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章天亮、藍述: 美國第二次革命 人民護憲與守護天賦人權

章天亮:這次選舉已經不是兩個政黨政策之間的選舉,這次選舉意味著全球未來的走向。(SOH視頻截圖)

希望之聲TV》周六(11月14日)直播首都華盛頓DC挺川普、反左派大選欺詐、全美50州民眾大規模遊行集會活動(Million MAGA March),直播冠以「全美50州齊發聲:不許竊國」,直擊這次大選舞弊實質。有人指出,這場美國人民反竊選、反竊國的運動就是美國的第二次革命。為什麼說它是一場第二次革命?這場革命的實質是什麼?直播嘉賓章天亮、藍述做出了解讀。

百萬民眾反竊選大遊行是神聖的「護憲運動」

章天亮:看到消息說華盛頓DC是百萬人大遊行(Million MAGA March)。我大概在大選過後兩三天內說過,我們應該有一個像當年馬丁路德金的那個「向DC進軍」(March to Washington DC)那樣一個活動,因為我們作為人民We the People,應該發出自己的聲音。對今天的活動,我覺得可以把它稱為一個「護法運動」,也可以稱作是一個「護憲運動」,就是維護憲法所賦予美國人民的這種選舉權,所以這個意義是非常神聖的。

如果有人說這是一場革命的話,那麼可能可以比作烏克蘭或是一些國家曾經發生過的顏色革命。顏色革命就是說國家發生了選舉腐敗的現象,老百姓明明知道,他們想把那個暴君趕下台,但是他們沒有辦法通過選票把他趕下台,於是大家就走上了街頭。那麼我想現在川普的支持者們是非常非常地克制,他們在等待著美國的司法機構能夠給他們做出一個公正的判決。如果司法機構不能做出公正判決,這個事情的發展就會變得非常地不可琢磨。

我們現在已經看到在賓州也好,在密西根也好,法院也變成了一個黨派鬥爭的工具。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賓州和密西根就只能去訴諸於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按照憲法通常來說不會去干涉一個州的選舉,因為按照憲法規定,選舉是州權。但是當一個州的選舉已經不再是一個公正的選舉的時候,等於威脅到憲法所賦予人民的投票權、選擇權,這個時候最高法院是必須介入的,以保證選舉的公平。

大法官批極左派把大選變成了一場遊戲

藍述:周五(11月13日)大法官阿里托(Samuel A. Alito)在一個聯邦社交活動上做了一個演講,他的演講里好像什麼都沒講,但又好像什麼都講了。比如說他講,川普今年的選舉就是一個對所有的民選官員不作為、拿納稅人的錢不作為的一幫人的最明顯的對比;為什麼今年還有那麼多人不去投他的票、不支持他?他做了他承諾的事情,他在過去四年做的事情比以前隨便在歷史上抓一大把的總統做的事情都多,他們加起來做的事情都不如川普,為什麼很多人不投他的票?最主要的原因是什麼呢?就是因為媒體今年一直在吵啊吵,吵怎麼樣對待疫情這個事情。美國總統是全世界最有權力、最有權威的一個人,結果最後這個選舉變成了一個兒戲,變成了一個是不是戴口罩的選舉,這不是一個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嘛。所以阿里托大法官他就講了一個很重要的東西說:自由活在每一個男人和女人的心中(Liberty living in the heart of every man and woman),首先必須在每一個人的心中這個自由活著;然後他就講今年自由遇到了一個最大的挑戰就是疫情,他們以疫情為藉口可以封城、封州、封國,可以強迫人家做不想做的事情。能這樣做嗎?你今天能夠用疫情做藉口,那麼你以後就可以用其他的事情做藉口去剝奪人家的自由。這就是他講的一個最根本的東西。所以說他實際上就講到了今年這場奇奇怪怪的選舉,一個最最奇怪、也是滑天下之大稽的這麼一場遊戲,什麼遊戲?就是左派媒體把一個全世界最有權力、最有力量的這麼一個職位的選舉變成了一個是否戴口罩的選舉。這是阿里托大法官他講話的一個核心的部分。

美國在經歷第二次革命——「守護」憲法與天賦人權

藍述:阿里托大法官此時的講話其實具有非常不同的意義,被外界解讀。在此時此刻,一般高等法院的大法官不會在非常敏感的時刻表明一些態度,那麼阿里托的講話雖說是中規中矩,但句句針砭時弊,說到的問題都非常尖銳。他說的問題直接就牽扯到美國立國之本,人們到美國來是為什麼?為自由。在美國歷史上,如果說我們今天看到了第二次美國革命的話,那麼不論是第一次革命還是第二次革命,都不是一種暴力的革命,革命的目的都是「守護」,這是最根本的東西。它不是像共產主義搞的那種革命,是要推翻一個什麼現行的體制。美國的兩次大革命都是「守護」,守護上天給予人民的做人的最基本的權利,這是我們講的美國的革命,這個革命和共產主義講的革命在本質上是完完全全不一樣的。

