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伊利夏提:維吾爾「民考漢」 中共搬起石頭砸了自己腳

作者:
在學習漢語的過程中,民考漢有一開始的對漢文化的排斥,很快進入到利用豐富漢文資料馳騁於知識海洋的追求中;但也有一開始對漢文化博大精深的震撼羨慕,逐漸進入到對漢文化排外不包容性認識加深而至懷疑。一路走來,大多數民考漢不僅沒有能成為維吾爾-漢文化之間的橋樑,反之,或多或少都成了中國極權文化的批判者。

民考漢是一個特殊群體,圖為網絡論壇中"民考漢"群體製作的圖片

中國改革開放恢復高考後,在維吾爾自治區出現了一個新名詞-民考漢。

「民考漢」是指非漢各民族自小上漢語學校,用漢語參加高考的學生。在維吾爾自治區,民考漢以維吾爾人為主,包括哈薩克、克爾克孜、烏茲別克等其他民族。

伴隨毛澤東的死,文化大革命結束,各種控制稍微有所鬆動,人們開始回顧過去,尋找在文化大革命的瘋狂中被破壞、被摧殘的信仰、文化、傳統。

維吾爾人也不例外。維吾爾教育開始重新復興,在一大批老一輩,尤其是在上世紀初在蘇俄中亞、土耳其等受過教育的維吾爾知識分子帶領下,東突厥斯坦(新疆)各地,各個中小學克服種種物質上的困難,使維吾爾教育欣欣向榮、魅力無限。

自小學到大學的完整維吾爾教育體系很快得到恢復,大多數維吾爾人處於對自己文化的熱愛和尊崇,將孩子送到維吾爾學校學習;只有極少數維吾爾人將孩子送到漢校上學。因而,維吾爾民考漢在當時是屬於少數群體,有點新鮮。

本人大概可以算是第一代民考漢代表之一。

當時,維吾爾家長送孩子去漢校的主要原因是,住家附近沒有維吾爾語學校;極個別家長認為孩子學好漢語能找到好工作;但更多的維吾爾家長是是因為自己不懂漢語而在工作中吃夠了苦頭,受夠了歧視和侮辱,想讓孩子學好漢語,以可以和漢人平起平坐。

當然,第一批民考漢里也有一部分是維吾爾自治區高級官員子弟,他們是被作為要接班的紅二代而培養的。如,自治區主席、副主席及廳局長的兒女。

可以說,第一代維吾爾民考漢基本上產生於高幹大院和漢人壟斷企業,如鐵路、兵團等漢人占絕對多數,沒有維吾爾語學校的駐維吾爾自治區直屬中央企業。

以我為例,我們家住在哈密鐵路地區,我進漢校主要原因是那裡沒有維吾爾語學校,但父母希望我學好漢語能和漢人平起平坐是一個重要原因。記得父母一再警告我一定要學好,一定要掌握漢語,以出人頭地,為維吾爾人爭得尊嚴。

但父母的願望歸願望,最後的結果還是要有進入漢校學習的維吾爾孩子的努力決定!

民考漢,尤其是八、九十年代的維吾爾民考漢,有一大批丟失在了兩頭具失的茫然中。十年中小學漢化洗腦教育的結果,使一些民考漢不僅失去了自己的民族語言,而且失去了民族自豪感,失去了信仰、傳統和文化,成為既不是維吾爾人,也不是漢人的一個沒有歸屬的流浪漢,民族文化的荒漠。

但大多數民考漢在維吾爾父母的言傳身教下,既保持了自己的維吾爾母語,也通過家庭教育對自己的文化、信仰、傳統有了深刻的認識,並為之而感到自豪。

還有很多民考漢通過自學,學會了維吾爾文字的讀、寫、念,這樣又通過讀維吾爾知識分子書寫的各類維吾爾書籍,重新出版維吾爾經典典籍,了解了自己的歷史,開始思考民族的未來和出路。

在學習漢語的過程中,民考漢有一開始的對漢文化的排斥,很快進入到利用豐富漢文資料馳騁於知識海洋的追求中;但也有一開始對漢文化博大精深的震撼羨慕,逐漸進入到對漢文化排外不包容性認識加深而至懷疑。一路走來,大多數民考漢不僅沒有能成為維吾爾-漢文化之間的橋樑,反之,或多或少都成了中國極權文化的批判者。

熟練掌握維吾爾語和漢語,以其維吾爾文化身份掌握漢文化,使民考漢視角獨特。這使得民考漢在維吾爾社會中鶴立雞群,在漢人社會中格格不入、歸為危險群體!因而,八九十年代維吾爾人中有民考漢是維吾爾自治區第十五個民族的嘲弄;而在漢人中則有「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維說漢化」之說。

但伴隨維吾爾教育被完全擠壓出教育領域,也沒有了民考民和民考漢的區別,維吾爾人都成了民考漢,幾乎每一個受過教育的維吾爾人都被迫成為民考漢;但同時,伴隨民族壓迫的強化,維吾爾人也以更堅強的韌性開始應對文化侵略。

新一代民考漢因民族矛盾的加劇、民族壓迫的上升,在父母的嚴格教育下,既有堅定的信仰,也對自己民族文化有信心,而且比第一代民考漢更具強烈的民族危機感和責任感。因而在維吾爾社會中,民考漢不僅不再是鶴立雞群的異類,而是成了抵禦異族文化侵略的中流砥柱。因而,在中國政府官僚眼中,民考漢和全體維吾爾人一起成了完全不可信任的群體,一個必須防範的知彼(中國)知己(維吾爾)的,更危險的國家敵人。

如果說在過去的高壓下,為了保住僅存一點生存空間,大家還能相對容忍,很多民考漢只以玩笑形式嘲弄中國極權文化,並未全面公開對中國極權文化的批判和藐視的話,今天,在每一個維吾爾人都處於生死危機之時,整個民族面臨種族滅絕危亡之際,民考漢開始了對強勢漢文化及其化身中國殖民政府的全面反擊!

維吾爾民考漢因和漢人一起在一個完全漢化環境裡接受教育,而又時時被老師和同學在有意和無意中提醒著其不屬於這個群體,因而民考漢既知道自己是誰,又知道中國極權文化、歷史和傳統,也知道極端民族主義漢人的思維模式,為人處世;但更多的是在這種歧視中,練就了批判大漢極端民族主義文化的火眼金睛和刀槍不入的防身之術。

就如《西遊記》裡鑽進鐵扇公主肚子裡的孫悟空,從裡向外攻,民考漢也是中共偽中華文化肚裡的孫悟空,不僅知道如何批判極權中國獨裁文化,更知道哪裡是中共極權主義文化的易攻之處。

在今天的維吾爾人與中國政府進行的不對稱真相資訊戰中,無論是在視頻平台上,還是在臉書推特、電報等社交媒體上,到處劍拔弩張鬥得不可開交的都是維吾爾民考漢對陣中國政府豢養的五毛

儘管五毛人多勢眾,群起而攻之,但在據理力爭、擺事實講道理上,五毛都不是民考漢維吾爾人的對手,基本上是一敗塗地,只能靠胡攪蠻纏掙點錢交差,但說服不了任何人。

民考漢,中國政府寄希望的維吾爾同化實驗品,也本是要樹為同化榜樣的群體,最後,卻成了中國政府最難對付的一個維吾爾群體!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大概莫過於此!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902/1496333.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