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許章潤:我家門前探頭多

作者:

夏秋之際,物華濃盛,小區里新裝了幾十個探頭。探頭者,監控攝影頭,CCTV也。此為現代產物,部分代替細作的肢體,為細作之技術張本。它們形狀各異,大小不一,鬼鬼祟祟,鷹視狼顧。它們橫立桿頭,危欄送目,風雨無阻,晝夜兼程。它們俯視下界眾生,掃描飛禽走獸,雖則默然無聲,但卻如雷貫耳。大家的吃喝拉撒,每個人的行藏出處,男男女女的來往過從,乃至於鶯飛草長、日升月落、鳳凰台上憶吹簫,全都在鏡頭後面那雙眼睛的照看之下,而且,是全天候、整體性、巨細無遺的悉心照看。

我家獨蒙厚澤,待遇優渥。柴門往外,扇面形散開,五十米半徑內,居然新裝了九個探頭。它們參差錯落,指東打西,齊齊聚焦門口,密密圍攏寒舍。其中兩個,鏡頭下方自置光源,每到傍晚便華燈初上,一夜通明,直射來者去客。燈光照耀,念奴嬌,滿庭芳,雨中花慢,踏莎行樂,前程似錦。晚近幾年,吾國新景,大街小巷探頭多,多如舊日城鄉茅廁的蒼蠅,多如昔年東莞的女人,當然更多過春天政治發情期大會堂里的行屍走肉。可這兩個勞什子卻是頭回見,而且徘徊街巷,別處未之見也。安裝的工人師傅一邊懶洋洋挖坑埋柱,引線調光,一邊打趣調笑:這玩意兒,除了盯人,新產品,還能聽聲,呃,就是採集聲音,今後跟婆娘床頭說話小聲點兒啊。

是啊,「隨款步、花密藏春,聽私語、柳疏嫌月。」既然遁跡無望,呢喃有聲,那就乾脆,得兒,捧流霞,溢玉質,任性叫嚷,放聲喧騰,把個牙床折騰散架算了。

小區在六環外,狀如一片桑葉,圍牆外就是田野。天遠地僻,常住不過二三十戶,攏共大約四五十人。寒舍位處葉梢,接近葉尖,形如農舍,性比獸窩,恰堪人居。一條小徑左拐右拐後通向柴門,再往前十米就是盡頭,走投無路,近似於古人口中之「瘦影橫斜,斷橋路小,如今夢斷孤山了」。因而,出門必須左轉十來米,再右轉三十米,然後始能走上小區的主幹道,進而,有望出小區,進城鄉,上山下河,且看清陰垂柳沿岸連綿雲山外。主幹道在此橫切,形成一個丁字口,形勢險惡,萬夫不當。由此,格局出矣,氣象生焉,豪邁涌兮:出門左轉,迎面十來米處,危杆聳立,黑黢黢的探頭沖著你。其實是兩個探頭,它們背靠背,監控東西,不正向掃描小道,卻歪著脖子直射柴門。跟它打個照面,道過早安晚安,有時加送一頭草泥馬,立馬右轉,前方三十米處,又是一個黑頭危立。同樣是背靠背的兩兄弟,掌管南北。這兩處切近體己,均自帶照明,用的是高科技新玩意兒。丁字口交通要道,除此之外,偏往東南方,地勢稍高,另立一桿,再裝兩個探頭,兼顧東南與西北。如此,五米方圓,共置四個探頭,前後左右,合攏照看宇宙蒼生。往丁字一橫的左邊走,東向斜抵扇軸,每距二十來米,各有一個探頭。往丁字一橫的右邊走,西向不遠分叉,路分兩條,再有兩個探頭,分別照看來去。因有一個探頭眺望西南,將寒舍撇開不管不顧,故爾至此共計九個探頭,十面埋伏,百般體貼,千般殷勤,萬分周到,全方位伺候。

掃花游,聲聲慢,流觴事遠繞樑斷,洒家有福,旖歟盛哉!

我早晚散步,免不了抬頭望它們一眼,彼此探頭探腦,後來慢慢地也懶得望了。有時十天半月不出門,竟把它們忘了,待出門轉身抬頭就瞅見個黑黢黢的鐵傢伙正對著自己,還有點兒一驚一乍的,頃刻又想起這是平安工程,喲,莫驚,莫詫。

平安工程,公家出錢,主要是安裝監控系統。統一部署,用的是納稅人的血汗。設計探頭的科技公司,生產設備的上下游廠家,安裝系統的包工頭,一條龍,食物鏈,都賺得盆滿缽滿。神州大地,遍布城鄉,數以億計的探頭,一筆大買賣嘛。據說政府採購,工程分片發包,包而復包,層層疊疊,姐夫郎舅,油水也挺大,不知真假。馬路上一桿橫立,而探頭數十,仿佛倦鳥棲枝,遂為尋常景象。總之,人人參與,個個賺錢,公私聚力,上下合謀,同分一杯羹,而都層層加碼,最後讓每個人都時時處處、春夏秋冬生活在鏡頭之下。

我家門前探頭多,而一想到探頭後面有雙眼睛陰鷙森森地整天價兒在盯著你,在照看你,心裡甭提多舒服。有時候不免瞎想,那可能是雙倦怠渾濁的眼睛,因整天盯著螢幕而充滿血絲,也充滿怨憤。也可能明眸清澈,如同他或者她那稚氣未脫的臉龐,自認為明白這份工作的意義,為身為一顆螺絲釘納入這部龐大機器而自豪。更有可能的是一副飄忽的眼神,一顆恍惚的心神,一腔麻木不仁的精神,它們聚集堆砌於一具痴肥的肉身。但無論是哪種情形,那裡有一部機器在運作,那裡有一雙人眼在盯梢,則必定無疑也。

在《光明共和國》這部小說中,當代西班牙新銳作家安德烈斯·巴爾瓦曾經寫下這樣一句話,詩意盎然,哲理悠然,蘊藉軒然:「看倦了同一種風景後,大地開始行走,於是誕生了河流。」如此,則鏡頭裡的風景,總有看倦了的那一天,或者,被看倦了的那一天,而太原倉窄,臨潼關隘,等待它的必是大河奔流,洪水滔滔。

耶誕二0二0年十二月七日,庚子十月廿三,節氣大寒

從大牆外返家匆草,故河道旁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SupChin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219/15357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