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蘇聯「無償」支援韓戰武器與中國人民的惡夢

—蘇聯「無償」支援韓戰武器是場共產主義惡夢

作者:
在自己國家人吃不飽飯的情況下,替鄰居打仗,幫史達林作戰。傻子都明白,這是被蘇共賣了身,賣了命,連死加傷幾十萬人,同時,幫蘇共賺錢。只有蒙在鼓裡的人,還在做著蘇聯無償支援的共產主義惡夢。

看穿中共關於韓戰的謊言之八

朝鮮戰爭時,中共宣傳蘇聯無償支援武器,蘇聯人出錢獻物資,中國出人獻生命。當時,這些謊言蒙蔽了許多人。實際上,中共是一廂情願的酒醉夢想,是一場國際共產主義惡夢。隨後,噩夢醒來,蘇聯讓中國人結帳買單。周恩來私下對師哲說:「我們接受蘇方的軍火,是作為他們對抗美援朝的貢獻而接收的。」在蘇聯長期生活過的師哲回答說:「他們辦具體事情的人不會同意我們不付錢的想法。」師哲曾回憶說:「我們和蘇聯談判時,只談到軍火的數目,而沒有談軍火的價格。」

抗美援朝戰爭期間,蘇聯向中國提供了64個陸軍師、23個空軍師的裝備,為此中國欠下蘇聯軍火債30億人民幣,在當時折合13億美元。後來蘇軍從旅順撤退時,又移交了折價9.8億人民幣的裝備。這些欠款,占了上世紀50年代中國對蘇欠款總額的六成左右。每年戰爭費用占國民經濟總產值的60%以上。史達林很清楚:「中國不僅是在為朝鮮作戰,更主要的是在為蘇聯作戰,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為共產主義總目標而奮鬥」。在自己國家人吃不飽飯的情況下,替鄰居打仗,幫史達林作戰。傻子都明白,這是被蘇共賣了身,賣了命,連死加傷幾十萬人,同時,幫蘇共賺錢。只有蒙在鼓裡的人,還在做著蘇聯無償支援的共產主義惡夢。

根據《中國財政統計》中公布的數字,從50年代初至1960年,中國對蘇聯已經還債33億元人民幣,即已將所欠的武器債務基本還清,此時所欠的債務不是抗美援朝的軍火債務,而多是「大躍進」兩年間因不能按合同交貨拖欠下來的貿易債務,以及接受旅順蘇軍撤出後所留裝備的收購費,其總額折合23億人民幣。周恩來在當年作《政府工作報告》曾說:我們欠蘇聯的各項借款和應付利息共計十四億零六百萬新盧布,已經按期償還了十三億八千九百萬新盧布,剩下的尾數一千七百萬新盧布,我們已經向蘇方提出,用今年對蘇貿易的順差額中的一部分來提前全部還清。」

1965年10月,中國又還清了蘇聯1961年的50萬噸蔗糖貸款和貿易欠款。至此,所欠蘇聯的全部債務完全還清。同年12月3日,外交部陳毅接見日本記者時宣稱:中國已經成為一個沒有任何外債的國家。這時,由於政府一併清償了國內公債,「既無內債、又無外債」成為中共宣傳中自我吹噓的話語。其實,這有什麼可炫耀的呢?這個世界上,有哪個國家替別人打仗,還落得一身債務?老百姓也都納悶,不是宣傳說蘇聯人出錢獻物資,哪來的債務呢?

1951年1月15日,中共全國募捐「抗美援朝」。到1951年9月25日為止,全國有錢的地主富農資本家共捐獻飛機2,481架,捐款入庫的達9,970億元。捐款捐飛機的主要是資本家,他們以為中共會放過他們。捐過之後不久,「五反運動」是對矛頭直指私人工商業資本家,「五反」並不是一場單純的經濟運動,而是消滅資本家的政治鬥爭。1952年3月下旬,上海市組成一千多個「五反」工作隊,在工作隊的挑動下,工人們認為,資本家是吸工人血汗的剝削者、寄生蟲。上海滬江紗廠的老工人秦媽媽,揭發、控訴總經理徐義德:「徐義德住的是花園洋房,吃的是山珍海味,自己不勞動,還整天動腦筋剝削我們。資本家和工人,到底啥人養活啥人!」上海有各類工商企業十六萬戶,「五反」對象多達六十餘萬人,被整治的工商戶比例高達八成五以上。

