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法媒:蘇曉康看美國大選 美國社會分裂原因非常深刻

作者:

在全球幾個月來的高度關注下,經過一場轟轟烈烈的競選活動,美國總統大選終於在本周二11月3號登場了。無論結局如何,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都應該會在美國歷史上被記上一重比。《河殤》撰稿人,流亡美國的作家蘇曉康先生在分析美國大選時指出,他從大選中看到的是美國左右陣營的"文化戰爭",宗教的影子也越來越突出;從國際政治上看,他認為川普在四年前當選以及美國的國際戰略局勢布局是三十年以來的全球化所帶來的蝴蝶效應。

實際上,從多個層面來看,這場選舉都非常特別。無論是民眾投票創下新高,還是白熱化的競爭,再加上新冠疫情肆虐讓美國成為感染和死亡人數都居全球最之首的國家的背景,川普都未能倖免,他在染疫隔離入院治療一周後迅速返回熱烈參加競選造勢活動的支持者中。而反觀他的對手,拜登團隊的競選策略似乎是以靜制動,主要原因世人皆知,雖然今年兩位競爭白宮主人的主要候選人是拜登和川普,但是如果可以將美國選民分成兩個陣營的話,很顯然並非民主黨共和黨這兩個美國傳統大黨,而更是熱烈支持川普和極度厭惡川普的兩大派別,很多人投給拜登就是因為反對川普,而並非支持拜登的競選綱領。所以,有分析將這場選舉戲稱為"對川普的全民公投"。

"政治素人"川普的四年執政被反對人士指責為嚴重地破壞了美國的民主制度,同時也撕裂了美國,激化了種族衝突。但從另一個角度看,或許川普的四年執政和2020年選舉是一個歷史拐點。

全球化和川普入住白宮有何關係?

法廣:川普以政治素人的身份,四年前"出乎預料"地登上了美國政權的最高峰,但他四年執政以來都是一個極具爭議性的人物。您如何看川普這個人物的出現,以及在美國的政局和政壇上所帶來的影響?

蘇曉康:四年前,川普和希拉蕊-柯林頓競選的時候,結果出來就讓媒體和民調公司全都跌破眼鏡,因為結果與預測完全相反。這裡有一個大家都沒有分析到的因素:美國中西部的中產階級。正是這些人將川普送進了白宮。現在的基本看法就是這樣,因為那些人所在的選區和所在的州都是關鍵性的搖擺州。而這個現象的背後,有一個更大的背景,那就是就是30年來的所謂"全球化"。

我們過去講"全球化"指的就是中國和印度這兩個東方國家進入了世界,進入了西方的眼裡。但實際上,我認為其中最主要的是中國。中國三十年的崛起的原因基本上就是讓美國的資本進入了中國,讓美國大量購買中國產品。而後果,就是把美國中西部的工業和市場全部搶走了。這樣就出現了大量的失業人口,中產階級的失業潮因此而來。

究其原因,造成這個結果的基本就是這些年以來在白宮裡面的掌權人,包括柯林頓、小布希和歐巴馬——兩個民主黨一個共和黨的總統,但是美國的兩個大黨都要和中國做生意!在六四屠殺以後,鄧小平說採取"韜光養晦"策略,要江澤民和美國做生意,鄧小平初衷是為了挽救中共的執政合法性的,這一點美國人根本就不懂。柯林頓也非常得意,他和江澤民簽署了兩個很重要的決議:讓中國獲得最惠國待遇,也進入了世界貿易組織,進而促進了中國的崛起。那是誰幹的呢?就是柯林頓。

但是他沒有想到,中共這個集權政府是通過列寧式的集權方式來輸出廉價勞動力。這也是有史以來從未出現過的現象:從18世紀的西方工業革命到後來的兩次世界大戰,以及之後的美國崛起都沒有發生過類似局面。只有到了2000年以後,中國共產黨才實現了其老大哥蘇聯的政權在和西方國家,尤其是和美國的競爭過程中的野心——蘇聯就是因為計劃經濟落後輸給了美國,但是中共政權不僅沒有垮掉,還拿來了西方的市場經濟。但是他使用的是廉價勞動力:在非常低的工資、沒有福利也沒有人權的保障的情況下,讓有大量農民工組成的中國工人勞動,產品都是賣到美國和西方國家。

