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遠見快評:亨特第二季通共門 震動美政壇

作者:
前天《紐約郵報》曝光了亨特·拜登「電腦門」的第一顆震撼彈之後,已經在全美引發了一場媒體戰。很多人還沒完全從拜登父子捲入烏克蘭腐敗醜聞的震驚中恢復過來,《紐約郵報》今天發動了第二波攻擊。

圖為2013年12月5日,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中)與孫女菲妮根·拜登(Finnegan Biden,右)和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左)在北京遊覽胡同。

朋友們好,今天是美東時間10月16號,星期五。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前天《紐約郵報》曝光了亨特·拜登「電腦門」的第一顆震撼彈之後,已經在全美引發了一場媒體戰。很多人還沒完全從拜登父子捲入烏克蘭腐敗醜聞的震驚中恢復過來,《紐約郵報》今天發動了第二波攻擊。

如果我們把前天的爆料看成一次大餐的餐前開胃菜,那麼昨天這個第二波爆料可以說,大餐的正菜開始端出來了,因為這次的爆料,直接涉及到了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中共。

拜登父子與中共政商關係密切

說是情理之中,是因為拜登父子與中共的政商關係密切,這早已不是什麼秘密,拜登被人稱呼為「中國喬」,這個綽號絕對不是白來的。說是意料之外,是因為《紐約郵報》的第二波爆料顯示,拜登父子與中共關係密切的一個對象,居然就直接是一家中共軍方和情報部門控制的企業:中國華信。

這次的爆料,主要涉及到兩封郵件和一份律師代理函,全部都和中國華信有關。我們還是先簡要回顧一下爆料的主要內容,這樣朋友們能夠看得更清楚。

亨特與中國華信協議背後拜登?

第一封郵件是亨特在2017年5月13日收到的,電郵的標題寫著「期望」,其內容談到了有6個人在一個業務運作中的「薪酬待遇」問題,但並沒有詳細說明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業務。

在這個業務中,亨特將擔任主席或副主席,到底是哪個職務,取決於與中國華信能源的最後協議。亨特的薪酬後面寫了一個數字「850」,但沒有註明單位,所以難以判斷這是8萬5千,還是850萬。

此外,這封郵件還簡單介紹了一個「臨時協議」,協議規定,一家新公司的80%的資產平均屬於亨特和三個收件人,另外還有一個名叫「Jim」的人和一個代號為「Big Guy」(大人物)的人各擁有10%,而這個「大人物」10%的股份由亨特代持。郵件還提到了一個姓臧的人,漢語拼音是zang。《紐約郵報》的報導認為,這個人應該是華信能源董事會的執行董事臧建軍。

這封郵件裡面最重要的關鍵詞,無疑就是那個BIG GUY,這個神秘的大人物是誰?為什麼他的股份可以讓亨特來代持?我相信很多朋友和我的判斷可能都是一樣的,這個大人物極大可能就是拜登本人,因為同時符合「大人物」以及與亨特關係密切值得完全信任這兩個條件的,拜登無疑是頭號嫌犯。

亨特接受葉簡明千萬美元「介紹費」?

第二封郵件是亨特寫給中國華信集團董事長葉簡明的,郵件談到了一個協議,根據該協議,葉簡明起初答應接受亨特一個為期三年的諮詢服務,準備每年付給亨特1千萬美元的「介紹費」。但是,在邁阿密的一次見面後,葉簡明改變了協議,準備建立一家控股公司,由亨特和葉簡明分別擁有50%的股份,這樣可以讓亨特獲得更長久更有效益的利益。

在這封郵件里,亨特留下了一句被網絡高度頻繁引用的金句:「我和我的家庭對董事長的提議更感興趣。」

很顯然,這裡面無論是每年1千萬的介紹費,還是對半分的控股公司,實際上都是葉簡明對亨特的一種變相賄賂。當然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葉簡明送上了這樣一份厚禮,當然就要索取回報,這在第三份爆料中就出現了一個例子。

亨特接受何志平百萬美元「諮詢費」?

第三份爆料是一份律師代理函,這份文件顯示,葉簡明的高級助手、原香港高官何志平曾經受託向亨特支付了1百萬美元,作為「諮詢美國法律相關事務等」的費用。

這裡出現的何志平,曾經一度大出風頭,登上過各大媒體的頭條。

2017年11月18日,美國司法部在紐約逮捕了何志平,以違反「海外反腐敗法」、洗錢、串謀犯罪等罪名對其起訴。何志平案錯綜複雜,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他涉嫌對查德總統、烏干達總統以及前聯合國大會主席行賄。

2019年3月,何志平被判三年有期徒刑並罰款40萬美元。2020年6月刑滿出獄後被驅逐回香港。

何志平在紐約剛剛出事的時候,他第一時間撥打了一個求救電話,接電話的人就是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拜登。後來葉簡明落馬被中紀委調查,詹姆斯·拜登立即撇清自己,說他相信何志平撥錯了電話,這個電話原本應該是打給他的侄子亨特的。

非常有意思的是,這個重要的細節在2018年12月被美國媒體報導出來,報導的媒體就是《紐約時報》,而《紐約時報》至今對亨特電腦門的醜聞保持沉默,我估計他們可能腸子都悔青了。

