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從投希拉蕊到投川普:一個華人的自白

是的,國外的人們對川普印象並不好,我在國外旅行時一直感受到這一點,我完全理解他們的感受。

在某種程度上、在許多方面,我也跟他們有同感。而且我也並不是一個川粉,我來美國30多年,凡是看到電視上出現川普,我從來就是轉換頻道的。上次投票,我是投希拉蕊的。川普上台,當時我很失望。真的!沒騙你。

川普是一個實用主義者,他在意識形態上屬於非常保守的。我從來就是理想主義者,在意識形態上我是偏左的,是站在勞動階層和弱勢群體一邊的。我這樣的社會經濟地位、以及我的政治理念與川普格格不入,我而且沒有宗教信仰,我怎麼會是川普的粉絲呢?

但是我這次非投川普一票不可!

我來給你談談為什麼?

從簡單角度說來,是因為我生活在美國,同時我喜歡旅行交友,對國外、包括中G的歷史和現狀都有比較認真的瞭解。

在歐美的所謂的「前沿移民國家」,也就是移民大批湧入並成為該國公民的國家,特別是美國,近30年來發生的社會及經濟結構的變化,跟在你們種族變化不大的國家如日本,我們的日常生活感受其實是與你們不一樣的。

你不知道,我經常來日本旅遊,其實不是完全是來觀光的。我是衝著欣賞日本的那種日本強勢本土文化的環境來的,我是衝著日本社會制度的明確、法律制度的尊嚴、國民文明的素質、社會次序的穩定而來的。

我們在美國生活雖然也優裕,但我感覺到我們卻正在一步步地在失去我們的人身安全、財產保障、以及政治權利的真正平等。

我們不喜歡的事情卻很無奈地在美國社會中不斷上演,不斷地令我們熱愛美國的人們感到沮喪。

當然,我們想從美國再移民到日本來是根本不可能的。文化上、經濟上、語言上、習慣上各方面我們早已適應了美國的一套,所以不可能再把美國的生活方式搬到日本來的。

你知道的,目前美國社會並不安定,人民財產也不安全,憲法賦予國民的權利也並不公正,連警察都不敢隨便去抓捕罪犯,因為萬一警察自身生命受到危險而開槍打死罪犯,其後果是警察入獄、政客下跪、罪犯獲得巨額賠償。

你在日本很難想像暴民可以攔路搶劫,甚至登堂入室,上街縱火,擄掠商家,而警察則是姍姍來遲的情況?

你很難想像現在在美國同性戀的權益要高過不是同性戀或變性人或變態人的普羅大眾的權益這種現實?

你很難想像美國正在不停地削減警察、公共運輸、市政建設等等的預算,而不斷增加政府對非法移民、城市貧民、犯罪人口等等的經濟資助,讓這些人進一步地變懶、變壞、變得進一步地長期依賴社會福利和救濟?

我舉個例子說明:我們在美國通過了歐巴馬的全民醫療法之後,我以為我們全社會能夠像加拿大、日本、台灣一樣享受全民醫療保險了。其實不然,美國的醫療體制並沒改變

像我們靠僱主負擔的職員仍舊是靠原來的僱主保險,但我們的自付額則不可避免地越漲越高了。以前負擔不起自費醫療保險的個人現在依法必須買保險,他們更負擔不起越來越重的醫療保險了!

那麼是誰從這些諸如歐巴馬醫政策中得到好處呢?答案我一直想不通:是我前面指出的那些「非法移民、城市貧民、犯罪人口」。

這些人現在法律規定他們必須得到免費的醫保。這還不夠,他們還受到各種各樣的補助和救濟,連監牢裡放出來的犯人都可以人手一個發放免費手機!

要知道,我們的手機是要我們自己購買並每月付話費的。但是有沈重負擔的納稅人卻越來越要為民主黨的劫富濟貧政策買單,以便他們造就出更多的懶人與寄生蟲。

民主黨當今的政策沒有想到去讓所謂的弱勢群體為社會開始作出貢獻,但卻越來越增加我們納稅人的負擔,把窮人的窮歸結為社會對他們照顧不周。把壞人的懷歸結為社會對他們的不公。

二三十年來我們美國納稅人這樣的犧牲是否給我們納稅人帶來任何好處嗎?

沒有!我們看到的卻是在經濟上我們的地產稅、所得稅、增值稅、銷售稅越來越高,針對通貨膨脹而言,我們的相對收入越來越低。

在政治生活中,我們越來越必須謹小慎微,不能說錯一句話,明知自己在工作崗位上、在大學入學時、在法律訴訟中受到反向歧視和不公正待遇也只能忍氣吞聲。眼睜睜地看著整個社會對「弱勢群體」大肆優待,心弱弱地害怕自己在政治上犯了不正確的大錯。

黑人們在貧民區里可以拉幫結派,聚眾鬥毆。他們可以到貧民區外偷盜搶劫而別的族裔民眾只能偷偷地相互規勸自己火燭小心,不能露富,更不能張揚。

警察必須異常小心,不能正常執法,不能隨意抓捕黑人、非法移民,因為黑人受政治正確保護,而非法移民受「安全避風塘法」保護。常常有因為警察鎮壓罪犯,但因為罪犯是黑人,於是就演變成了警察鎮壓黑人事件。很多情況你們在日本沒有這種種族環境,你們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天天卻在美國發生。

今天在美國發生的事情本來是美國本身特定的文化問題。

可是今天的民主黨大踏步地向左轉,把原本是文化差異、文化衝突的問題,上升到了政治正確的問題。

今天這個原本推動進步的政黨已經從美國社會的進步勢力,轉變成了一種顛覆美國傳統價值和正常社會次序的一股受極端主義控制的反動勢力。

美國的民主黨正在被一群不明真相的理想主義者所盲目推動,被一群不懷好意的G參Z義者所暗中利用。這一點你沒有生活在美國是很難感受到的。

在這個世界上,一些事情單從理論上去把它講通是遠遠不夠的,要弄懂美國今天的社會問題和政治鬥爭,首先我們必須要生活在美國,從感受上把它弄懂。

我們首先必須要有切膚之痛才能明白,我們以前的美好願望被人利用了!

我小時候看過《西遊記》,但長大後早就忘記其中的主題思想了。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我們都是唐僧!唐僧一味地同情白骨精,醜化孫悟空,結果災難連連。我就是經過了十幾年在心裡的苦苦掙扎,才終於明白,今天是時候了!我必須告別墮落的天使,而擁抱救贖的「魔鬼」。

四年前,在川普勝選的那天,美國有記者採訪中西部那些原本應該投希拉蕊一票,但反而改投川普一票的那些改變美國歷史的選民,那些平時星期天都會去教堂的淳樸的美國主流人民。其中有一個選民對記者說出了一句他為什麼改選川普理由的話來,我至今印象深刻:

「Sometimes, God sends a devil to finish what angels have failed.」(有時候,上帝會派來魔鬼,去完成天使的未盡之業。)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告非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1/1510926.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