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微信用戶聯合會的調查 隱瞞機構信息 誤導 以及美國華人陷阱

作者:

筆者對禁和不禁微信持保留意見,但是對微信用戶聯合會所作所為存疑。

微信用戶聯合會成立之初就開始隱瞞關鍵信息,在中文說是新澤西成立的一個非盈利性的機構(我們是一個非盈利機構,家住新澤西),在英文訴狀中又把自已描述為一個正在申請501(c)(3)的非盈利組織。根據美國稅局26 U.S. code6113,作為還沒有被批准聯邦免稅資格的機構,必須清楚明白對捐款人說你的申請尚未獲得批准,如果最後沒被批准,捐款人的捐贈就不能抵扣稅款,做為律師他們向公眾請求捐款的15篇文章中找不到任何尚未被國稅局批准免稅資格的信息披露,這違反美國公益慈善組織道德規範和捐款法律,很難相信做為律師的五名發起人會犯這樣的低級錯誤。在微信用戶聯合會籌款超過100萬美元之後,筆者在9月27日聯繫了新澤西州政府註冊辦公室,政府工作人員回覆說:Please be advised that the WeChat Users Alliance is not currently registered to operate as a charitable organization in the state of New Jersey.當然有些華人有錢不在於是否退稅,問題是做為非盈利性的微信用戶聯合會必須按美國非盈利性的機構法律進行信息披露,這是最基本的非盈利性機構的要求,他們的籌款文宣必須說明還沒有獲得正式免稅地位。筆者注意微聯會網站說在9月21日就停止接受捐款,並不清楚是否如同他們所說捐款太多,還是其它原因,假如微聯會被調查,也可能會造成調查一些被FBI和國稅局認為可疑捐款人,如果捐款人正在轉換身份或者複雜的稅務問題,可能有無盡的麻煩;稍微有一些美國法律和非贏利機構背景的人都知道微信用戶聯合會的程序和法律道德問題,並且在這樣的敏感時期,肯定面對很多投訴和舉報,是否最後起訴和處罰會檢查官和法官的決定。或者是做為律師的他們故意犯這樣的失誤,以便被美國政府罰款和凍結資金的時候在次發動華人為他們的失誤捐款,打一場悲情戰鬥。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陽謀」。

微信聯合會在自己的籌款宣傳中說:「違反總統令的後果非常嚴重,會導致最高二十五萬美元的民事罰款和20年監禁」,美國從來沒有這樣的處罰案例發生。並且針對敵對外國,中國以後可能是,但現在還不是。而美國司法部的解釋不會處罰個人和商戶微信命名用者。你要籌款打官司,就應該實事求是說清楚,作為在中美兩國都受過教育的律師不應該如此誇大和添油加醋。美國司法部在9月16日發出了一個正式的信函,澄清美國政府的行政命令並不是要把用戶個人的行為和商業行為定罪,政府的禁令僅針對在美國境內的一些明顯不合法的違規「交易」之後,華微聯立即以「迫於我方訴訟壓力,美國政府開始退縮」作為吸睛誤導性大標題,當天就向華人推出又一輪的「募捐」號召,這是他們文宣上面宣布的階段性勝利,通過「勝利」讓他們的運動在華人圈得到更大範圍的傳播。這樣的忽悠讓人覺得「律師」的手段有點像古代神棍,假託鬼神先嚇人、再耍弄手法要你出錢消災,稍微有一點風吹草動,就說他們的仙術初步成功。

這也違反了新澤西州關於公益組織募款的規定,To utilize information, statements or communication that, although literally true, are presented in a manner that has the capacity to mislead the average consumer;字面意義上真實的信息或者對話,但足以使大部分普通用戶產生誤解的陳述來募捐。

他們所宣稱的總統令就是對華人的歧視並沒有得到法官的支持。微信用戶聯合會隱瞞信息和誇張宣傳的實際結果通過微信話題更大範圍調動了大量華人參與政治的熱情,成為選舉活動中反川普的一次運動。筆者也是民主黨候選人的支持者,但這樣的作法筆者並不贊同,產生的結果是訴訟為虛,返而影響選舉為實。如果他們實事求是進行訴訟,沒有誇大和隱滿的信息也許華人的參與熱情不會那麼高漲,微信是華人常用,但也沒有到非微信不可的成度。紐約時報10月8日的報導說:對於那些懷疑中國試圖干預美國大選的官員來說,這一問題尤其令人擔憂,因為微信已經在長期感覺被美國政客忽視的群體中激發了行動主義。