華信是中共軍方在能源領域的「華為

話題討論到這裡,我想必須簡單地說明一下這個葉簡明和他一手創建的中國華信公司究竟是個什麼來頭。

中國華信全稱是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2002年由葉簡明創立,2014年就進入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2016年《財富》世界500強榜單,位居第229位,而這一年的葉簡明剛剛39歲。

從表面上看,這是一家非常牛的公司,創建十餘年就從零開始殺入世界500強。但實際上這家公司要遠比表面看上去更牛。

我們只需要看看下面幾個簡單的事實會知道這家公司為什麼這麼牛。

1.中國華信號稱是民營企業,但是其名字卻有民營企業不可能允許擁有的「中國」兩個字。

2.葉簡明的公司真正進入石油行業起步並建立了中國華信,是從他在廈門華航石油公司的公開拍賣當中獲勝開始的。廈門華航是一家國有企業,被拍賣是因為捲入了當初震動全中國的廈門遠華走私案。葉簡明搶到這樣一塊肥肉的時候不過是一個開活塞廠的29歲的年輕人。

3.華信很輕易就能在查德、南蘇丹以及伊拉克等戰亂地區獲得一些大型央企同行都得不到的油田開採權。

4.國家開發銀行前後給葉簡明提供了至少420億的信貸,業界人士說葉簡明基本上就是把國開行當提款機使用。

5.華信聘用了大量中共前軍官,華信旗下的「中華能源基金會」高層大多數都是中共退休情報官員。美國國會的研究人員直言不諱說,這家公司就是中共軍隊一個單位的掩護,有「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搜集情報和進行宣傳的雙重角色」。

類似的事實還可以繼續列下去,由於時間關係,我們就不囉嗦了。

從這些信息我們完全可以並不困難地得出一個結論:華信就是中共軍方在能源領域的另一家華為公司,葉簡明不過就是一個肖建華吳小暉式的白手套。

美國重大國家安全問題

看清楚了這一點,我們就會明白,拜登父子與華信的勾兌,絕不是一個普通意義上的政客貪腐案件,而是一個重大的國家安全問題。

想想看,一個正在競選美國總統的人,居然和被視為美國這個世紀不能共存的戰略敵人的軍事情報機構有如此之深的利益輸送關係,這意味著如果拜登獲勝當選,整個美國都可能被中共通過這個隱秘的渠道所操縱。無數美國人的切身利益,可能在毫無察覺的狀態下就被出賣給了中共,這是一件多麼不可思議而又可怕的事情。

可能有朋友覺得,這個說法是不是有點太誇張、太危言聳聽了?

我們看看《紐約郵報》的報導出來後,美國傳媒界和FBI這樣的司法機構在其中的表現,就會知道這一點都不誇張。

推特臉書近乎瘋狂地刪帖封號

從前天到昨天,最受關注的新聞實際上只有兩條:一條是《紐約郵報》的系列爆料,另一條就是社交媒體近乎瘋狂的刪帖封號。

推特和臉書凍結了大批連結《郵報》爆料的帳號,連白宮發言人川普競選陣營的官方帳號都不放過。推特和臉書已經明顯越過了自由和專制的界限,以一種圖窮匕見的瘋狂在干涉美國大選,並嚴重損害美國的建國基石。

福克斯名主持塔克·卡爾森也在節目中痛斥,說這是美國建國245年以來從沒經歷過的新聞審查,這與中共政府沒有任何區別,沒人會想到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美國,這是美國的黑暗時刻。

塔克的表態是一個代表,說明美國人正在清醒過來。參議院司法委員會馬上決定在下星期五傳喚推特CEO傑克·多西(Jack Dorsey)作證;FCC主席也在昨天下午宣布將積極推進對230條款採取行動。

這是我們看到此次電腦門事件給美國帶來的巨大變化之一,230條款一旦被廢除,這些社交媒體巨頭可能面臨著被成千上萬的民眾告上法庭的局面,美國社會的輿論環境會出現一個根本性的改變。

FBI去年12月收到亨特電腦沉默至今?

另一個正在發酵的衝擊,是美國FBI。

很多朋友可能都注意到了,電腦修理店的店主說亨特的電腦和硬碟早在去年12月就被FBI拿走了。但從眾議院在2019年12月18號這天,就所謂的烏克蘭電話門事件,表決通過兩項針對川普總統的彈劾條款,到參議院2月5日針對這兩項條款進行投票,判定川普無罪為止。在長達近兩個月的時間內,FBI手握如此重要的能夠替川普澄清,同時證實拜登涉嫌貪腐的證據,居然保持沉默。這當然極不正常。

說輕點,這涉嫌瀆職,說嚴重點,FBI相關人員涉嫌與民主黨在共謀發動一場不流血的政變。

正因為性質嚴重,昨天已經有至少19位眾議院的共和黨議員連署,以信件方式要求FBI做出回答,他們是否擁有這樣一塊電腦硬碟,以及他們是否出現了「重大錯誤判斷及信任缺失」。

這是《紐約郵報》的報導可能帶給美國的又一個改變:以FBI為代表的司法系統可能面臨自上而下的追責。當然,從理論上說,這塊硬碟不排除被某個探員私下隱瞞了。但我們看到關於這塊硬碟的報導已經出來2天了,但FBI依然沒有任何澄清的聲明。

所以,這件事情會如何發酵,會否真的像我們上次節目說的,引發一場雪崩,我們會繼續密切關注。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7/1512978.html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