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加州和法國 誰先作死?

前言

本來是談美國的事,之所以聯想到法國,因為2016年法國有個民調,超過90%的法國人喜歡民主黨歐巴馬,還有幾萬人簽名希望歐巴馬來到法國當總統,看來歐巴馬非常對法國人的口味。

上個月的法國大選,選出來一位政見和歐巴馬類似的馬克龍,得票率66%;去年底的美國大選,民主黨的希拉蕊雖然輸了,但她在加州的得票率是60%。看來加州人民的價值觀和思維方式和法國人很接近。

加州在大選結束後,很多人上街遊行,表示不承認川普,準備獨立搞加利福尼亞共和國。從GDP數據上看,加州已經超過法國成為全球第六大經濟體,確實挺牛:

加州
法國
人口
4012
+350萬非法移民
6400(本土)
10% 移民 
面積
41km²
54km²(本土)
GDP
2.46萬億美元
2.42萬億美元

除此以外,加州和法國,還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很作,先講一下它們的故事

加州租房管制法案

中國人喜歡投資房地產當收租婆,但到了美國加州,那可得小心。

本來美國各州都有對房屋租賃的管理規定,保護房東和租房者雙方的利益。因加州近年來房價飛漲,租客抱怨很大,加州是民主黨的大本營,於是以保護租房者權益的名義,出台了各類房租管控法案。

加州AB1506法案,核心是加強房租管制,嚴格限制房東漲價。即使房客搬走,房東也不能提升租金。

加州聖何塞出台限租規定,要求公寓樓房租年漲幅不得超5%,另外,增加保護租客的反報復措施,旨在保護舉報房東有違反房租管制條例行為的租客。如果房東不想租了,那對不起,還有埃利斯法案條例(Ellis Act ordinance)等著你。該條例規定,如果房東不再出租房產,租客可拿到一筆搬遷費。

在各種繁複的管制法案背後,有著虎視眈眈的一群人,包括職能部門、市政府、政府基金、議員、法官等,象禿鷲一樣看著房東,隨著準備衝下來分而食之。

加州房租市場,可以簡單歸納為四點:房租限、規定繁、停租難、訴訟慘。

法國勞工保護法案

作為1789年大革命的發源地,社會平等的理念深入人心,法國的勞工保護在歐洲是非常出名的,其目標是為為勞動者撐起了一把強大的保護傘,最大限度地保護勞動者的權益。

法國規定最低法定工資,大約是稅前1500歐。每周法定工作時間為35個小時,平均每天7小時,此外員工每年還有至少5周的帶薪假期。老闆解僱職工是非常困難的,僱主一旦被罰,企業要支付非常高的賠償金。員工被解僱後,如果覺得冤枉,找律師把僱主告上勞資法庭,那老闆更悲劇了,勞資法庭的重點是考慮職工的利益。因支付不起沉重的罰金,企業被逼關門並不少見。

高管制高福利之下,法國工會形成了強大的利益集團。法國人都知道一個潛規則,如果你成為工會會員,那就相當於進了保險箱,不僅工作上打打醬油即可,而且工資福利待遇優先。

法國勞動力市場,可以簡單歸納為四點:工時短、福利高、解僱難、訴訟偏。

共同結局

心有靈犀,加州和法國在市場管制方面取得了共鳴。雖然公共事務的項目不同,但同樣的思維模式、同樣的機制,註定了類似的結局。

法國企業在無數管制之下生存艱難,很多大型跨國企業紛紛將工廠外遷,中小企業更是儘量減少用工,在1997-2012的15年期間法國流失約50萬個工業崗位。

法國人在無數保護之下找不到工作,失業率高達10%遠超德國英國,而年輕人的失業率更

高,從1975年的4.4%躍升至2016年的25.7%,申請失業金人數已達到20年最高水平。實際情況更嚴重,調查顯示,畢業一年後的年輕人里只有62%有工作,還包含很多短期合同。

失業人口越多,政府需要多徵稅來發放失業救濟,但增稅又會加劇企業的生存壓力,於是越發不敢僱傭工人。最後的結果,精力旺盛的年輕人找不到工作,要麼無所事事吃福利,要麼賴在大學不畢業吃教育福利,社會就象是坐在火藥桶上面。

加州房東在越來越多的管制之下心驚膽戰,前些天發生在東灣奧克蘭的房東Alice一家的悲慘故事,簡直讓人無法相信這是在美國,房東Alice在無賴租霸、租客聯盟、媒體煽動、奧克蘭市府和民主黨法官的合謀之下,被迫宣告破產,多年的勤勞工作和積蓄化為烏有,後續還面臨索賠官司,大家有空可以網上搜索了解一下。

加州租客得益了嗎?當然不會,在高管制高福利的遊戲中,得益者是積極參與遊戲的幾方:無賴租霸、管理部門、市政府、律師和民主黨議員。輸家是誰?除了破產的房東,還有就是廣大奧克蘭納稅人,和真正需要低價房救助的窮人。奧克蘭政府花了2000萬美元納稅人資金,投入大筆律師費,無數專業人員費用,最終得到了Alice家的房產。事實上,這都是無謂的行政損耗,本來都可以真正用在幫助窮人解決住房問題方面。(是否想起了凱恩斯主義,名義GDP得到增長,卻損耗了真正的社會財富。)

議員們打著保護弱者的口號,卻嚴重侵犯房東權利,一切的管制成本最終去反饋到市場。結果必然減少入市的房源,抬高房租,造成低收入群體租房更加困難。更嚴重的,這種侵犯了公民私有產權的行為,破壞了市場經濟的法治基礎。這意味著將來的貧富分化嚴重、社會衝突加劇,治安水平下降。

加州和法國,都是以保護弱者的名義,破壞了契約雙方的對等權利,最終社會承擔惡果。法國總統薩科奇面對困境,直言不諱說:「我們混淆了平等與平均主義」。但加州可沒有高官敢這麼說,在洛杉磯舊金山這些民主黨重鎮說出不同意見,就有可能被打。這些地區常常只有支持福利/非法移民的「自由」,可沒有反對福利/非法移民的「自由」。

在加州,越窮越有理,越弱越要保護。租房法案怎能少了對非法移民的特別保護呢?在AB291保護法案中,「保護非法移民不被虐待,沒有人應該因為非法移民身分而生活在恐懼、痛苦或被騷擾之中。」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歷史之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2/1522486.html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