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清華留美女博士開槍射殺丈夫 與屍共處7天

愛你就是傷害你的理由

2005年8月20日清晨,一所美國公寓內,中國留學生田羽(化名)叫醒熟睡中的丈夫,讓他起來跟自己談談,丈夫顯露出厭煩的表情,翻身繼續睡。

田羽下床拉開抽屜,拿出一把槍,對準丈夫的後腦勺開了一槍,丈夫再也沒能醒來。

事後,她跟丈夫的屍體在臥室共處了整整一周。有記者後來採訪她,問她那一周的感受。

她坦然回答:「我並沒有害怕的感覺,哪怕他又復活過來把我掐死我都覺得沒關係。」

究竟是怎樣黑暗的經歷讓田羽做出如此恐怖的行徑?

而查看田羽的成長履歷,她這一路走來不僅不黑暗,而且稱得上「金光閃閃」。

她本科畢業於清華大學,被保送至美國普渡大學讀碩士研究生,案發時她已碩士畢業,留校任助教,並同時攻讀博士學位。

而她的丈夫是她的清華同學,以陪讀的身份來到美國,也讀了一個機械專業的研究生。

在外人看來,這是一對學術伉儷,等待他們的是遠大的前程和美滿的生活。

殊不知,面對丈夫,田羽一直是自卑的。

她曾經問過丈夫:「我又不漂亮,你為什麼愛我?」

丈夫回答:「因為你可愛呀。」

可田羽說,「我一點都不覺得我可愛。」言外之意,她覺得丈夫在敷衍她。

對於自己的畫畫手藝,田羽特別希望得到丈夫的肯定。周圍有同學誇她畫畫厲害,她每次拿著自己的畫作給丈夫看,丈夫都嗤之以鼻。

自己不漂亮、不可愛,特長也不被丈夫欣賞,那他為什麼要跟自己在一起?

於是田羽猜測,丈夫根本不愛她,而是為了利用她——他以陪讀的身份到美國,又用田羽的獎學金讀了研究生,現在他也拿到了自己的獎學金,就事事對田羽看不順眼了。

再加上田羽與丈夫有著很大的性格差異,田羽就希望兩人待在狹窄的公寓裡,過溫馨的兩人世界,但丈夫性格外向、人緣廣,喜歡交際。

每次聚會丈夫想要拉著田羽一起參加的時候,田羽都悶悶不樂,覺得丈夫不體諒自己的心情。

種種矛盾,讓在異國本應甜蜜互依的小兩口經常發生爭吵。

2004年聖誕節,田羽與丈夫發生了第一次暴力衝突,兩人發生口角後,田羽說自己吵不過丈夫,就拿起了一把刀,捅傷了他。

隨後,她受到美國警方指控。幾乎就在同時,她被普渡大學開除。美國警方判他們禁止接觸,就在被判禁止接觸期間,田羽的丈夫花了5000美金將她保釋出來。

在被保釋期間,兩人再次發生矛盾。這次,丈夫執意要跟田羽離婚。

「既然跟他結婚了,就不要想著分開、離婚啊這種事情。如果離了婚,他就可以開開心心地找另一個人,那我可能就鬱鬱而終了,很痛苦地過一輩子,孤獨地死去。那我想到早死不如晚死,長痛不如短痛,現在把他解決了算了。我找不到更好的方式來解救我自己,要麼他把我殺了也行,要麼我們就同歸於盡。」

就是在這種想法的支配下,發生了開頭的那一幕。

為何如此殘忍?

田羽是一個自閉孤僻、猜疑心重的人。縱觀她的生活,除了學習,就是丈夫。

李玫瑾教授曾經說過,人要吃五穀雜糧,一天也要做起碼3件以上的事。如果整天就做一件事,心理很容易出毛病。要多看書、學習、經歷,你接觸的東西越多,越不拘泥於偏執的情緒。

正是因為人際關係單一、活動範圍狹窄,所以田羽才會對丈夫愛自己什麼、不愛自己什麼、應該怎麼做……這些問題耿耿於懷。

其實像田羽跟丈夫之間的「不合拍」,很多家庭都有,但別的家庭中的妻子會有其他愛好、興趣和交際,這就將這種「不合拍」沖淡了,而田羽則是無限放大了。

田羽對丈夫的愛,與其說是愛,不如說是一種需求。

有人說,她對丈夫的愛其實是一種「自私的表現」,這種「自私」,不是倫理或者道德上的自私,而是一種心理上的過度自我的東西在擴大。

她解決問題的模式只有一種,因為她的感覺是單一的,解決問題的模式也是單一的,而且不會再增加。

面對田羽跟丈夫的矛盾,如果是一個會多元化處理問題的人,可能她會選擇你先陪我一個小時、陪我吃頓飯,你再出去跟你的朋友們交際。

但田羽不會這樣處理,她的弦繃得太緊了。

她內心深處對關係的需求是很單一的,其他的關係沒辦法進入到她的內心。

不要再做冷漠的學習機器

田羽收監後,在監獄中的表現也格格不入。

據監獄相關工作人員說:

「幼兒園的孩子都可以解決的問題,到她那裡就完全過不了,她覺得會是一個很大的坎兒。誰碰了我一下,誰挨了我一下,很多雞毛蒜皮的事情都會引起矛盾和衝突,完全跟人相處不了。」

據她的獄友說:

「她完全不喜歡被人觸碰自己的私人物品,甚至為此大發雷霆。一天之中她會反反覆覆用很長時間來洗手。晚上睡覺的時候,她洗了手就會側著身走,生怕碰到哪個人。其他人打的飯她不吃,她必須自己拿著那個勺子自己打第一勺。曬衣服她都會把自己的衣服捲成一團,生怕碰到哪個人的衣服。」

由此可以看出,田羽是一個非常封閉、防禦心理很強的人。

多年的學習沒有讓她成為一個豐富、多元的人,而讓她成為一個冷漠的「學習機器」。

她的學習並沒有注入情感的力量,沒有注入血脈。她學習只是為了獲得知識、獲取一個優秀的分數,重複她的自我感。

人都是「社會化動物」,顯然田羽的表現並沒有完成社會化,她不想與人產生連接、與世界產生連接,她多年來的固化思維是:只要我認真努力學習,取得優異成績就可以了。

這樣的人又怎能得到一個快樂的人生呢?

將自己的情感能力不要建立在「優秀」上,而是建立在我可愛、我被人喜歡上,這樣才能獲得快樂。

想要講田羽的案例,是因為太多高材生都有內向孤僻的性格,這樣的性格註定思維模式比較單一而且得不到很多快樂,希望大家能從田羽的個例中,得到一些啟發。

田羽今年就要出獄了,也希望她能忘記過去,建立一個全新的自我。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爆米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930/1506647.html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