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19歲小伙帶29歲寡婦和4個孩子私奔 隱居深山50年

關乎愛情,有人曾決心「既許一人以偏愛,願盡餘生之慷慨」,有人曾經歷「為伊消得人憔悴,衣帶漸寬終不悔」,有人曾立志「山無棱天地合,才敢與君絕」。

縱使聽聞愛情、十有九傷,卻難以遏止內心對「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嚮往。

那些高呼著再也不相信愛情的人,大概是沒見過愛情真正的模樣。

《天梯》這首歌曲想必不少人聽過,尤其是那句歌詞「有多累,我都永遠不氣餒;多一歲,我就陪你走一歲」讓人聽得動容。

而在這首歌的背後,隱藏著一段令無數人艷羨、淚目的故事——愛情天梯。

劉國江、徐朝清,這對平凡的中國夫妻,用他們的一生演繹了不平凡的感動。

從冒著天下之大不韙,到成為現實版牛郎織女,「小伙子」和「老媽子」用兩顆生死與共的心,書寫了一段曠世奇緣。

時間回到上世紀40年代,那時劉國江年僅6歲,徐朝清也不過16歲。

一個是乳臭未乾的小孩,一個是含苞待放的少女,原本毫無交集的兩個人,在一場神奇的機遇下邂逅。

當時村子裡有一個習俗,掉了門牙的孩子,只要有新娘子在嘴裡摸一摸,就會長出新牙。

恰逢有人舉行婚禮,劉國江便一路跟隨著花轎,迫切希望新娘能讓他的牙得以新生。

新娘隔著轎簾伸出手指放在他的嘴裡,他一緊張咬住了手指,嚇了一跳的新娘掀起轎簾,映入眼帘的是一張精緻中略帶羞澀的面容。

年幼的劉國江從未見過這樣的美人,就一直呆呆地看著,那時的他自然不會懂得什麼叫做「一眼萬年」,但被深深地吸引了。

那位新娘正是徐朝清,那天是她的大喜之日。AD

也就是從那天起,徐朝清的面容在劉國江的腦海中若隱若現,每每想起那張臉,劉國江就忍不住小鹿亂撞。

對於世界而言,徐朝清只是一個普通人,但是對於劉國江而言,卻是他的整個世界。

往後多年的時間裡,他逐漸長成了精壯帥氣的小伙,村里人開始張羅著要給他娶媳婦。

每當被問到想娶什麼樣的媳婦,他都會認真地說:「徐姑姑那樣的!」

別人以為他是在開玩笑,可只有他明白自己飽含著真心,哪怕對方已經為丈夫生育四子。

不禁想起張愛玲的那句: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時間的無涯的荒野里,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愛情不愧是世間最妙不可言的東西,只需一眼便足以誤終生。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他們再一次發生交集是在整整十年後,那一年劉國江16歲,徐朝清26歲。AD

13歲訂婚,16歲結婚的徐朝清在這一年遭遇了重大變故,由於丈夫因腦膜炎去世,她年紀輕輕就守了寡。

在那個封建落後的時代,作為外來媳婦的她被村民視為「災星」,婆婆說她克夫。

獨自撫養4個孩子,辛苦程度可想而知,每天背著孩子上山找吃的,連3分錢的鹽都買不起,為了謀生就編草鞋賣,一雙只賣5分錢。

有一天,她背著孩子去打水,結果不小心失足掉進河裡,瀕臨溺水。

也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電視劇)」,劉國江恰巧路過河邊,一個猛子扎進水中,救回了苦命的母子。

他明白大家都不待見徐朝清,更為心疼她的不易,於是時不時幫著幹些體力活。

俗話說「寡婦門前是非多」,他無事獻殷勤的行為招來了許多流言蜚語,可他不管不顧,執意要去擔水,砍柴,照應家務。

在差不多四年的時間裡,他風雨無阻的到徐朝清家中忙前忙後,呵護著孤兒寡母。

哪怕徐朝清怕耽誤他、故意不見他,也改變不了那顆堅定的心:要護你一世周全。

最終在1956年,19歲的劉國江向比他大10歲的徐朝清告白了。

既然被視為大逆不道,那就乾脆一走了之,他想要帶著摯愛之人遠走高飛。

早就被閒言碎語壓得喘不過氣的徐朝清答允了,在某一天清晨,他們帶著4個孩子私奔了......