這樣一種全球化惡果極其嚴重,其中之一就是在西方造成了中產階級的赤貧化。美國主要的傳統產業的地區,中西部的中產階級生活嚴格講並不是很富裕的。但是基本上來講,一個丈夫出去工作可以養活一家人,靠的是什麼呢?現在我們可以說,靠的就是剝削中國的廉價勞動力,而這並不是美國的資本主義制度所保障的,而是由共產黨的極權制度所保證的,因為他不給中國的農民工漲工資。但是現在情況改變了。中國勞動力的成本已經上升,中國也就沒有多少市場了,現在歐美的市場都跑到了東南亞。但是,這是三十年來中國靠廉價勞動力,在一個極權的制度下對西方的一種剝奪。

這種剝奪的局面要形成需要兩種因素。一個是中國的極權制度,另一個需要西方的華爾街、白宮和政府願意和中國作交易才能實現,包括我剛才講的美國那幾個總統。所以到了2016年的那場大選時,美國中西部的老百姓就把川普這樣一個地產商和億萬富翁送進了白宮。

那麼川普在競選當中能夠贏得這些選票的主要原因就是,他承諾要幫美國人從中共手中要回美國在30年中失去的利益,這就是後來我們看到的貿易戰。貿易戰也讓習近平焦頭爛額,也讓中國的經濟受很大的影響。但是川普並沒有想推翻或者結束中共這個政權,他的目的就是要幫美國要回這三十年之內失去的東西。

何謂美國的左右"文化戰爭"?

法廣:川普在四年前以這種特殊的方式進入了白宮,但或許也打開了讓西方世界看到問題所在的窗口。在四年之內可能沒有完全解決他希望解決的問題。那麼,您認為今年的總統選舉產生出來的美國總統會有什麼樣的作為嗎?

蘇曉康:拜登完全就不是川普的路線。拜登就是要延續柯林頓、小布希和歐巴馬的路線,他本身就是歐巴馬的副總統。而民主黨的方針,就是要延續柯林頓當年和江澤民談判好的兩邊做生意政策,利用廉價勞動力的方式和美國做生意來維持美國中產階級的生活水平。我想如果拜登上台,他還是會繼續走這樣的路,因為中國這30年來資本主義基本成型。目前廉價的勞動力已經轉移到了東南亞國家,但老闆都還是中國的。美國如果要維持和中國原來那樣的全球化關係,還是可以繼續維持下去的。

但是如果穿川普上台就完全不一樣了,川普就是要把已經搬到中國去的產業通通拿回美國來,但是他的這個想法並不現實,也不符合市場規律。全球化當然有問題,但是全球化按照價格的規律來走,也符合市場規律。現在真的很難講如何來解決全球化帶來的問題。沒有人知道怎麼辦……

這兩個總統的選舉如果要維持美國的市場和經濟的話,當然就要決定是否還要繼續維持30年來的全球化發展方式。我想拜登就是要繼續延續這樣的方式,但川普並不會同意。

這裡面還有另外一個問題,也就是在川普和拜登這兩個總統候選人的競爭背後有一場,我稱之為美國的"文化戰爭",也是左右兩翼的鬥爭。川普代表右翼,右翼是中西部的中產階級,也是美國的基督教徒和基督教勢力的政治代表,他們反對的是左翼中,包括民主黨和歐巴馬這樣的政治家以及好萊塢現在的價值觀念所代表的新價值觀,包括同性戀婚姻,變性合法等等。

我認為這個現象在美國走得特別激進。從人權運動和民權法案以來,大家就尊重所有人的選擇,不論什麼價值觀念都有其存在的權利,但是這種非常超前的價值觀如果要讓全社會接受,自然就會產生反抗的力量,這些東西都造成了美國現在的左右爭執。

我認為左傾很超前,但沒有社會基礎,主要涉及到美國東西兩岸的大城市,包括洛杉磯紐約的年輕人,他們受過高等教育,也非常熱衷於新的價值觀。但是美國中西部卻是非常廣泛的普通農民,他們都是基督徒,在觀念上就比不上東西兩岸先進和超前。這也是美國在政治上出現不同的總統總統和政治領袖的原因,這裡邊當然也有很多地理上的因素。30年以來,中國的全球化主要影響了美國這些普通的老百姓的生計,他們甚至在政治上找不到能夠代表他們的領袖。

而價值觀念上的文化戰爭衝突也有非常複雜的地方。因為911在美國造成了嚴重的震動,也喚醒了已經在這麼多年來正在沉睡的基督教基本教義派的意識,現在中西部的基督教徒既反對伊斯蘭的極端傾向也反對左派的超前的價值觀念,他們兩邊都反對,所以美國的分裂實際上是非常深刻的。

非常感謝蘇曉康先生接受法廣專訪。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05/1519993.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