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顏純鉤:天底下最骯髒的東西是政治

作者:
在中共國,立法是他,執法也是他,司法也是他,加上全國傳媒都在他手上,人民不敢亂說亂動,所以中共玩政治,那種骯髒是不需要成本的。當年毛澤東與劉少奇互鬥,毛曾狂妄地說,他只要用一根小指頭就能滅了劉少奇,結果當真如此。毛澤東與林彪鬥,毛要置林彪於死地,林彪也準備暗殺毛。

拜登父子被揭發出來的﹑與中共勾兌的秘密,便證明在他們身上,中共花了多少時間,用了多少功夫。

中共收買拜登,不是直接向拜登提供好處,是提供給拜登的兒子(一份電郵中「大人物」的暗示,未證實指的是拜登)。中共給拜登兒子提供好處,也不是直接給他錢,而是用各種隱蔽的看似合法實際非法的手段。比如組織一間公司,讓拜登兒子成為股東,他入股的本金只是四十萬美金,公司成立不久,就由一家中國國企入股十五億人民幣,也就是說公司的價值突然間超過數十億元,而拜登兒子所持股份的價值,當下膨脹了不知多少倍。

這就和當年國企私有化那樣。紅二代去買一個煤礦,按市場估值可能是十億元,紅二代去找了一家公司來估值,只估作八千萬元,那紅二代就拿八千萬買下煤礦,得手後即轉手以二十億元賣給一家國企,那紅二代空手套白狼,一口氣賺了多少?

天底下最骯髒的東西是政治,政治充滿收買﹑交易﹑陰謀﹑兇險,資本主義社會的政治骯髒,社會主義的政治也骯髒,不過後者比前者更骯髒。

在資本主義社會,因為有法律看管,有自由的傳媒監督,政黨內部有不同派系,外部有不同利益集團,因此資本主義政治之骯髒,還有一個「譜」,就是搞政治交易和陰謀的人,他還有所顧忌,還得防備他們的骯髒交易違法失德,大白於天下,正如當年的尼克森,只是一宗監聽案子,就要被迫下台。因為代價太大,西方政客要做壞事,都得顧及後果。

但在中共國,立法是他,執法也是他,司法也是他,加上全國傳媒都在他手上,人民不敢亂說亂動,所以中共玩政治,那種骯髒是不需要成本的。當年毛澤東劉少奇互鬥,毛曾狂妄地說,他只要用一根小指頭就能滅了劉少奇,結果當真如此。毛澤東與林彪鬥,毛要置林彪於死地,林彪也準備暗殺毛。

中共是農民黨,當年造反,只有一個目的,便是趁中國之亂爭天下,共產主義理論只是一個幌子而已。中共在陝北南泥灣種鴉片賺錢,在抗日戰爭最激烈之時,中共和日本政客秘密談判,都是見不得人的勾當,但為政治目的,他們根本沒有底線。

中共不只在美國收買政客,在西方國家都是用同一套手法,把他們在自己國內用慣用熟的伎倆,用到有法治和新聞自由的西方國家。西方政客大部份都有底線,否則他們的國家也早就爛了,但是,總有一些人是經不起誘惑的,中共善於挑選貪婪的政客,在他們和家人身上用功夫。

因為操弄骯髒政治手段經驗老到,技巧越來越高明,動作越來越隱蔽,他們在不少國家都輕易得手。尤其在一些中小國家,法律不完備,政客一手遮天,沒有新聞監督,中共在那種國家裡來去自由,如魚得水,所以「一帶一路」很快就打開局面。

這一次拜登的醜事之暴露,真有點偶然性。如果不是拜登兒子電腦進水,拿去修理又不取回,人家打電話給他也不理,直情就把自己貪腐的證據提供給政敵。據說拜登兒子早年遊手好閒,不學無術,連電腦資料存底這種常識都沒有,當真不是電腦進水,是他的腦袋進水了。

中共在美國和西方先進國家用了數十年功夫,被收買的西方政客不知有多少。為什麼川普政府開始還擊中共時,西方各國反應都麻麻,實際上他們政府也貪婪,也有不少政客被收買了,很多新聞媒體和學術機構也早與中共有交易,美國人苦口婆心,大費唇舌,這才挽回被動局面。

天底下最骯髒的東西是政治,但是中共的政治更骯髒。香港人長年掛住搵食,對政治長期冷感,對政治認識也不深。當年港英治下,市民賺錢養家,社會基本安定,無須關注太多政治為自己爭取權利,回歸後與中共打交道,才發現原來政治與我們休戚相關,我們不理政治,政治會來理我們,因此認識了更多政治的骯髒面目。

現在國安法霸道入侵,林鄭政府有樣學樣,越發無恥,大玩中共的政治手段,香港政治之黑暗與骯髒已經有眼得見。在新聞自由日漸枯萎的今日,法治面臨崩解,中共那一套操弄骯髒政治的手法,政府高官得風氣之先,正在身體力行。我們應該金睛火眼睇實佢地,能揭露就揭露,該批判就批判,不要習慣,不要容忍,否則,香港就死得更快。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19/1513638.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