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韓戰回憶錄 瞞騙世界53年的軍事政治秘密

作者:
一位朝鮮人民軍軍團參謀長說,以蘇軍相對落後裝備,正面進攻美軍陣地,根本攻不動,使用朝鮮人民軍沒打過仗的新兵更是前去送死。金日成將軍犧牲中國人四個師作尖刀,從他的立場看很聰明果斷也很殘酷。現在看來,聯合國軍1950年秋仁川登陸前後的朝鮮戰場,完全是中國軍隊包打天下,除了100多萬解放軍官兵冒充志願軍喪命朝鮮,還有四個師的先頭部隊冤魂。

 

志願軍秘密跨過鴨綠江赴朝作戰

(1)瞞騙世界53年的軍事政治秘密

1950年10月我在遼寧安東(今丹東)解放軍某部當文化教員。

(一)由和平走向戰爭

由和平走向戰爭是那樣的突然,令人猝不及防。1950年10月20日這一天,下午打了一場籃球,晚上允許外出,機關人員相約去看戲,安東市劇場很集中,這邊大幅廣告《小二黑結婚》,那邊是《七本怪俠歐陽德》,大家都好武,選擇了武戲。戲班走江湖,闖碼頭很注意燈光布景與迎合潮流,完全按《彭公案》小說情節演出連台本戲,正看得熱鬧:三請金眼雕邱成,夾壁牆被識破打開,白須白髮有金鐘罩、鐵布衫絕頂功夫的老俠邊唱邊搖槳在湖上亮相;帶著方框眼鏡,無冬無夏總翻穿著羊皮襖,腳登大棉靴,舞著銅杆大菸袋的怪俠歐陽德與女賊五花娘打鬥中又穿插雙人舞……,正看到半出,通訊員通知轉移駐防。到了新駐地,章文書搶先挑了臨窗的好地方打開背包,鋪開軍用棉被,我還不太高興。沒等我打開背包,又來了軍令,馬上出發跨過鴨綠江。

參謀、幹事們擠在卡車帆布棚內,我在車尾,看著卡車兩側步行的步兵戰士一列縱隊地行軍,過了安東(如今早已改名為丹東)鴨綠江大橋,進入北朝鮮境內。班長、排長們的厲聲惡罵便不斷傳來:「媽拉X的,跟上!」「媽拉巴只的,給我跟上!」

動作稍微慢的步兵們「被驅不若犬與雞」在卡車車隊的間隔縫隙中,連竄帶跑地穿行。

我強忍著瞌睡(往常夜十二點後早已吹過熄燈號熟睡),終於昏昏入睡……

到下半夜,卡車之下步兵隊伍不見了,只見三三兩兩掉隊計程車兵,半瘸半拐地趕路,大概腳上都磨出了血泡。(奇怪的是步行比汽車還快)。天亮了,軍車拐入小山村,我昏頭昏腦地被安排在一小間小學教室。在講台前金日成大相片鏡框下枕著背包倒頭便睡。不知過了幾分鐘,馬上又被轟起,機關與部隊一律山上宿營。空氣與環境的清新使我振奮清醒,地圖上的丘陵在人眼中的具體模樣竟是那樣靜悄悄地清新俏麗,山樑頂上的松林相連接,象搭起涼棚的長廊,龐大的部隊早已隱匿不見,深藏在青山密林之中,一個團因埋鍋做飯,暴露火光被美軍飛機發現,遭到重大傷亡。

(二)山村遇怪俠

軍部調來一位司藥,暫充翻譯,見他與一位游擊隊長交談,大家便圍上前。共產黨人國際相逢不忘介紹光榮歷史,這位朴翻譯首先介紹紅軍的長征,從含糊的語音中也能聽出類似「皮帶」的聲音,----這支部隊的前身紅一方面軍如何爬雪山、過草地,在長征中忍飢挨餓連皮帶都煮著吃了。不料都是小巫見大巫,竟引出對方更驚人的故事。

由於五十多年光陰的洗刷,對於這位游擊隊長的裝束,已經記憶不清,但印象之怪卻經久不變:既非軍裝,也不是民裝,總之怪異得出奇,東拼西湊,揀來的破爛,象是從歷史中鑽出來的一個古代俠士,卻斜掛著一支中國解放軍獨有的盒子炮(陳舊的德國造匣槍,俗稱「自來德」或叫大號盒子,即裝在木匣中,而木匣又可作為槍柄插接在槍柄,抵住肩胛準確射擊)使我想起了前夜安東市戲台怪俠,「我們的傷員都是請求戰友開槍打死自己」,原來他會說中國話,而且還是中國人。周圍傍聽的以紅軍後代自豪的第四野戰軍的幹部們聽到了遠遠超過紅軍挨餓的慘烈故事。

