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李正寬:十月驚奇番外篇 《自然》雜誌為拜登站台同一天撞槍

作者:
《自然》編輯部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們力捧拜登、為其發文背書的同一天,《紐約郵報》拋出了震撼彈,大篇幅曝光了拜登家族的醜聞,揭露出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烏克蘭的腐敗商業交易與他的父親喬·拜登有直接關係——喬·拜登曾利用10億美元的美國國家利益換取烏克蘭撤銷對其子亨特·拜登所在的烏克蘭油氣公司的腐敗調查。

拜登父子醜聞被《紐約郵報》接連爆光,拜登涉誠信和貪腐問題。(大紀元合成圖/NG HAN GUAN/AFP via Getty Images/《紐約郵報》)

進入10月份,隨著2020美國大選的臨近,頂級學術期刊《自然》(Nature)編輯部近期終於按耐不住,接連發表文章批評川普總統,並明確表態支持拜登。

10月5日,《自然》編輯部發表文章《川普如何破壞科學——以及為何這種破壞可能需數十年才能恢復》(How Trump damaged science— and why it could take decades to recover),在其摘要部分就用標準左派的口吻對川普在應對中共病毒的表現大加指責:「美國總統的行動加劇了這場大流行病……」

《自然》編輯部的選擇性失明

上文提到的這篇文章罔顧川普總統在疫情初期(美國確診人數不到5人時)率先宣布禁止中國的遊客入境、以及川普團隊在疫情期間為美國人民的健康全力付出的事實,硬是將美國二十多萬人死於中共病毒歸罪於川普總統。

事實上,在疫情初期,當川普總統宣布禁止來自中共的航班時,拜登是公開反對旅行禁令的,並將其說成是「仇外主義」和「過激反應」。然而,根據數據模型顯示,川普總統這種及時的旅行禁令拯救了成千上萬的生命。

此外,在3月初,川普總統並不支持在美國境內進行大封鎖、大規模關閉學校和企業。《自然》編輯部對此大加抨擊。但是呢,10月8日,川普總統的反封鎖做法得到了世衛WHO官員的間接背書。WHO中共病毒特使大衛‧納巴羅(David Nabarro)在接受英國周刊《觀察者》(The Spectator)採訪時表示:「所以我們的確是在向全球所有領導人呼籲:停止使用封鎖作為你們的主要(疫情)控制方法,……封鎖只有一個後果,而且你們決不能輕視,那就是,使窮人陷入更加窮困潦倒的地步。」

而且,截至10月13日,來自世界各地超過3萬名醫生和醫療專家已簽署了一份請願書,反對以封鎖措施應對中共病毒。

縱觀《川普如何破壞科學——以及為何這種破壞可能需數十年才能恢復》全文,《自然》編輯部隻字未提中共隱瞞疫情、導致中共病毒全球爆發,也未就世界衛生組織(WHO)配合中共隱瞞疫情、被中共收買的事實發表看法,反而倒打一耙,將川普總統譴責和追責WHO的行為描繪成「妖魔化WHO」……《自然》編輯部的說辭,跟極左派媒體對川普的攻擊手法如出一轍。

罔顧學術原則,《自然》編輯部頻帶風向

上文提到的這篇文章引發了外界的質疑:為何《自然》這種頂級科學雜誌要發表政治評論,並利用其學術影響力赤裸裸帶風向、企圖影響人們在美國總統大選中的判斷力?

為了進行自我辯護,《自然》編輯部於10月6日又發表了文章《為什麼〈自然〉現在比以往更需要報導政治》(Why Nature needs to cover politics now more than ever),聲稱科學和政治密不可分,因為政治家的決定會影響科研經費,云云,並揚言要在接下來幾周的時間將發表更多的相關政治評論。

其實,《自然》編輯部的這種科學家應該搞政治的論調是很荒唐的。眾所周知,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國,科學和政治是最密不可分的,科學需要為政治站台和服務。然而,跟政治攪在一起的科學家紛紛變成了政客的工具,喪失了最珍貴的學術獨立和自由思想,同時也扼殺了創造力,以致於無論黨國投入多少資金到科研上,黨國能拿諾貝爾獎的科學家仍然是鳳毛麟角,至今中國大陸在自然科學領域的諾貝爾獎只有年近90的屠呦呦一人。而且,黨國的科技發展主要靠從海外偷竊技術,盜竊商業機密等,一些關鍵的高科技技術(如晶片製造、大飛機製造等)落後國際領先水平幾十年,一旦被國際制裁,便難以獨立生存。

