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維權 > 正文

許章潤撰文聲援耿瀟男夫婦 喊話當局「別作惡 放下屠刀」

許章潤(右)撰文聲援耿瀟男(左)。(友人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許章潤公開發文《就女子羈獄致暴政書》全文內容。(許章潤友人提供)

北京知名出版人、獨立電影製片人耿瀟男與丈夫周三(9日)被拘,律師證實耿瀟男被當局以「非法經營罪」刑拘。耿瀟男早前大力聲援許章潤,輿論認為耿瀟男因此遭當局政治報復。許章潤周四(10日)晚間撰文斥中共暴政「製造敵人」,將為公義發聲者隨意拘捕構陷。更喊話當局「別作惡,放下屠刀」,要求釋放耿瀟男夫婦。(吳亦桐/程文報導)

北京公共知識分子、獨立電影製片人耿瀟男及其丈夫於周三上午被警方人員帶走。代理律師證實,北京警局海淀分局以「涉嫌非法經營罪」將耿瀟男夫婦刑拘,目前他們被羈押在北京海淀看守所。

維權律師尚寶軍是耿案的代理律師。尚寶軍在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他作為代理律師還未收到當局的法律文書,周六(12日)他將到看守所申請會面。尚寶軍認為耿瀟男是因參與營救許章潤惹禍上身。

尚寶軍說:說不清的一個罪名「非法經營」,我現在也只是信息非常有限,我還沒有見到人,也沒有見到正式的法律文書呢,我也只知道她(耿瀟男)涉嫌「非法經營」被關在海淀看守所,爭取明天去看守所試試盡個力。她就是關注許章潤老師才給惹禍上身。

今年7月,耿瀟男在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被拘和被當局污名化「嫖娼」期間,一直為許章潤奔走呼籲,並將事件真相公之於眾。

輿論普遍認為,耿瀟男因聲援許章潤遭當局秋後算帳。據耿瀟男的友人透露,耿瀟男本人事前也已預感風險,故提前簽好律師委託書,委託北京知名的維權律師尚寶軍為其辯護律師。

周四(9月10日)晚間,許章潤為耿瀟男發聲,公開發文《為女子羈獄 致暴政書》。他回顧耿瀟男多年秉持公義、積極參與公共事務並為受難者發聲。特別是在他本人蒙囚期間,耿瀟男仗義奔走呼籲,因傳播真相而惹怒當局。

許章潤還在文章中斥責當局在大災當前時,還一意挑動不滿,專心製造敵人。任何為公義發聲的公民,隨時可能失去人身自由。許章潤呼喊當局「別作惡,放下屠刀」,要求釋放耿瀟男夫婦。

本台多次撥打許章潤電話,或無人接聽,或自動轉為留言狀態。

耿瀟男和許章潤共同的友人、北京「八九藝術家」季風向本台表示,他昨天第一時間發出許章潤聲援耿瀟男的公開文章後,無法聯絡到許本人,懷疑當局對其電話做設置以阻止媒體採訪或外來電話。

季風說:許章潤電話打不通!有時候可能是打不通,有時候可能是它們(國保)給呼叫轉移了,當局幹這事干多了。那天章潤跟我說了,大不了再去坐牢,他現在說我們現在不再恐懼,應該恐懼的是它們(當局)。

季風也向本台透露,除耿瀟男夫婦外,他倆所經營的一家出版公司的多名工作人員本周一(7日)亦被帶走。他認為耿瀟男此次遭構陷,毫無疑問與許章潤事件有關。這種「欲加之罪」的報復手法與當局治罪任志強如出一轍。

季風說:瀟男是夫婦倆還有員工都被抓了。不用懷疑,她這個事肯定是許章潤這個事引來的。她9號被抓的嘛,7號我跟她通的話,瀟男說(國保)跟她打招呼了,不讓她說話。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它們現在向任大炮(任志強)起訴了,(罪名)跟政治無關,它們現在都是借別的東西來整你、用政治罪名整你。因為說真話而坐牢,以後就授給他們2020年度「影響中國真話獎」。

耿瀟男(前排左二)曾聲援劉曉波、浦志強、許章潤(前排左三)等人。季風(後排左二)認為耿瀟男夫婦遭刑拘是當局對她聲援許章潤的報復。(季風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耿瀟男的另一位友人、美國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中心合作研究員郝建也就此接受本台採訪,他透露耿瀟男不僅關注過許章潤案,亦曾聲援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維權律師浦志強等人。郝建批中共當局的政治報復愈加流氓化。

郝建說:耿瀟男被我們稱為「京城俠女」,包括對劉曉波、對浦志強,對許章潤,她都義無反顧的為別人呼籲。現在這種打壓非常隨意,非常非常的粗暴,而且是莫須有的,這些年來中共的一個方法就是把政治的變為經濟的(罪名)、甚至是甚麼「嫖娼」。這種打壓是一種流氓化的政治壓迫的方式。

因批評中共及習近平獨裁專制遭開除黨籍的中央黨校前教授蔡霞推特上呼籲外界關注耿瀟男的處境。

耿瀟男於1997年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導演系,為傳奇天輝影視文化北京有限公司股東和北京瑞雅文化公司創始人。瑞雅文化為一家知名的民營出版公司,在耿瀟男被抓之前,當局已啟動對該公司的調查。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912/1500185.html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