獨立宣言》:美國政府的第一要務是保護人民的自由

章天亮:阿里托大法官的演講有一句話大家可能忽略了,他講,美國現在的宗教信仰自由其實受到了嚴重的歧視。他提到比如說在內華達州,在疫情封閉社區的情況下,賭場可以開,人們可以去賭場賭博,但是卻不能夠去教堂。就是說在州長的眼中,在他下那個命令的時候,他等於是已經在攻擊美國憲法賦予人們的基本的信仰自由了。

我覺得美國在最初開國的時候,美國國父們在發表《獨立宣言》的時候,他們給美國的憲法、美國的政府賦予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這個任務跟一般的政府建立都不太一樣,一般政府建立就是為了對這個國家進行管理,公共事務的管理,比如國防和外交之類的,但是在《獨立宣言》中講的是,美國政府建立的目的是為了保護人民的自由,這是政府的第一要務。如果一個政府不能夠保護人民的這種自由,那麼人民就有權起來去推翻這個政府。這就是《獨立宣言》一開始第一段講的話。所以我們要知道,美國政府並不是說簡簡單單地只是為了國家的管理或國際秩序的維護,而是為了要保障人,不光是美國人,甚至是一些其他國家的人的這種基本的人權和自由。因此,現在我們在選舉美國政府的總統的時候,就必須要看一看,這個人到底能不能夠保障這樣的自由。

憲法第一修正案:保護憲法賦予人民的五大自由

藍述: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裡面講了保護憲法賦予人民的五大自由:宗教自由言論自由、媒體自由、集會自由,和很多人不記得的第五大自由,就是向政府去表達人民不滿的自由。這所有五大自由的核心其實是宗教自由,是思想自由。沒有思想自由,其他的自由都根本就談不上,現在人們的思想被誰把持了?不就是被媒體把持了嗎?想一想,媒體能夠滑天下之大稽做到什麼程度,能夠把一個全世界最重要的一個選舉改變了性質。華盛頓是世界政治的中心,白宮是世界政治的中心,媒體居然能夠把世界政治中心最為舉足輕重的這麼一個選舉變成了一個是否戴口罩的那麼一個選舉,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嗎,可以想像今天的美國媒體界已經成了一個什麼東西。

「護憲」司法運動進入最高法院後會怎樣?

章天亮:阿里托大法官除了周五的講話之外,他曾經做過一個對川普有利的判決,就是在賓州下令必須區分開11月3號選舉日晚8點之後到達的選票和其他符合程序的選票。到底選票有多少現在並不清楚,但是在這個方面我們看到了大法官對於美國選舉的程序和公正是非常重視的。一般來說一個官司打到最高法院之後,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最高法院大法官們要先投票表決是否接這個案子,如果有四人以上認為接案子,最高法院就可以進行審理了。最高法院現在像阿里托(Samuel A. Alito)、包括托馬斯(Clarence Thomas),還有川普任命的三個法官,高薩奇(Neil M. Gorsuch)、卡瓦諾(Brett M. Kavanaugh)、還有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這五個人我相信他們會有維護美國憲法的願望,那麼維護美國憲法也就必須要維護美國人憲法賦予的投票權利。所以我現在非常期待這個官司能夠很快打到最高法院,然後能夠做出一個公正的判決。

長期把持美國命脈的資本大鱷出賣美國意在控制世界

章天亮:2017年1月20日,川普在他的就職演講時就說:我們要把美國的權力、國家的權力交給人民。當時我覺得可能很多人還不理解川普為什麼這樣講。其實,長期以來真正把持美國命脈的是跨國資本,還有在他們控制下的媒體,包括華盛頓的一些官僚,他們把美國的利益出賣了之後換取財富,讓他們自己的腰包鼓起來。這裡邊會牽涉到很多很多非常可怕的賣國行為。所以我覺得這次大選凡是作弊的人,他們其實都是一些賣國者,包括喬·拜登本人。

我們看到長期以來拜登家族,包括前段時間曝光出來的「硬碟門」,看到他們跟中共之間的勾結,包括一年給亨特·拜登一千萬美元的介紹費,讓他把美國一些政府高層人士介紹給中共的情報人員,中間出賣的美國國家利益已經不知道有多少了。我記得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曾經講過一句話:國家不能交給仇恨這個國家的人來管理。其實很多資本大鱷,他們可能生活在美國,但是他們已經跟美國的利益完全脫鉤了,美國好不好跟他沒有關係,他們在美國賺不到錢,他可以通過資本的全球布局在全球賺到錢,當他的資本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他希望能夠控制全世界。所以他們為了能夠達到這一點,在全世界建立極權政府。