亨利·德·蒙泰朗曾寫下:如果我的生命中沒有愛情,它就會毀滅。

劉國江和徐朝清不逞多讓。

很難想像當時他們抱著怎樣大的決心,需要多麼大的勇氣,才能為對方賭上全部、放棄一切。

私奔之後,劉國江和徐朝清跑到了海拔1500米的深山中隱居。

由於人跡罕至的緣故,那裡藏有兩間廢棄的茅草屋,他們便定居下來,開始不問世事的新生。

遠離世俗的紛紛擾擾和村民的指手劃腳,這樣愜意的環境堪比世外桃源,窮一點苦一點又何妨?至少可以光明正大牽著手,在愛河中沐浴。

「愛情只有當它是自由自在時,才會葉茂花繁」,這句羅素筆下關於愛情的真諦,他們尋覓到了。

此後,劉國江捕魚,徐朝清種菜,他們自給自足地撫養著四個孩子,日子過得悠然自得。

後來劉國江又養起了蜜蜂,靠釀蜂蜜賺錢,小兩口又增添了4個愛情的結晶。

一大家子人就這樣在深山中相依為命,從白晝到夜晚都不分離。

如果誰要下山去買東西,另一個人就會到山下的獨木橋守候,等待著對方回到這方私密時空。

這個世界上從來不缺少私奔的激情,缺少的是相守的毅力,柴米油鹽的平淡生活已然讓許多人耐不住寂寞,更別說是在殘酷的自然環境中生存。

當不少夫妻面臨小小的磨難就分道揚鑣之時,劉國江和徐朝清在大風大雨中都沒想過放棄。

大風颳倒了茅草屋,就躲到山洞裡去,待到風平浪靜之日,又重新建起泥土房。

害蟲侵蝕了肥沃的土地,便重新播下希望的種子,等待著碩果纍纍的到來。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經得起考驗、守得住初心,從他們的關係中,我看到了林徽因的那句:

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是燕在梁間呢喃;你是愛,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愛情不是轟轟烈烈的誓言,而是平平淡淡的陪伴,他們的生活有多原始,感情就有多純粹。

雖然這般閒雲野鶴的日子過得簡單幸福,但位處深山難免會有所不便。

想要從1500米高的山中下來,只有一條小路,崎嶇坎坷、陡峭危險。

起初他們年輕力壯沒覺得有多大問題,可隨著歲月流逝,徐朝清的腿腳逐漸變得不利索起來,下山之路對她來說分外困難。

有一次,徐朝清下山時不慎被絆倒,摔得渾身是傷,劉國江既心疼又自責,覺得自己愧對了要護妻子一世周全的承諾。

為了避免意外再度發生,免於妻子再受到傷害,他決心親手開闢出一條道路。

每天他忙完農活,就不知疲憊地奔走在懸崖峭壁之間,拿起鐵錘和榔頭一點點地開路、鑿樓梯。

渴了就喝口水,餓了就吃幾口芋頭,用盡每分每秒的時間為妻子打造安全通道。

這樣的舉動真的很不可思議,畢竟在機械化高度發達的今天,想要在山上挖出一條路尚且都並非易事,更別說劉國江只是一個赤手空拳的凡人。

憑一己之力,征服一座大山,「愚公移山」近乎於無稽之談。

只是,劉國江硬生生地用一雙血肉之手,做到了!

