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參院調查再次證實:拜登與中共關係不一般 或受其脅迫

11月18日(周四),愛荷華州共和黨參議員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和威斯康辛州共和黨參議員詹森(Ron Johnson)對外公布,「他們調查發現,一家與華信有聯繫的上海公司,向拜登兒子亨特(Hunter Biden)的一位親密商業夥伴匯去了數百萬美元,影射拜登家族與中共關係不一般。拜登很可能因此收到中共脅迫,從而危害美國國家安全。

圖為2013年12月4日時任副總統的拜登(左)帶孫女及兒子亨特(右)到北京訪問,3人從空軍二號走出來。

11月18日(周四),愛荷華州共和黨參議員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和威斯康辛州共和黨參議員詹森(Ron Johnson)對外公布,「他們調查發現,一家與華信有聯繫的上海公司,向拜登兒子亨特(Hunter Biden)的一位親密商業夥伴匯去了數百萬美元,影射拜登家族與中共關係不一般。拜登很可能因此收到中共脅迫,從而危害美國國家安全。

參院調查發現,華信是有軍方背景的中國億萬富翁葉簡明創立的公司,而「它實際上是中國共產黨的延伸」。雖然2018年3月,葉簡明被中共當局抓捕,目前仍下落不明;但華信的軍方背景及中國沒有真正的私人或個人企業,才是中國最大的現實。

聲明中說,2017年2月和3月,「總部位於上海的國家能源香港有限公司(State Energy HK Limited)向羅賓遜沃克有限責任公司(Robinson Walker LLC)的一個銀行帳戶發送了兩筆電匯,每筆電匯金額為300萬美元」。

羅賓遜沃克有限責任公司由亨特的長期合伙人沃克經營。文件中強調,「目前尚不清楚這些交易背後的真正目的,以及最終受益人是誰。」但拜登家跟被抓的人走的近,是否會觸怒哪一方的勢力,也令很多人猜測。所以在上個月,亨特「電腦門」的吹哨人波布林斯基就說拜登家已經受到了「脅迫」。

而沃克與三家亨特持股的公司似乎還有關連,其中包括奧德克-拜登與貝萊爾有限責任合夥公司(Oldaker Biden and Belair LLP)、塞內卡全球顧問公司(Seneca Global Advisors)和羅斯蒙特-塞內卡顧問公司(Rosemont Seneca Advisors)。而由於沃克與亨特的這種密切的關係,兩位議員說:沃克收到的錢,等於「也是亨特·拜登的財務運作與共產主義中國的政權之間的另一種關聯」。

兩位議員提交的新文件證實了拜登的家人和中共之間的密切關係。而材料中包括了截圖圖片、華信公司的數據以及波布林斯基發出的簡訊等,而且還帶出了拜登與俄羅斯之間的關係。

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是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拜登兒子亨特和另外兩人組建的一家合資企業的執行長,也是曝光拜登電腦門屬實的吹哨人。

在他對外公布的一條簡訊顯示,亨特在2017年10月告訴波布林斯基,他與葉簡明私下討論了與克里姆林宮支持的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達成的一項協議,並了解交易情況。而波布林斯基在2017年5月15日所作的一份記錄中就包括華信公司在阿曼、羅馬尼亞、哥倫比亞和盧森堡等國的計劃。

記錄中還指出,亨特負責「寫信給各方,組織會議,繼續推動華信的發展,並逐步批准戰略和業務要點。」

而在提到阿曼的計劃時,文件還表示,亨特「是建立關係的關鍵人物,他向主席(葉簡明)傳遞了善意,認為華信的加入沒有衝突,是『兩個大國之間的橋樑』。」

亨特甚至炫耀了他和葉簡明的關係,他說,葉簡明是「他的新公寓的第一位客人」,他們「每周打一次電話」。「他親自為我做午飯,我們一起在廚房吃飯」,並且「我在一些私人問題上幫助葉,比如員工簽證和一些更敏感的事情」。

而波布林斯基感嘆道:「很明顯,我提到的,我擁有Q級(絕密級)許可——我向你們介紹的是『被脅迫』的情況。你們知道在和誰交談、打交道、做生意——我只是搞不明白,鑑於這裡提到的歷史和事實,鑑於他們與華信公司之間的歷史,喬(拜登)怎麼可能不會受到某種方式的影響?」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仲軒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0/1524992.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