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反抗專制 白俄民眾的抗爭與40年前的波蘭團結工會運動

白俄羅斯民眾要求盧卡申科下台的示威活動持續了將近兩個月,抗議勢頭至今不減。恰好在40年前,著名的波蘭團結工會運動誕生,從而推動了波蘭和東歐共產黨政權最終垮台。白俄羅斯民眾如今反抗專制政權的抗議示威讓許多人想起當年的波蘭。

白俄羅斯民眾遊行示威要求盧卡申科下台。(2020年9月27日)

俄羅斯民眾要求盧卡申科下台的示威活動持續了將近兩個月,抗議勢頭至今不減。恰好在40年前,著名的波蘭團結工會運動誕生,從而推動了波蘭和東歐共產黨政權最終垮台。白俄羅斯民眾如今反抗專制政權的抗議示威讓許多人想起當年的波蘭。

抗議勢頭不減迫害變本加厲

9月27日星期天,白俄羅斯各大城市民眾再次走上街頭示威要求盧卡申科下台。當天是抗議活動進入第50天。8月9日白俄羅斯總統大選後爆發的抗議示威活動絲毫沒有任何減弱的跡象。許多白俄羅斯獨立媒體報導,在首都明斯克,當天參加抗議示威活動的人數仍然能超過10萬人。

上個星期9月23日,為了躲避抗議活動,盧卡申科為自己秘密舉行了總統就職典禮。典禮沒有現場直播,白俄羅斯官方事後發布了有關視頻和圖片。與中國和俄羅斯完全不同,一些波羅的海國家都拒絕承認盧卡申科是白俄羅斯的合法總統。

但白俄羅斯政治學者卡爾巴列維奇說,在與示威民眾的對峙中,盧卡申科似乎又重新找回自信,他感覺到自己將成為勝利一方,因此開始更多迫害行動,未來可能變本加厲,這包括開始清洗同情和支持示威的國家機構,官方宣傳媒體的工作人員,打壓支持示威的體育界,工會等各界人士。

目前每次抗議示威活動都會有大批人士被捕。白俄羅斯著名人權活動機構「春天」表示,在星期天的抗議示威中,有多達300多人被捕。在西部的格羅茲諾和其他幾個大城市,軍警星期天動用了催淚瓦斯和震盪炸彈驅散示威民眾。

由反對派人士組建,試圖推動白俄羅斯和平移交政權的協調委員會的許多主要成員目前或是被捕,或是被迫逃亡國外。白俄羅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阿列克西耶維奇也是協調委員會的主要成員,盧卡申科一度曾想對她下手,在一個多星期前形勢最緊張的幾天中,十幾個歐盟國家駐白俄羅斯大使在阿列克西耶維奇在明斯克的住宅家中徹夜駐守,保護和阻止了盧卡申科的秘密警察逮捕這位諾貝爾獎得主。

民眾抗爭勇氣如同團結工會

面對專制政權的打壓迫害,白俄羅斯民眾堅韌不拔的抗爭精神和勇氣更讓越來越多的人敬佩,也讓很多人聯想到了波蘭的團結工會運動。

白俄羅斯民眾示威正好趕上了鄰國波蘭在8月和9月舉行各種活動,紀念曾經改變波蘭歷史的團結工會運動誕生40周年。波蘭總統,總理和其他高官都參加了這些紀念活動。波蘭中央銀行和國家郵局為此專門發行了紀念銀幣和郵票。

許多波蘭媒體人士為此特別把1980年的波蘭8月與2020年的白俄羅斯8月相比較分析。9月26日星期六在華沙波蘭國家體育場舉行的支持白俄羅斯民眾,與白俄羅斯團結的大型音樂晚會上,波蘭總理莫拉維茨基現場發表講話說,恰好在40年前,團結工會運動在波蘭誕生,從那時起,波蘭民眾向專制政權侵犯公民權利的行為說不。他說,40年後的今天,白俄羅斯民眾為爭取自由而抗爭,波蘭應該與白俄羅斯共同站在一起。

俄羅斯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波蘭與白俄羅斯在歷史和文化上擁有密切聯繫,波蘭民主運動歷史無疑對白俄羅斯能產生重要影響。但更重要的是,今天白俄羅斯的抗議活動就如同當年團結工會運動一樣,都從社會基層開始,反映了民眾對專制政權的真正不滿,這讓許多官方宣傳蒼白無力。

尼科里斯基:「這就如同波蘭的團結工會運動一樣,當團結工會運動興起時,你無法說這一抗議活動受到西方支持,因為參加活動的人都是普通工人,領袖華勒沙更是普通電工,這同西方沒有任何聯繫,讓官方宣傳不攻自破。」

尼科里斯基說,共產黨政權對待抗議活動時,經常把知識界人士流放到國外。但面對幾十萬和上百萬的普通抗議工人,執政當局當時毫無對策。他說,在當時的蘇聯時代,每當聽到波蘭的列寧造船廠,或是巴黎公社造船廠的工人罷工抗議時,類似的字句都能對當時的蘇聯人產生衝擊作用。

波蘭總統杜達9月25日訪問義大利梵蒂岡教廷時,也特別同教宗和其他高級神職人員討論了白俄羅斯局勢,團結工會誕生40周年,以及已故的波蘭籍教皇約翰保羅二世今年誕辰100周年等議題。約翰保羅二世成為教皇后,從1979年起曾多次訪問波蘭,對絕大多數信奉天主教的波蘭工人來說,教皇的訪問當時都起到了鼓舞作用。

波蘭經驗:工人、知識界與教會聯合起來

1980年7月初,因為不滿工人食堂食品價格上漲,波蘭幾個小城市的工廠工人開始抗議罷工。罷工運動隨後蔓延到了大城市,以及波羅的海沿岸。許多軍工企業和交通行業等紛紛加入。當格但斯克列寧造船廠的工人在華勒沙的領導下在8月中旬宣布罷工後,罷工活動達到高潮。罷工工人除了提出增加工資和休息時間,改善工人待遇外,也加入了更多的政治訴求,包括要求當局允許工人享受罷工權和組建獨立的工會等。

許多波蘭歷史學家說,二戰結束,共產黨在波蘭執政掌權後,波蘭人爭取自由的抗爭行動就從未停止,但每個時代都有不同特點。60年代的抗議活動主要以大學生和知識界為主,但工人並沒有加入進來。到70年代時,抗議活動以工人為主,但知識界當時卻在旁觀。與此同時,70年代時,波蘭已經開始出現一些由知識界人士組建的爭取波蘭民主自由的小團體,包括捍衛工人委員會等,儘管它們勢單力薄,但卻為波蘭後來的民主轉型打下基礎和培養了人才。

1980年夏季的罷工活動開始後,工人和知識界兩個階層都意識到,這兩股力量必須聯合和團結在一起,那樣才能取得勝利並避免被專制政權各個擊破.這導致首都華沙等大城市的知識界人士在8月後紛紛加入工人罷工活動,他們為罷工工人出謀劃策,為被捕的罷工工人提供法律支援。稍後,波蘭天主教力量也匯入到了抗議浪潮中,團結工會正是在這一背景下誕生。當時的波蘭共產黨政權在民眾抗議壓力下終於讓步,被迫在1980年的8月末和9月與罷工工人代表簽署協議,滿足罷工工人條件,並承認團結工會合法。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929/1506146.html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