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中共如何威脅西方國家的學術自由

作者:

英國期刊因犯北京禁忌遭封(圖片來源:公用領域 Pixabay)

中共已收緊對政府批評人士的束縛,這不僅僅是在國內。在其威脅世界各地學術自由的舉措中,任何批評中共政府的學生或教育工作者現在都處在危險之中。

對於違反《香港國安法》第38條的人將實施終生監禁等嚴重處罰,據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Carrie Lam)稱這一條款是為了恢復不受管束的特區的穩定,但該條款的深遠影響使所有敢於指責中共政府的異議人士包括非香港籍人士都有被起訴的危險。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SOAS)中國研究院(China Institute)主任、政治科學教授曾銳生(Steve Tsang)在上周英國舉行的網絡研討會上針對這個問題發表演說,有學術院校為了保護學生現在不得不(對中共)作出妥協,還有學者為了保住自己的中國簽證現在需要自我審查(不敢再批評中共),他對此表示非常失望。

這一條款的生效使中共政府有權起訴每一個對中共治理香港提出批評的人,不管是誰,住在哪裡,也不管屬於什麼國籍,持有哪國護照,居住在哪個國家。任何支持香港獨立的人,或支持制裁中共政府統治的人,只要一踏上中國領土,都可能被抓捕。

「外國政府的干預並不是完全沒有發生過。」曾教授說。他詳細說明了各國過去為鉗制好發議論的學者曾威脅要撤回其學生及這些學生所帶去的大量急需的資金。例如,在中國有姊妹校區的大學都被任命一名中共書記來監視異議人士,他們很多時候需要琢磨什麼內容可能通過這名書記的審查,什麼內容不可能通過其審查。

他說,主要的問題是中共政府對特別的院校的影響程度,這種影響根據中國學生的數量以及他們給學院帶來的收入而遞增。他說,歡迎中國學生,也希望中國學生完全參與西方學術生活並得以充實,但同時他也對中國政府隨時會斷絕對學生的資金供應而表示遺憾。

曾教授說,這些隱藏的危險在過去一直是常有的,而國安法第38條的通過使不與中共同盟的中國學生、學者都處於危險之中。曾教授表示,鑑於敢於批評中共的直言不諱的言論可能會被定為刑事犯罪,以及這樣的人一旦返回香港或中國大陸後真有可能遭到逮捕和判刑,各學院不得不擔負起了關照中國學生的責任。「我們實在不能讓學生處於危險之中。」他說,並解釋稱,有必要改變課堂行為(即西方課堂上冷靜而激烈的辯論),也有必要儘量少使用常規的最佳實行法(即西方學生在課堂上辯論的規則)進行辯論敏感話題。

「我自己也參與中國政治,我們有學生為了自己以後有合適的工作去了香港和中國大陸,我們需要保護他們。」他說。以往慣常做法是鼓勵學生問古怪的、政治上錯誤的問題,鼓勵學生創新思考,但如果中共政府反對,這些做法現在就成了禁區。

曾教授敦促各高校要聯合起來共同解決這個嚴重的問題。「當我們通常所做的工作受到外國政府的行動和立法的影響時,我們的內政也受到直接干涉。」他說,「我認為我們真的必須應對並找到更好的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而不是強迫各個大學獨自地解決這個問題。」

他說,這個問題正變得更加棘手,因為英國(及世界)各地都有學者支持中國政府,雖然中國學生對於網上討論和輔導進行保密,但他們也因各種原因屈服中國政府的施壓舉報其他學生。

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針對中共政府對世界學術自由的侵蝕而說話,提倡各高校團結起來共同「抵制中國政府的騷擾、校園監控、簽證限制,以及審查與自我審查的壓力」。

「習主席在國內扼殺學術自由的舉動,使得保障中國學生學者在國外享有學術自由變得更為迫切,」理查森說,「相關機構可以採取靈活、有力的保護措施,向所有尋求學術自由的人敞開大門,展現對和平、批判性言論的承諾。」

習近平最近的打壓行動是否會使以上這些樂觀的措施受挫還要拭目以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寒冬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4/1523205.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