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國企連環爆驚動中南海 劉鶴表態「零容忍」

圖為劉鶴

近期多家國有企業AAA級債券連續違約,引發中國債券市場動盪,市場人士懷疑這些國企有意「逃廢債」,事件驚動中共高層。日前,中共主管金融的副總理劉鶴髮話,將對金融違規行為採取「零容忍」態度。有券商分析師指出,中共金融委表態短期內或可能避免信用風險進一步擴散蔓延,但信用債違約風險是否能夠降低,將取決於經濟的改善程度和企業信用資質的改善。

國企債券連環爆雷劉鶴表態

11月21日,中共主管金融的副總理劉鶴在金融委開會時表示,近期國企違約案例增加,這是經濟周期、中共經濟體制和企業經營等因素相互疊加的結果,要對違約保持「零容忍」,嚴查惡意轉移資產和各種「逃廢債」行為,以避免系統風險的發生。

上周,河南省國企永城煤電控股集團(永煤)價值265億元人民幣(合40億美元)的債券面臨潛在違約。上周,該集團一筆10億元人民幣的債務未能按期兌付,構成違約。永煤後續有更多債券到期,市場擔心這些債券可能還會發生違約。

周一(11月23日),永煤公告稱,11月22日(遇節假日順延)和11月23日到期的兩期超短融「20永煤SCP004」和「20永煤SCP007」,發行金額各為10億元,期限270天和210天,由於公司流動資金不足,未能將兩期超短融的兌付資金按時足額劃至託管機構。目前,這兩期債本息兌付仍存在不確定性。

英國《金融時報》11月23日報導稱,中國債券投資者普遍認為,中共政府投資的企業無論財務狀況如何,因享有地方政府的隱性擔保,應該比較安全。但最近發生的多起違約事件打破了這種看法。

近期違約的國有企業均獲得中國評級機構最高級別的AAA評級,這對投資者的信心造成極大衝擊,國企信用大跌,許多國有企業只好暫停了債券發行。由於這些企業要靠發行新債來償還舊債,未來可能會出現更多違約。

永煤有18萬工人,有工人表示,他們已經好幾個月沒有領到工資了,並且正在為大規模裁員的到來做準備。

中國經濟下行中共政府無力救濟國企

遼寧國有企業華晨集團和河南國有企業永煤債券違約後,信用債一級市場受挫,銀行間債市取消或推遲發行公告彼彼皆是,規模較前期明顯擴大。二級市場上,永城煤業、河南能源化工、清華控股和紫光集團等「高危」債波動明顯加劇,大跌時有發生。

不過,劉鶴髮聲希望打消市場對「逃廢債」的憂慮,稱要對金融違約保持「零容忍」態度,但政策背後沒有具體的資金支持,最終能否阻止信用債風險的爆發,分析人士還持懷疑態度。

中共金融委承認,有三方面因素造成近期國企債券違約,第一個因素就是經濟周期因素。中國經濟處於下行周期,中共財政不比以往,拿不出錢來救濟下轄的企業。河南財政廳在上月發布的一份聲明中表示,政府財政支出超過收入,面臨「嚴峻形勢」。

江海證券最新報告認為,中共金融委的態度可能會避免短期內信用風險進一步的擴散和蔓延,以防對金融市場形成較大的衝擊,但中期內,信用債市場的違約風險能否真正降低,還是取決於經濟的改善程度和企業信用資質的改善。

報告稱,「由於這一輪疫情以來,各個主體的宏觀槓桿率都出現明顯的上升。一旦明年政策開始退出,那麼企業的違約壓力可能還會增加,所以還不能就此樂觀地認為信用風險會緩和。」

招商證券宏觀謝亞軒團隊指出,永煤突然違約超出了市場預期,但結合當前宏觀背景來看,也暴露出宏觀流動性邊際收緊預期下金融脆弱性的提升,具有一定的必然性。

謝亞軒團隊稱,今年年初以來,中國非金融企業槓桿率上升明顯,許多企業有息負債中的債券占比也走到高位。在此背景下,一旦宏觀流動性開始邊際收緊,融資規模和利率價格隨行就市的債券產品就會給企業帶來硬性約束與剛付壓力,釀成違約風險。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4/1526452.html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