法官的判決是根據第一修正案的言論自由暫時中止總統行政命令,用美國保護言論自由的法律來保護限制言論自由的平台。在這個加州北區的地區聯邦法庭接受的訴訟中曾經有超過50%的總統行政令被臨時禁止。美國政府在禁微信的問題上面並沒有任何實質上的讓步,他們要求加州法庭中止禁令並馬上上訴到第九巡迴庭,微聯會所說的美國政府退讓肯定不是實事。三權分立的法院判決是一回事,但並沒證據說明美國政府目前因為微聯會發起的訴訟要求而做出任何讓步。我並不反對這個訴訟一個重要原因,正是由於訴訟也說明了美國的三權分立,給牆內的中國公民也好好上了堂司法獨立的課。美國華人可以起訴總統和商務部長,中國可以嗎?

這群微聯會發起律師只是針對美國政府的總統令起訴,而不同時對微信禁言封號,限制美國華人言論自由進行起訴,同樣都是微信用戶權益,禁微信是用戶權益,難道封用戶,禁言不算用戶權益?他們的行為缺少公平,沒有公平何來公正?這種缺少公平和公正的律師就算打贏這官司也難以稱得上是「華人維權之光」。通過法律行動,在微信的被禁過程中最大限度保護美國用戶的使用權益這點我也贊同,我不贊同的只是這群微信用戶聯合會的律師在訴訟和籌款過程中自稱「公益」而不擇手段。中國社會的歷史上很多追求名利,勝者為王只在於結果而不看重得到結果的過程是否道德,在炮製和實施計謀過程中無所不用其極、沒有底線所構成的悲劇,這也可能是我和很多人一樣選擇留在美國的原因。就算訴訟微信用戶聯合會勝訴了,我也認為是另一類失敗,你做生意,搞政治或許可以這樣沒有底線,你做律師可能能隱滿一些對當時人不利的事實,但是做公益,特別是捐款,不能不擇手段,不能隱瞞信息甚至不能提供不完整、不清楚、不明確的信息,不能有任何誤導。難道我們美國華人就只能靠這樣的手段和計謀在美國維權?這樣得來的勝利難道不是一種在美華人的悲劇?如果微信用戶聯合會的律師們堂堂正正的打這官司,就算輸了也是為其中反對禁微信的華人發了聲,爭了口氣,雖然有不同意見,但我也會點讚。

誰是訴訟的受益者?美國商務部解釋的很清楚,無論是否有訴訟個人用戶還是可以繼續使用微信,無非就是在美國的軟體平台不能下裁,對此,華人有很多方法可以下載。就算禁止後繼續使用的也不會違反美國法律。騰訊是受益者,騰訊也認為自已有問題而尋求和解,並向美國政府提出了和解方案:美國版微信將由一家新設立的美國公司管理,其公司管理架構由美國政府批准認可。但這個方案被美國商務部否決。而媒體報導:「透露和解方案的朱可亮眼裡,騰訊提出的解決方案已經足夠好,但這份美國政府報告中的最後評語竟然是『騰訊公司不值得被信賴』。這一切,太強取豪奪了。他還要繼續戰鬥下去」。他號稱是代表微信用戶提起訴訟,居然最終事實上還是變成為騰訊說話了。美國政府的禁微信的行動還可能產生另外一個結果,施壓微信讓其遵守美國法律,放棄沒有規則的禁言和封號,這樣用戶可以正常長期使用,微信用戶聯合會的阻擊讓微信的改善變得更加不可能。