從朝氣蓬勃的青年到意氣風發的壯年,再從風度翩翩的中年到老驥伏櫪的暮年,他始終在山中不停地鑿著、挖著。

不知不覺中,五十載歲月千帆過盡,他先後用碎了20多把鐵釺和40多把鐵錘,最終鑿出來一條6208級的天梯。

而且每次下雨後,他都會用手搽每一級台階,這樣就不會長出青苔,杜絕滑倒的可能。

每次修完樓梯回到家中,徐朝清都會摸著劉國江的手。

看著大大小小的傷疤,摸著厚重粗糙的老繭,心疼到流淚,可劉國江都一笑而過。

後來在接受採訪時,徐朝清曾說過這樣一句話:

「我心疼,可他總是說,路修好了,我出山就方便了;其實,我一輩子也沒出過幾次山。」

在這個世界上,做一件事並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只做一件事,為了讓妻子能安全從山上到山下,劉國江花了整整半個世紀。

6000多級台階,每一級都滿載他對妻子最濃厚的愛意。

從年富力強的大漢變為白髮蒼蒼的老翁,這是劉國江為了愛情付出的代價。

不過在徐朝清的心中,他還是曾經那個單純的「小伙子」,自己也還是他的「老媽子」。

他們早已習慣了這種一成不變的生活,以至於子女相繼下山生活後,仍然不願離開。

畢竟那片深山,是愛情發芽的地方,更是新生開啟的起點,意義非凡、難以割捨。

這樣超凡脫俗的生活,本不應該被輕易打擾,只是存於這個世上的事物,總會有被暴露的一天。

2001年中秋時,重慶的一支戶外旅行隊前來探險,在攀爬途中,發現了那條天梯。

石階上有人工的打鑿痕跡,還撒有防滑的泥沙,這讓他們倍感好奇,便順著台階往上前進。

正當他們愈發納悶時,已然走到了山頂,結果看到一位老婆婆坐在屋前縫衣服,一位老大爺在地壩砍柴。

若非親眼所見,誰能想到隱蔽的高山深處,竟然有活生生的人類,而且他們生活的太過原始,燈是煤油燈,房子是泥土砌的,宛如野人一般。

看到有不速之客闖入,徐朝清笑臉盈盈地上前招呼,結果一句話又讓旅行隊感到不可置信:

「毛主席他老人家還好?」

山下的時代更替,他們渾然不知,好比那群桃花源中的村民,不知有漢、無論魏晉。

後來,在了解過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旅行隊將故事帶下了山,並且給階梯起了一個很煽情又很貼切的名字:愛情天梯。

隨後的幾年裡,隨著媒體的不斷傳播,劉國江和徐朝清的故事傳進了越來越多人的耳中。

有人熱淚盈眶、有人百感交集、有人心之嚮往......

2006年,他們被評為感動重慶十大人物,後來又被評為中國當代十大經典愛情故事。

「愛情天梯」驟然間成為愛情聖地,吸引了天南海北的有情人前來打卡遊玩。

我相信,愛情天梯引人入勝的原因,不只是因為6208級壯麗的台階,更是因為被劉國江對徐朝清的愛所打動。

多是海誓山盟,少是持之以恆,世間竟然能有如此執著的情,是那麼的不真實,但又是現實。

畢竟,誰不渴望在這淡薄的塵世中,也有那麼一個人,從一而終地寵溺自己呢?

