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任世豪:法官的心虛不安與良知未泯

作者:
「德不孤,必有鄰」,已有越來越多的律師挺身而出,在法庭上公允正直的辯護聲不絕。去年有正義律師為299名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 ,律師據理陳詞的無罪辯護每每震懾中共法庭,令在場的公檢法人員啞口無言、難堪與嫉恨。在非法庭審中,公檢法人員最初是強詞奪理,最後都被律師辯駁得語無倫次、語塞尷尬。

面對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堅持修煉「真、善、忍」沒有錯。正義律師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明慧網

明慧網近日報導,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九日,法輪功學員謝萬猛、吳瑞(吳銳)與李瑞華,被深圳市鹽田區鹽田法院非法開庭。律師為當事人做了無罪辯護,法輪功學員也做了無罪自辯。審判長段暉只要聽到「法輪功」、「憲法」或「法律」等辯詞,隨即打斷,甚至企圖趕走律師。法輪功學員自辯時,沒說幾句,就被段暉打斷,說庭審之後,交給他就行了。

當日律師提出憲法與聯合國關於信仰的決議時,幾度遭到段暉阻止。段暉稱:不允許提憲法,稱這是刑法的問題;不允許提聯合國在宗教的決議,稱這是在中國,按照中國法律;不允許提出法輪功定性問題,律師只能就現有法律,對公訴人指控罪名成立與否來進行辯護。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檢察院、法院與政法委公安、司法同流合污,助紂為虐,攜手非法抓捕、起訴法輪功學員,把善良好人非法判刑送入監獄,造成無數家破人亡的人間悲劇。二十一年來,中共違法弄權,羅織罪名,構陷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恣意關押與判刑,惡貫滿盈,罄竹難書。

中共以集權統治維繫政權,法律僅是箝制言論與鎮壓民眾的工具。江氏集團成立專責迫害法輪功的黑機關,即「六一零辦公室」執行迫害政策,非法指揮全國公檢法各級人員殘害無辜。近期,中共內部多份文件曝光,包括二十年前的絕密文件,都證實了中共操控國家機器、鋪天蓋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它無所不用其極的陰狠手段也難以遁形。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十日,中共最高法院辦公廳秘書一處印發了一份被列為「絕密」的文件「法發2000年29號文」,由中共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五個部門聯合發布的司法意見。該文件中稱,「各級政法部門要堅決貫徹落實」時任黨魁江澤民嚴厲打擊法輪功的所有指示,不但對法輪功學員的信仰和行為羅織了眾多罪名,要求「各級政法部門要在黨委的統一領導下,密切配合」。

基於明哲保身或昧於現實利益,中共許多法官成了流氓犯罪集團的傀儡,昧著良心迫害法輪功,所謂「審判」變成了對憲法和法律的肆意踐踏和褻瀆。法官們威脅律師、當事人與家屬,想讓無罪者認罪,公然蔑視法律、視法條於無物,玷辱了司法人員的尊嚴與職業道德。

庭審前,這些法官會透過律師向當事人與家屬施壓,勸說放棄信仰,認罪認錯,否則會重判,並以當事人與親屬的事業前途來威脅,此番作為恰可證明法輪功學員的冤情:在法庭上拿不出犯罪事實依據。這批公檢法人員明明知道法輪功學員無辜,在中共的體制下仍要虛走形式、開庭審判,製造冤假錯案,誠謂法律人的悲哀。以下山東河北吉林省三例,堪為代表。

山東省青島市黃島區法院對平度市法輪功學員盛淑莉和曲元芝的開庭,原定於去年七月二十九日開庭,後來推遲至八月十二日。「六一零辦公室」直接脅迫盛淑莉家人辭退北京維權律師,威嚇家人說:「請維權律師,判五年;同意指派律師,判三年」。

河北省遷安市法院審判長馮小林面對法輪功學員家屬的質疑不得不坦言:「法輪功的案子不按照法律」。吉林省農安縣六一零辦公室馬主任說:「在這我們說了算,我們講政治不講法律,你們願上哪告就去上哪告。」法院是個講法律的地方,中共法院卻不讓講法律,還有比這更荒唐的嗎?這不是變相的政治迫害嗎?

這些公檢法司人員自認是秉公執法,殊不知已淪為中共的替罪羊,成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幫凶。不管出於無知或蓄意執行錯誤的上級命令,將來都難逃《公務員法》的追訴;中共讓公檢法司人員迫害佛法修煉人,日後必以沾滿鮮血的雙手就縛遭逮。

法輪功是教人向善、按真善忍為標準修煉的高德大法。中國的法官們其實心知肚明,二零零零年中共國務院公通字39號文件里,公安部規定的十四種邪教中根本就沒有法輪功;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國家新聞出版署第50號令》廢止了一九九九年對法輪功書籍出版的禁令;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中共《法制晚報》又公開重申了公安部39號文件的通知,再次明確了法輪功不是邪教。

多年來,隨著法輪功學員鍥而不捨的講真相中,有很多公檢法人員明白後不願再參與迫害。最明顯的就是目前各地眾多的派出所、警察不受理或以各種理由,推脫對法輪功學員的舉報並抵制迫害。

深圳鹽田法院審判長段暉只要聽到「法輪功」、「憲法」或「法律」等詞,隨即打斷,表明了他的不安與極度心虛;而有些法官良知未泯,仍具一絲清明,尚有將功補過的贖罪機會。

河北省圍場縣十三名法輪功學員劉志峰、王永興等被非法關押一年多,今年九月二十八日被灤平縣法院非法開庭。起訴前,公訴人灤平縣檢察院鮑振賢對律師說:「你不要再講了,沒有用,法輪功的真相材料我看的太多了,我承認他們都是好人,等開庭時你到法庭上願意咋講就咋講」。開庭前,審判長趙亞軍還對律師說:「我知道這些煉法輪功的都是善良人,這幾天白天黑夜不斷接到海外的電話。」

「德不孤,必有鄰」,已有越來越多的律師挺身而出,在法庭上公允正直的辯護聲不絕。去年有正義律師為299名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律師據理陳詞的無罪辯護每每震懾中共法庭,令在場的公檢法人員啞口無言、難堪與嫉恨。在非法庭審中,公檢法人員最初是強詞奪理,最後都被律師辯駁得語無倫次、語塞尷尬。

正義從來不缺席,只是偶爾會晚到。人間法律或未彰,天理懲治卻分明。如段暉與馮小林之流者,最後都躲不過法律究責與天理制裁。灤平縣檢察院鮑振賢與審判長趙亞軍,承認煉法輪功者都是善良人,足證鮑、趙兩人非十惡不赦之徒,尚能保住一線生機。鑑往知來,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公檢法人員,應該慎思明辨,停止協同迫害,未來才有活路可走。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0/1521765.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