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晏殊的一首絕美小詞,溫暖人心,讀懂詞尾7字,往後餘生皆是歡喜

作者:

關於寫詩,司馬遷在《史記》中曾說「《詩》三百,大抵聖賢發憤之所作也」。這句話,對某些詩人來說,確實如此。可是,對晏殊來說,則是一個例外。眾所周知,晏殊一生仕宦顯達,十四歲時就以神童之名得到宋真宗的賞識,擢為秘書省正字。後來,宋仁宗繼位,晏殊繼續平步青雲,成為當朝宰相。

人們認為:像晏殊這樣的人,怎麼能寫出好詞呢?在有些讀者心中,晏殊的詞不過是「富貴顯達之人的無病呻吟」罷了。事實上,晏殊的詞作中,確實很少有其他文人常見的牢騷感慨,抑鬱悲憤。就像他的詞集《珠玉詞》的名字,他的詞作常常表現得像玉一樣溫潤,像珠一樣圓潔,沒有激烈情感,從容嫻雅。

其實,一首真正的好詩詞,並不一定需要經歷了很深的憂患刺激才能創作出。對生活在各種焦慮和壓力之下的現代讀者來說,多讀一些像晏殊這樣溫潤柔和的詞作,對我們的身心健康是有很大裨益的。今日,就與大家分享一首晏殊的絕美小詞,溫暖人心,讀懂詞尾7字,往後餘生皆是歡喜。這首詞就是《浣溪沙一向年光有限身》,讓我們走近它:

浣溪沙·一向年光有限身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閒離別易銷魂,酒筵歌席莫辭頻。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

這是晏殊很有特色的一首詞,從容豁達,有一種溫暖人心的力量。上片首句「一向年光有限身」,看似非常尋常的一句話,卻有著極深刻敏銳的感受。「一向」,指很短暫;「年光」,即年華,是一年之中的芳華,也就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時光。陽春三月,春天是短暫的,生命也是短暫的,所以說「一向年光有限身」。

這一句,看是尋常,卻悲慨很深。通常,人們認為:一個創作者,要經歷極大挫傷憂患,才能寫出好詞。可是,像晏同叔這樣仕途順利的人,為什麼能寫出這樣的好詞呢?這源於晏殊作為詩人的一種天性。他不需要有國破家亡的悲慘遭遇,只需要用自己敏銳、真純的心靈,就可以體會出人類共有的苦難和悲慨。

正如,花開花落、月圓月缺、春去秋來,晏殊即使是仕宦顯達,也同樣感受到了這種悲慨。可是,與李後主的主觀悲慨不同,晏殊的悲慨很客觀,描寫了一個客觀現實的景象,沒有深悲極恨的口吻,也沒有寫得呼天搶地。這充分體現了他「珠圓玉潤」的詞作風格。

可是,人生悲哀的並不僅僅是「一向年光有限身」。緊接著,詞人寫道「等閒離別易銷魂」,何謂「等閒」?就是很輕易地意思。天下沒有誰是沒經歷過生離死別的。不管是什麼樣的離別,只要有聚會就一定有離別,離別是很容易就來臨的。人生短暫,卻充滿了離別,所以晏同叔說「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閒離別易銷魂」。

詞作寫到這裡,讓人無限感傷。如果是李煜,他肯定會繼續感傷下去,將傷感寫個痛快淋漓。可是,晏殊卻話鋒一轉,說「酒筵歌席莫辭頻」。他不像李後主,沉溺於個人的深悲極恨中,而是有反省有節制,有安排處理的辦法。而正是這種對待苦難處理安排的不同,才造成了每個詞人風格的不同。

對於苦難,蘇東坡用超然曠達來面對,歐陽修則用遣玩欣賞來化解。那麼,晏殊是怎麼處理的呢?他說:有酒的時候就去飲酒,有歌的時候就去聽歌,不要說聽歌飲酒的次數太多而推辭,因為那銷魂的傷感比那歌筵酒席還更多,所以說是「酒筵歌席莫辭頻」,筆墨清淡如許,感覺卻敏銳真誠。

下闕「滿目山河空念遠,落花風雨更傷春」是寫念遠傷春之情。與李後主相比,晏殊是個很理性的詩人。「滿目山河」,讓人懷念遠行之人,這是古今中外一切與親友分別的人的共同感受。可是,一個「空」字卻在感情中表現出了一份理性的反省。「念遠」有何用呢?不過徒勞!

然後,下一句「落花風雨更傷春」,意識加深一層。「更」字是加倍之意,我已經有了念遠的悲哀。此刻,又加上了傷春的悲哀,真是讓人傷感。可是,一個「空」字貫穿了兩句的情意,念遠是空的,傷春也是空的,「念遠」不一定就能相逢,「傷春」也不一定能將春光留住,為什麼要徒然悲傷呢?

那麼,又該如何去做呢?最後,他說「不如憐取眼前人」,「憐」,尊重愛惜。他懂得,只有尊重愛惜了今天,才有真正美好的未來,只是在那裡空空的「念遠」、「傷春」,過去的不可挽回,未來的也將不可獲得。晏殊詞中是既有詩人的感性,又有理性的反省和節制,而且還隱然有一種處理安排的辦法。

作為富貴宰相,很多人認為晏同叔其實沒有多少政治能力,不過是沾了時代的光。可實際上,晏殊曾做過樞密使和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是軍事和行政的最高長官,無論是在處世,還是論政,都很有才幹和眼光。反映到他的詞作上,就是不同於其他文人的理性、豁達和從容。

因此,他的詞作雖沒有澎湃的激情,卻自有一股溫暖人心的力量。就這首詞而言,詞尾「不如憐取眼前人」7字,語氣淡然,卻隱隱透露出作者鮮明的人生態度:人生苦短,很多傷感苦痛本來就是難以避免的。與其這樣,還不如珍惜每一天,過好當下。如此,往後餘生自然會多些歡喜,少些煩惱。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新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912/1500164.html

古詩古文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