俞敏洪曾經說過:「人生之所以美好,是因為你不知生命何時會停止。」

然而讓人唏噓不已的是,生命停止的那一刻,所有的美好也畫上了句號。

2007年12月7日凌晨,劉國江像往常一樣檢查完莊稼回到家後,一頭栽倒在地。

徐朝清急忙搖晃著老伴的身體,大喊「小伙子,啷個了?快起來」,可劉國江第一次沒有回應她。

心急如焚之下,年過八十的徐朝清不顧羸弱的身體和大雨滂沱的夜晚,跑下山找三兒子求救。

這是她第一次獨自走下6000級階梯:「都是他牽著我的手,扶我下山。要不,他下山辦事,我在家裡等他,他從不放心我一個人走山路。」

在濕滑的階梯上,她一次次摔倒又一次次爬起,渾身沾滿了泥,身上的傷口依稀可見。

可她根本顧不上骯髒和疼痛,連滾帶爬近兩個小時才下了山,等到兒子再趕到山頂,劉國江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在經歷了6天的搶救後,由於腦血管破裂、導致腦淤血,劉國江與世長辭。

在彌留之際,他用盡最後的力氣,讓老媽子把證書、鐵釺、鐵錘等愛情的見證放在了自己的身邊,隨即安詳地離開了。

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他依然緊緊握著老伴的手。

經過家人商量,決定在6天後進行下葬,徐朝清明白,這是她和「小伙子」最後廝守的時光。

鑽心的痛苦早已讓她變得麻木,淚水也已經乾涸到流不出來。

她就那麼安安靜靜地坐在棺材旁,回憶著過往的點滴美好:

「以前一起在山上好安逸哦,怕莊稼被偷,他經常去攆野豬,趕猴子;有一回飛了只老鷹來,把唯一一隻下蛋的母雞叼走了,他慪得很,擔心我沒得雞蛋吃了。」

安葬過後,兒子想要接母親到山下的家中居住,結果遭到了強烈地回絕:

「不行,你爸葬在哪,我就要住在哪,我要一直陪在他身邊,沒有我,他也會不習慣的。」

畢竟對於徐朝清來說,她這輩子因劉國江而生,也為他而活,「小伙子」的去世,可以說帶走了她的一切。

5年後,在無盡思念中沉淪的徐朝清,終於得以去追尋那個視她如命的「小伙子」。

遵照她的遺願,她將永遠沉睡在相愛了一輩子的老伴劉國江的身旁。

「愛情天梯」至此成為絕唱。

2007年,71歲的他走了,2012年,87歲的她也走了,不過從1956年到2007年,他們擁有了最幸福、最珍愛的51年,這就夠了。

雖然他們雙雙辭世,但相信那對彼此相愛的心永遠都不會停息。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元好問的這句名言,就是對劉國江和徐朝清這份愛情最好的詮釋吧。

從前車馬很慢,愛情也很慢,慢到可以在山中用五十年的時間陪伴彼此。

劉國江和徐朝清離開了,但他們的故事不會消散,也許終究有一天他們的名字會被遺忘,但當人們走過「愛情天梯」時,大概還是會想起這對親密愛人。

很喜歡粵語版《天梯》中的這句歌詞:千夫所指里,誰理登不登對,仍挽手歷盡在世間興衰。

簡短的二十一個字,卻是兩位老人一生的縮影。

小伙帶著寡婦私奔,本該是一個被世人所不齒的醜聞,卻被他們書寫成了一段傳奇佳話。

你看,有時候,愛情脆弱到一句話、一個動作,就能讓它煙消雲散;有時候,愛情又堅強到能抵擋所有的冷眼嘲笑、流言蜚語。

我常常在想,到底是愛情太脆弱,還是人們太懦弱?

如果每個人都能在愛情中更勇敢、更堅定、更無畏一些,結局會不會皆大歡喜?

試問,當你在面對幸福時,是會選擇緊緊抓住,還是顧慮那些不相干的局外人?

希望你的答案永遠是前者,要知道,生活是屬於自己的,幸福也是屬於自己的,如果你不去大膽追求,別人註定會捷足先登。

愛情是只屬於兩個人的堅守,與他人無關,人生一世,不求問心無愧,但求無愧於心!

不論此時此刻你是否正擁有愛情,都希望你能相信愛情,相信愛情會降臨到你身上,相信自己會成為沒有遺憾和錯過的贏家。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ins生活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901/1496099.html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