通過清查財務帳目,發動員工揭發,讓資本家互相檢舉。政府逮捕了一批資本家;抄家、隔離審查、吊打、連續審問,資本家全身發抖,嚇破了膽。同時,還要催逼交納一九五一年度所得稅。跑馬廳七層樓公寓,有一對夫婦同時跳樓自殺,就是因為交不清欠稅。所謂「反偷稅漏稅」是從光緒年間上海開埠算起,資本家傾家蕩產也交不起「稅」。有一位金城銀行滬行經理,在金城大樓七樓穿著單薄的衣衫褲,在初春的嚴寒里,被審問和拷打,跪了五天五夜,精神和肉體上都崩潰了。

南京路上幾十年的老店冠生園食品店,老闆冼冠生是愛國資本家,從樓上跳下,斃命在南京路上。還有一位綢緞莊老闆,自知難逃挨整,就在上海國際飯店享用了最後一餐,從二十四層的屋頂花園上跳了下來,不偏不倚,正好跌落到一輛在等客的三輪車的軟墊上,把三輪車夫彈了起來,撞上國際飯店大理石牆面,立時腦袋開花,一命嗚呼,而這位要自殺的老闆卻並沒有死掉。1952年3月至4月間,上海出現了資本家喝硫酸、飲毒藥、跳樓、投江、上吊等自殺,和中風、發神經病的高潮。當時,陳毅經常詢問:「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指今天又有多少資本家跳樓自殺。僅在上海,從1月25日至4月1日的不完全統計,因「五反」運動而自殺者就達到了876人,平均每天的自殺人數幾乎都在10人以上。

在美國,我見到一位燕京大學畢業的老教授,她的父親曾經捐獻1架飛機,可是,時間不長,被打成歷史反革命。九死一生,逃到美國。她向我講述了有關借著「陷害志願軍」的幌子整人的假例子,例如:「梅林食品公司的腐壞食品罐頭陷害志願軍」。梅林罐頭享譽國際,怎麼會把壞食品裝罐頭去自毀品牌?而且廠里有共產黨領導的工會,工人監督生產,難道生產線上一道道工序的工人不會發現腐壞食品?有關「王康年將帶菌棉花舊紗布製作「急救包」用假藥害志願軍傷病員」。「大康藥房」只做普通藥房零售,所有藥品都是從其他藥廠進貨而來,自身並不具備「制假藥」的能力。

韓戰時,中共威逼利誘地主、富農、資本家等有錢人,捐錢、捐飛機等物資。大家心裡都十分清楚,當時,城裡的流氓無產階級、農村的貧下中農、僱農是拿不出錢來的,地主、富農、資本家捐錢、捐飛機直接支撐「抗美援朝」打仗,同時,資本家交納稅款,給中共消費,償還蘇聯的債務。剛剛捐獻完之後,就開始「三反」、「五反」、「鎮反」運動,工廠、商店主,個個挨整。資本家由反抗、抵制轉變為懼怕、服從、接受改造,資本家都被整得「灰溜溜、臭哄哄」,「有錢人」、「私有財產」、「資本主義」,已成了罪惡的代名詞,變得遭人唾棄,低人一等。經過歷次戰爭,艱難存活下來的中國民族資本主義從此一蹶不振,走向了衰落。償還蘇聯的債務,十幾年的時間,中國大陸農民辛辛苦苦種地,一年下來,先交公糧,再留自己吃的,農民吃的大部分是玉米和地瓜干,城鎮居民憑糧票到指定糧店買到的也是粗糧為主。中共宣傳蘇聯無償支援武器,很多中國人想不到是哪兒來的外債,搞不清,累死累活的一年又一年,怎麼生活越來越苦?後來,才知道是欠蘇聯的外債。回過頭來看看,1950年以後,跑到朝鮮半島,替北韓打仗,死傷幾十萬人,都是資本家掏錢,工人農民出力,士兵獻出生命,最後,沒想到,欠一身外債,讓一代人過不好日子,蘇聯無償支援武器真的是一場共產主義惡夢。消滅「私有財產」、消滅「民族資本主義」,是中共搞共產運動的實踐。打倒民族資本家,打掉的是民族經濟的精英,徹底摧毀了中國民族工商業,讓幾代人過不好日子,這場斷絕中國民族工商業前程的運動,同樣是一場共產主義惡夢。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07/1520739.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