美國對中國的政策突然轉變是因為中共單方面改變香港一國兩制、南海建島駐軍、維族的勞動營、強迫蒙古學校放棄蒙語教育等等,以及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加強一黨專制政策。美國政府政府禁微信不是目的,主要是防止中共一黨專制的制度對美國社會的影響力,禁微信拉開華人和中共之間的關係。大家在朋友圈發點所謂敏感信息都擔心被封號的平台來說,微信除了通信溝通之外,也是中共的一個宣傳手段,擴展中共海外影響力的一個軟實力,同時也是一個收集在美華人和美國人信息的間諜工具。根據美國人權觀察的報告:中國政府刻意扶植像微信這樣的國內平台,代替政府對用戶進行審查和監控,將涉及所謂敏感信息的用戶數據交給政府。當局並且直接在大型網際網路公司內部成立網絡警察部門。微信因此成為一個全覆蓋的數字生態系統,讓在華人士在其中營造整個數字生活,同時陷入由它控制的信息環境,別無選擇

美國總統行政令有上萬個,在美國的最高法院被推翻的只有兩個,一是哈里·S·杜魯門把國家所有的煉鋼廠置於聯邦政府控制下的10340號行政命令無效,二是總統柯林頓發布的企圖阻止美國政府與在工資名單上的罷工破壞者的組織立約的1996年行政命令,而涉及國家安全的行政命令被推翻的目前還沒有。如果寄希望於民主黨任內的變化,拜登的高級外交政策顧問Tony Blinken在9月22日曾在一個智庫講話,除了提到取消關稅,並沒有批評現政府對華政策,民主黨會繼續現在的對華政策方向,並且會更加強硬。

在打完新冠肺炎全場的美國華人,在五個一的航班政策,以及「中國病毒」的壓抑下,這群「正義律師」的忽悠下的訴訟可以讓華人在美國爽一把,讓大家透口氣。而為這短暫的一爽付出代價的何嘗不是廣大在美華人?除了微信聯合會幾名發起人一戰成名,在中國和華人圈內獲得了無限的商機外,這場訴訟對美國大多數華人就是一個坑,引來美國政府和兩黨智庫更加分外關注中共在美國華人社區的軟勢力和政治影響力。

美國九月取消上千多個中國學生簽證,並且暫停十月份的美國在中國領事館的簽證預約,十月二日,美國限制有共產黨背景和相關人士移民申請。對已獲得綠卡和公民身份的華人移民如果有相關共黨員身份的簽證欺詐舉報也會進行調查。微信聯合會的訴訟雖然無法影響這些政策,但是對加快更嚴厲的對華政策在川普政府任期內快速推進還是有些間接作用,美國正在制定的政策中針對中國人的親屬探親簽證可能還會有更多限制。

華人都關注子女教育平權,好的教育的目的無非是爭取更好就業機會和生活前景。可是就算同樣是藤校畢業,很多時候美國華人在美國的職場上競爭不贏印度人,其實很重要的一個因素就是因為有一個「看不到的瓶頸」,那就是華人對美國社會的忠誠度經常被質疑和美國社會對華人的不信任。這種質疑和不信任的原因除了華人有「落葉歸根」、「中華文化」的傳統文化因素外,還有不少是中共對海外華人的統戰和宣傳。如果無法區分中共和中國,那華人作為一個極少數族群還是跳不出這個坑。對於加入美國籍的華人,你的國家是美國。

司法部的文件說的很清楚,美國華人不應當為了一個自已喜歡用的軟體而起訴為保護美國國家安全而發布的總統行政命令。這就是美國政府的態度,而由民主黨控制的美國國會眾議院中國工作組9月30日發布的最新報告說,中國共產黨為美國世紀挑戰。「對中國共產黨及其壓迫性的政綱一味寬容和遷就已不再是一種選項,為了維護世界各地的民主自由,美國必須和盟友一起採取果斷行動,重新掌握主動,」報告寫道。

華人在美國確實太安靜,不鬧沒糖吃。然而要鬧也要找一個占理、可以鬧的贏的地方鬧,特別是在親屬探親、移民、教育、就業平等對華人有實實在在的影響方面,華人真的需要實事求實,公平公正,有公益心,能夠看清形勢而不是為了出個人風頭敢於站出來為華人發聲的人。同時華人也要更多的參與投票,地區的議員和學區委員的選舉。微信真的如同微信用戶聯合會所說的那樣是華人不可缺少的通信工具嗎?

作者放棄版權,自由轉發。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5/1512327.html

存照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