原來第四野戰軍中有大量延邊朝鮮族中國官兵(當時叫朝鮮族幹部與戰士),1950年一律上調,重新編制組成四個師,秘密調往朝鮮,緯度38度線韓國邊界附近。1950年6月25日朝鮮人民軍發動進攻之後,金日成就把他們用在刀尖上,這位怪俠說朝鮮人民軍都是按蘇軍條令訓練的兵好看不中用,根本打不了仗,對付美軍打陣地戰根本攻不動,(後來第四次戰役也證明一打就垮)這中國的四個師熟練地打運動戰:穿插、分割、圍殲,從不正面攻擊,美韓軍隊莫明其妙被從後面包抄,受到驚嚇,急速撤退勢如破竹,直退到金山、大丘海邊,美軍才拚死抵抗。

「打下漢城,我們個個叫花子一樣,破衣爛衫,面黃肌瘦,怕被市民看見,影響不好,趕忙出城整頓,調來人民軍舉行入城式:軍容整齊,蘇式裝備,俄式正步,韓國市民都以為漢城是朝鮮人民軍攻下的,軍威顯赫,只能作展覽用。

直到美軍仁川登陸,四個中國師被截斷在南韓,背腹受敵,南北夾擊,只好鑽入大山,在荒山野嶺披荊斬棘,鑽原始林莽,闖無人之路,忍飢挨餓,就這樣還常常衝下大山占領美軍後方城鎮,掠奪給養彈藥,再鑽山北進,負傷的戰士沒人背得動,餓著肚子爬山都夠嗆。只好請求戰友朝著太陽穴上開槍,我也親手打死過哀求開槍的同族戰友和同學。從大山越過三十八度線活著回來的幾乎沒剩下幾個,四個師大部分留在30度線那邊,屍骨拋在韓國的荒山野嶺……」。

這人東北口音,象一般朝鮮族中國人咬字不清,如「小」與「少」不分,他知道第四野戰軍各部暗號,知道南海部(40軍)首長丁盛、韓先楚等人名字,參加過海南島戰役,說來頭頭是道,不象瞎編亂侃:延邊朝鮮族的朴司藥,也證實有四個師朝鮮族中國人臨時抽調組編入朝作戰的事。我後來遇到的一位朝鮮人民軍軍團參謀長就是其中之一人,也親口承認此事。他說以蘇軍相對落後裝備,正面進攻美軍陣地,根本攻不動,使用朝鮮人民軍沒打過仗的新兵更是前去送死,金日成將軍犧牲中國人四個師作尖刀,從他的立場看很聰明果斷也很殘酷。

現在看來,聯合國軍1950年秋仁川登陸前後的朝鮮戰場,完全是中國軍隊包打天下,除了100多萬解放軍官兵冒充志願軍喪命朝鮮,還有四個師的先頭部隊冤魂。這段故事,中共一直保密了50多年,至今美軍情報部門還以為「作戰象獅子一樣勇敢」,把當年美軍趕到海邊釜山、大丘的是初次作戰的朝鮮人民軍,而今天金日正時代連中國志願軍入朝作戰都不承認,更無人知道中國先期入朝四個師陣亡異鄉之事。中國共產黨吃了史達林、金日成的啞巴虧;背了蘇聯一屁股兩肋的軍火債,在60年代初大饑荒年代逼還,更加重了三千萬人的飢餓死亡,與美國結仇30年,也推遲了改革開放30年。改革開放了,還背上了飢餓鄰國的包袱,五十多年來無盡無休的乞討與援助:糧食、石油、軍事、科技,保衛了金家世襲暴君,坑害的是鄰國人民,至今乞丐流氓金正日,手持擴散的核機密,對內殘酷統治,對外訛詐中美雙方,威脅東亞和平,不給糧油還不行,成了又窮又橫的乞丐,永遠還不清的債主。江氏只得瞞著人民死撐著咬掉牙往肚子裡咽。五十年來不僅欺騙了全世界,江氏還在國內一再上演著剪輯的紀錄片《較量》打腫臉充胖子,以志願軍戰績欺騙下一代的對歷史無知的青少年仇恨美國,而生活困苦的當年志願軍人卻嚴禁上訪成為江式警察恐怖系統張網待捕的對象。

1950年10月中下旬,第二批入朝的解放軍6個軍,也是喬裝打扮,特製朝鮮人民軍棉服,冒充朝鮮軍隊,後被美機偵察發現「中國軍事單位」,毛主席才決定「喊著打」。

至於1950年夏先頭入朝的中國四個師,個個說朝鮮語,即使美軍俘去,也沒法發現。中國臨近阿富漢的新疆,臨近越南廣西,臨近緬甸雲南,都有輸出革命輸出軍隊的有利條件,可以永遠不承認。

責任編輯: 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5/1512311.html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