不同以往任何戰爭,美國當下面臨嚴峻的意識形態之爭

章天亮:我們知道美國的立國精神強調自由,強調對神的信仰,強調天賦人權。對秉持信仰的人,你是沒有辦法控制他的,因為他不會聽你的,他會聽神的,他會聽從內心的聲音,他嚮往自由的經濟,自由的競爭。而那些大鱷想控制全球就要控制全球的每一個人。

所以實際上今天美國面臨的這種戰爭,跟1776年的戰爭不一樣,1776年是殖民地人民追求自由的戰爭;跟美國1861年到1864年的內戰也不一樣,因為那時南北之間有明確的界限,比如以維吉尼亞作為分界線,南方州和北方州之間的戰爭;在冷戰的時候,也有明確的地理界限,比如柏林圍牆的東面和西面的概念,東西方鐵幕的概念,西方是自由社會,東方是專制社會。但是現在,共產主義思潮已經就在我們身邊了,根本就沒有地理上的牆或是間隔能夠把它們隔開,所以現在我們遇到的爭鬥,其實是一個意識形態之爭。

「光明之子」與「黑暗之子」的正邪較量

章天亮:前段時間,天主教的維格諾紅衣大主教給川普寫了一封信,他說現在是「光明之子」與「黑暗之子」的鬥爭,這是《聖經》裡面講的,是神與撒旦之間的較量。在我看來,因為我是一個信神的人,每個人在這個過程中,你可以說你是在維護美國憲法還是破壞美國憲法之間做選擇,但更多的是正、邪之間的選擇——邪惡它代表的其實是共產主義:在美國現在我們看到這些所謂的社會主義分子,在國際上美國的最大威脅也來自中共這樣一個邪教政權。所以如果我們要打贏這場戰爭,我們自己在意識形態上要堅定對神的信仰,因為共產邪教的背後,它也是有一個東西在控制著不同的人間惡勢力。所以每一個人在選擇正義這一方的時候,其實你已經站在川普這一邊了。

共產主義作為一個邪教,並不是我講它背後,馬克思自己也說他背後是一個邪靈;《共產黨宣言》的第一句話就是: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上空遊蕩。這個邪靈在控制人的時候,有不同的表現形式:一種表現形式是像前蘇聯、中共或者北韓等等,建立共產黨國家,通過國家暴力,通過教育洗腦達到控制國家和人民的目的,把國民變成即使不是共產主義信徒,也是完全被它操縱和控制的這樣一批人。在自由社會通過暴力方式就比較難做,所以另一種表現形式就是它通過教育、媒體、藝術,通過破壞美國的司法等等,通過這些方面來控制人。

2008年歐巴馬上台後把美國全面拉向社會主義

章天亮:2008年歐巴馬上台是美國政治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分水嶺。在2008年之前,民主黨也好共和黨也好,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目的,都是為了把美國搞好。但是從歐巴馬上台之後,就把美國全面拉向社會主義,同時全球化也開始顯現出它的威力,大批熱錢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從美國湧入新興市場,包括中國、俄羅斯等等,這些跨國資本擁有者們的利益和美國國家利益就已經分開了。歐巴馬經過8年的時間,不斷地把美國的意識形態拉向社會主義。到2016年美國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參加競選的時候,他已經完成了社會主義的去污名化。

過去說到社會主義,在美國很多人心目中它是邪惡的代名詞,但是現在,已經公開講社會主義怎樣怎樣。這裡邊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國的教育長期以來經過一批批從小學開始就給你洗腦,最後使美國人在學校里被灌輸的東西,讓他們認同社會主義。千禧一代40%的人認可社會主義,此時那些邪惡的人就不用偽裝了,他不用再說自己是什麼自由派(liberal)了,他們就直接稱自己為社會主義者;他們也不用說自己是演進派(progressive)了,現在他們已經公開聲稱自己是一個社會主義者。他們想把美國變成社會主義國家。

2020美國大選意味著全球未來的走向

章天亮:美國是全球穩定的基石,如果美國要是衰落,全球的秩序就沒有人維繫,那麼像中共這樣的一個被美國資本大鱷餵肥了的龐然大物,這樣一個怪物就會擴張它在全球的影響,最後就會把全球都拉向社會主義。所以這次選舉已經不是兩個政黨、政策之間的選舉,這次選舉意味著全球未來的走向。

在很多人看來認為沒關係,參議院共和黨還是能占多數,能夠起到三權分立、對白宮的制約作用。但在我看來,如果拜登上台,意味著社會主義或者是共產主義邪教思想在全球的鋪開,到那時我覺得再把他拉回來就會變得非常非常地難了。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17/1524174.html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