拜登選情不利,《自然》急救場

在10月7日美國副總統辯論後,外界普遍認為真誠堅定的美國副總統彭斯完勝虛偽空洞的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

隨後的一周,順利從中共病毒的感染中康復的川普總統又馬不停蹄地投身於競選。12日,川普總統在佛羅里達的競選活動中,支持者人山人海,填滿了機場的停機坪。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13日,拜登在佛羅里達的競選活動,出席者門可羅雀,連汽車都被拉來當觀眾。同樣的戲劇化場面也出現在其它一些關鍵州,如賓夕法尼亞、北卡、喬治亞州等。

眼看川普總統在競選中的勢頭如日中天,而拜登的選情桑榆暮景,《自然》編輯部趕忙救場,於14日發表了一篇明確力挺拜登的文章《為什麼〈自然〉支持喬·拜登擔任美國總統》(Why Nature supports Joe Biden for US president),公然將拜登捧上神壇,將其描繪成一個信任真理、證據、科學和民主的完美之人,認為他是美國總統的不二人選。

「十月驚奇」發力,《自然》遭打臉

正所謂:「千算萬算,不值天一划」。

《自然》編輯部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們力捧拜登、為其發文背書的同一天,《紐約郵報》拋出了震撼彈,大篇幅曝光了拜登家族的醜聞,揭露出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烏克蘭的腐敗商業交易與他的父親喬·拜登有直接關係——喬·拜登曾利用10億美元的美國國家利益換取烏克蘭撤銷對其子亨特·拜登所在的烏克蘭油氣公司的腐敗調查。

《紐約郵報》的爆料,將拜登「徹底腐敗的政客」以及「叛國」的形象公諸於眾,令民主黨啞口無言、毫無招架之力,外界則一片譁然。

然而,這份「十月驚奇」還只是剛剛開始。

緊接著,《紐約郵報》於15日又投出了第二波更為強力的震撼彈,曝光了拜登父子的通共門——被中共收買、與中共軍方企業華信進行勾兌。其中,亨特與中國大陸神秘富豪葉簡明之間進行的腐敗交易,所涉金額高達三千多萬美元。

作為中國最大私營能源公司華信能源的大老闆,葉簡明是中共紅色權貴的「白手套」。而拜登父子被中共軍方企業收買,這意味著一旦拜登當選,整個美國都可能被中共操縱並玩弄於鼓掌。因此,拜登父子的通共門並非普通意義上的政治腐敗案件,而是一個涉嫌賣國通敵的重大國家安全問題。

近日,川普總統的私人律師、前紐約市市長朱利安尼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將亨特·拜登與安東尼·韋納(Anthony Weiner)相提並論。眾所周知,安東尼·韋納曾因與女童發生性關係而獲罪入獄。因此,朱利安尼的言論令外界猜測將亨特·拜登是否有同樣的犯罪行為。

拜登的麻煩還遠遠沒有結束。朱利安尼表示,他還有更多的震撼彈將放出來。可見,拜登的選情可以說是凶多吉少,面臨拜登家族的或許不僅僅是敗選,還有可能獲罪入獄。

《自然》公然為拜登站台,不料被「十月驚奇」打臉,恐將嚴重損害該雜誌一百多年來累積的學術聲望,真是得不償失。

頂級期刊屢棄學術道德,值得警醒和反思

《自然》雜誌隸屬於施普林格·自然集團,該集團總部位於德國,是全球最大的學術出版商,每年出版的科技期刊超過3000種。

早在2017年,施普林格·自然集團便配合中共的審查制度,從其旗下的幾個網站上刪除了一千多篇文章,而這些文章含有「西藏」、「文化大革命」、「新疆」、「台灣」等令中共敏感的關鍵詞。外界批評和指責了施普林格·自然集團向中共下跪的做法。

自中共病毒爆發以來,施普林格·自然集團旗下的《自然》和《科學美國人》都公然地不斷為中共在大瘟疫中負有的責任進行開脫和洗白,並對川普政府和那些指責中共的政府大加批評。此外,由美國科學促進會出版的頂級學術期刊《科學》(Science)雜誌,也在中共病毒爆發後,發表文章公開為中共瞞疫和任由病毒擴散脫罪。

這次的美國大選,除了《自然》外,《科學美國人》也盲目為拜登背書,而《科學》、《刺胳針》等著名期刊則對川普總統極力攻擊,號召選民不要支持川普……這種种放棄學術道德、為中共和極左勢力站台的行為,將政審帶入學術界的同時,必定會削弱雜誌影響力、損害學術研究、導致學術進一步墮落,這才是在真正的破壞科學,值得人們警醒和反思。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20/1514079.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