懷那個開著拖拉機在碾場轉圈兒的人。他緊握向左打死了的方向盤,一臉驕橫跋扈的樣子,而我們都變成了那一堆堆攤在場上的麥草。

司機一邊在打碾,一邊吆喝著:打碾糧食不容易啊,要節約糧食啊———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西門伯爵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822/1492364.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