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林忌:這國一反 習近平一帶一路夢碎

—吉爾吉斯證 一帶一路崩潰

作者:
無論今次其政變結果如何,因為其政治與經濟的結構問題,吉爾吉斯人的憤怒矛頭,最終都必然會指向中國──任何政治人物要嘗試解決問題,都必定只能把責任指向中國一方。可以預見的是,由最輕微的抵賴債務,甚至全面排中,終止以往的合作,限制中國公司,或者清查以至重新審議以往與中國簽訂的協議,以至合作工程,或者倒向俄國,甚至是美國方面。

吉爾吉斯位於新疆南疆的阿克蘇以西,喀什的西北,屬前蘇聯中亞五國,其中與中國有邊境接壤的三國之一;由於南邊的塔吉克,只有一個海拔高達4368米的陸路關口,每年冬天有5個月封關,因此西連烏茲別克與塔吉克,北連哈薩克的吉爾吉斯,正是中共打算經營「一帶一路」西進的必經關口,是戰略要衝之地。

然而正是這個國家,近年不斷爆發反中浪潮,原因非常簡單──由於屬首批「倡議」一帶一路的國家,中國資金與公司大量湧進,帶來了一連串的典型問題,包括高達全國43%的外債屬中國債,而總債務占全國GDP近六成之多;以此推算,除非吉爾吉斯長期能保持5%以上的高速經濟發展,否則幾乎無法債還各國特別是中國的債務,正是「一帶一路債務陷阱」的典型例子。

至於中國資金帶來的問題,大家都耳熟能詳──最大筆資金都是用來賄賂官員,借債興建大量大白象工程,批出合約給中國公司營運與承建,買起當地的礦產、基建,換來的就是豆腐渣工程,中國員工與當地人民的種族衝突;掘礦污染當地水源,在當地的「貿易物流中心」變中國租界,批出壟斷供電的電廠合約,完工後長期斷電癱瘓,最後被揭發如前總理伊沙科夫(Saper Isakov)的貪污案,其口供指相關合約與工程,完全由中國方面決定控制。

因此近年來,類似的爭議已多次觸發反中國的示威浪潮,如2019年的爆發時,抗議者不但要求限制中國公司,更要求驅逐來自中國的非法移民,禁止兩國人民通婚,全面限制中國移民數量等;這些「本土議題」,大家應該非常熟識,亦種下了吉爾吉斯人民,對舉國政治貪污腐化的不滿。種「一帶一路」的因,結革命與政變的果,這時候卻鮮見平日批判西方是帝國主義、殖民主義的,又或者常問大家,為何不關心窮國問題的,那些自命左翼人士,關心一下中共在中亞的中華帝國主義呢?

才在上月(9月)13-14日中共外長王毅前往訪問時,就收到了吉爾吉斯要求,指因為武漢肺炎疫情嚴重,如因各國封關措施,令其六份一人口的跨國勞工無法謀生,而重創其經濟,因此要求中國主動減輕其債務;然而中國一直對此沒有回應,口惠而實不至,結果就是大選舞弊的爭議,然後爆發革命與政變。

因此無論今次其政變結果如何,因為其政治與經濟的結構問題,吉爾吉斯人的憤怒矛頭,最終都必然會指向中國──任何政治人物要嘗試解決問題,都必定只能把責任指向中國一方。可以預見的是,由最輕微的抵賴債務,甚至全面排中,終止以往的合作,限制中國公司,或者清查以至重新審議以往與中國簽訂的協議,以至合作工程,或者倒向俄國,甚至是美國方面。

中共即使想進一步加碼「收買」,首先要在今日疫情之下還有足夠的財力,然後就擔心會成為「榜樣」,令全球向中共借債的國家跟進,要求延期債還甚至是「取消」其債務;由壞帳到喪失盟友,甚至變成在邊境煽動一個敵對政權,這就是「一帶一路」崩壞的最好例子,證明其愚不可及。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3/1511492.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