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共產主義黑皮書》:波爾布特

—第四部分 亞洲的共產主義:在再教育與大屠殺之間(119)

作者: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正體簡體

典型的暴君

史達林毛澤東留下了很深的個人印記,以至於他們的死帶來了相當大的變化,尤其是在鎮壓的規模和範圍上。那波爾布特又怎麼樣呢?這個本名叫沙洛特紹的人自始至終都存在於柬埔寨共產主義的歷史中,不提他而談及共產主義,是不可能的。他的性格中可察覺的特徵與其政權最血腥的暴行有關,也是毋庸質疑的。他遙遠的過去非常複雜。他試圖樹立起來一個革命傳奇來取代自己的過去。兩者幾無相似之處。他有一個姐姐和堂姐,她們是莫尼旺國王的舞女和嬪妃。他還有一個哥哥,在宮廷為官,直到1975年。他自己的部分童年就是在這個古老君主國的核心圈子裡度過的。人們可以很容易地想像到由此產生的內疚感以及隨之產生的摧毀舊世界的願望。波爾布特似已更深地陷入另類現實中,也許是因為他不能甘心接受自己的經歷。作為一名共產黨幹部(apparatchik),他從小就野心勃勃,更多是面對家裡的小群體的時候,而不是在面對人群的時候。他於1963年開始在叢林營地或廢棄的金邊的秘密藏身處與世隔絕地生活。這些地方,甚至在今天也鮮為人知。隨著時間的流逝,他似乎變得越來越偏執。即使他是無所不能的,每個前來聽從他的命令的人也會被搜身。他不斷地從一個住處搬到另一個住處,懷疑他的廚師企圖毒死他,並曾處決了那些「犯有」導致停電罪的電工。

1978年8月,在他與瑞典電視台一名記者的對話中,他的著魔顯而易見:

「閣下能否向觀眾說明,您認為過去三年半里什麼是民主柬埔寨最大的成就?」

「我們最大的成就……是挫敗了所有的陰謀和共謀、破壞活動、政變企圖以及敵視政權的各類敵人所實施的一切其它侵略行為。」

這肯定被視為無意中極大地承認了該政權的失敗。

波爾布特毫無疑問具有兩面性。從20世紀50年代至80年代,他經常被描述為一個敏感而膽小的人,愛讀法國詩歌、受到其學生的廣泛喜愛,並且是一名熱心和熱情的革命宣傳者。但作為一名政客,他逮捕了他的一些老戰友,其中包括幾個曾經相信自己是其密友的人。他從未回答過他們的請求信,卻授權對他們動用可能最嚴重的酷刑,並最終將他們殺死。他潰敗後在1981年一次幹部研討會上的「贖罪」演說,成為偽善的典型:

他說,他知道,國內很多人都恨他,相信他應對那些殺戮負責。他說,他知道很多人都死了。在這麼說時,他差點失控痛哭起來。他說他必須承擔責任,因為他的政策太左了,因為他沒有適當地掌握所發生事件的動態。他說,自己就像一座房子裡的主人,不知道孩子們在做什麼,而且他太信任人了……他們會告訴他不真實的事情,告訴他,一切都很好,但這個人或那個人是叛徒。最後,他們成了真正的叛徒。主要問題是由越南人組成的幹部。

另一份發人深省的證詞是由他最年長的一位同事、他的連襟英薩利所提供的。英薩利後來指責他狂妄自大:「波爾布特認為,在軍事和經濟事務、衛生、歌曲創作、音樂和舞蹈、烹飪、時尚方面以及其它一切事情上,甚至是撒謊的藝術上,自己都是無與倫比的天才。波爾布特認為,他高於整個星球上其他所有人。他是地球上的神。」這幅肖像與史達林的某些肖像有著顯著的相似之處。這難道僅僅是個巧合?(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2/1511164.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