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一天內兩次上熱搜的縣級市的蹊蹺事

作者:

今天,山東威海下轄的縣級市乳山承包了兩條熱搜。大星記得,能一天上兩次熱搜的,除了新冠肺炎,就只有王一博和肖戰了。

乳山的第一條熱搜,從一個聲情並茂的微信聊天截圖開始。爆料人說乳山市統計局一名公務員因不滿提幹事宜:

往同事們的飲用水裡投毒。

據說投毒始自2017年,此毒是給母豬催情所用,倒是不致命,但會導致男同事亢奮,女同事易孕。

說實話,這段描述可能是2020年最有畫面感的紀實文學了。記者們採訪了當地警局,得到的回答是,雖然有誇大成分,但真有此事。

大星翻了一下乳山市的統計公報,開始投毒的2017年,乳山市的GDP是546.79億元,2018年增長到了565.52億元。

到了2019年,神奇的事情發生了。乳山市的GDP直接腰斬,變成了:

277.36億元。

人均GDP從2018年的超過10萬元,直接降到了5萬6。統計公報里,只說GDP同比下降了2.8%。這明顯和2018年的數據對不上,至於為什麼對不上,乳山統計局沒有講。

今天算是破案了,原來是有人投毒啊。

大星看了看細項,在其他地方充當發動機的房地產在乳山都撐不住了。雖然房地產開發投資還在微幅上漲,但施工面積同比下降了接近9成。這和今天乳山的第二個熱搜密切相關。

國慶假期期間,湖南長沙的姚先生和自己的同學一起,從湖南長沙來到乳山旅遊。他說在當地的同學要包他倆吃住,只需要先交800塊,回長沙後還給他們。

姚先生說,他到了乳山才知道,是湖南當地一家叫鼎源的地產公司帶他來的。到了乳山之後,組織方派了一名女員工守著他,不讓出門,不讓睡覺,強迫他買了一套42萬的乳山金鼎房地產公司海景房:

那個小女孩睡都不讓我睡。

不讓姚先生睡的女員工講了另外一個故事,說他們這是買房考察團,她帶著姚先生他們吃喝玩,住的都是高級酒店,全程免費,只需要去看看房子,買不買都行。

旅遊被強買強賣,群眾們都遇到過,大家很生氣。但很快,乳山市發布了情況通報。

通報說,姚先生是胡說的。他為了達到退房、退款的目的,編造了限制人身自由、強買強賣的事情。房子是他:

自願買的。

大星研究了一下,事情也許沒有那麼簡單。

拉姚先生來的鼎源地產,是乳山金鼎地產在湖南的銷售公司。他們賣給姚先生的房子,8400元一平方,姚先生的42萬,買下的是一個50平方米左右的小戶型。

乳山的房價是個什麼樣子,想必大家都有耳聞。抖音上有人說自己10年前50萬買的房子,今年出手價12萬,成交均價1000多塊一平方。

乳山的海景房大多集中於當地的銀灘,規劃歷史可以追溯到1992年。

那一年,6歲的尹剛隨家人從黑龍江遷到了乳山。自述家庭困難的他,17歲就踏入社會,從酒店服務員干起,21歲就創業成立了金鼎諮詢,主業就是賣房。

那是乳山房地產市場最火爆的幾年,20公里的海岸線上,遍布著200多個海景房項目,全國各地的群眾都來買房。尹剛是2007年入行,3年時間,乳山的海景房竣工面積接近600萬平方。

但自從2010年開始,乳山的房市就開始降溫。尹剛算是逆流而上的代表,乳山低迷的那幾年,別人賣不掉的房子,尹老闆能賣掉,他隨機開始參與當地地產開發,2012年成立了金鼎地產。而真正的大起點,要算2014年收購光谷新力和哈爾濱陽光地產,那一年,尹剛只有28歲。

這兩家公司的老闆是一個人,叫丁文華,當時因為詐騙等罪行被乳山有關部門帶走,他手裡的地和爛尾樓,都歸了尹剛。

這麼多年過去了,於老闆還在上訴,當年的是非曲折,可能只有本地人尹老闆才能說得清楚。

這之後,就是屬於尹剛的輝煌時刻了。他的妹妹尹徽徽,還代表金鼎集團,成為了如山農村商業銀行股東。

每日經濟新聞去年寫過,金鼎地產項目旁邊的海景房,新房均價大概在4000元每平方,而金鼎的均價,大約在8,9000元。

每天,都有山南海北的看房客被金鼎的銷售子公司拉到銀灘的各個項目,這些人以中老年人為主。金鼎會把看房旅遊行程安排的很滿,杜絕大家接觸當地老百姓。記者問當地的房產仲介,為什麼不去主動接觸金鼎的老年看房團,告訴他們房價很便宜。仲介們說:

會被搞,惹不起。

這些中老年人,不少都花了兩倍價錢買了金鼎的房子,回家後才被子女們發現。可惜,定金是不可能退的,在山東一些政府網站的留言區里,現在還能看到很多控訴。

尹老闆說過,他們賣房靠的是老業主口口相傳。

靠什麼都好,只要別靠那種藥就行。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ESSR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029/1517552.html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