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國際娛樂 > 正文

滯留機場18年你會不會瘋?他熬過來了 還被拍成電影反賺25萬美元

作者:

電影版本

感動無數人的經典好萊塢電影《幸福終點站》來自真實故事改編,影片中男主的原形叫梅安.卡里米.納賽里,不同的是他在機場住了整整18年,而不是電影中的僅僅9個月。

01

納賽里上世紀70年代畢業於英國布拉德福德大學。

他是一名混血兒,他的母親來自蘇格拉,是一名護士。

他的父親是一名伊朗醫生。

雖然他流有英國血統,持有的卻是伊朗國籍。

原本他的前途還是不錯的。

1976年,巴列維開展開明運動,引起了人民的不滿。

在英國求學的他,作為學生代表參加了反對自己國家的抗議活動和發布抗議的政治觀點。

1977年,學成回國的納賽里因為曾參與抗議活動而被國王派視為眼中釘,他被囚禁施壓後,還被驅逐出伊朗並剝奪了伊朗國籍。

納賽里向歐洲國家申請政治庇護,被幾個主流國家連續拒絕了四年。幾經周折,在比利時的聯合國難民事務辦事處在1981年終於給予他正式的難民身份。

此後,納賽里憑著自己的教育背景,在英國和法國之間從事學術研究。

現實版本

02

如果事情一直這樣發展下去,他的生活也還是不錯的,未曾料在有一次往返工作途中他不慎丟失了護照、難民證等所有能夠證明身份的證件。

當時他正在從法國戴高樂機場前往英國,剛到英國就被遣返了,而法國政府方面雖然沒有驅趕他出境,卻也只能允許他一直待在機場範圍內活動。

納賽里不能出境也不能入境,無奈之下,只好一直待在機場。

幸運的是他得到了機場的慷慨幫助,餓了他可以用機場送給他的食物券到餐廳吃飯,就連他的清潔用品都是機場贈送的旅行套裝。

雖然納賽里成了被好幾個國家都拋棄的人,但是他並沒有就此頹廢不振,他在等待,在這個公眾場所里,他努力保持著自己的體面。

納賽里將自己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條,整潔自律。

白天,他搜集一些機場乘客不要的報紙雜誌閱覽,以此來打發無聊的時間。

夜晚,當機場所有店鋪都打烊了,他才去洗手間刷牙、刮鬍子、洗衣服,夜裡就睡在機場的長椅上。

當清晨的陽光慢慢升起,新的一波旅客即將進站之前,他會起床將自己收拾乾淨整潔,所有的私人物品都收進一個磨得起邊的行李箱裡。

03

納賽里在機場住了一年又一年,他成了戴高樂機場大廳中一道獨特的風景線,熟識的旅客會與他打招呼,工作人員會請他喝杯咖啡、聊會兒天。

有人出於同情想要贈送他新衣服,但是都被他拒絕了,納賽里說他不是乞丐,不需要別人的施捨。

他的故事吸引了眾多國際記者,他們從世界各地飛到巴黎機場去採訪他。

有一位叫布爾蓋的記者關注了他整整十年。

1999年,在他的努力下,比利時政府為納賽里補齊了難民證。

可是倔強的納賽里卻不肯接受,因為這樣的話他將繼續在比利時生活,而他,要的是能回英國。

於是,他只好繼續在機場住了下去。

在住機場的10多年裡,納賽里堅持把自己的故事寫下來,在2004年出版了自己的自傳。

他的故事被奧斯卡大導演史蒂文.史匹柏搬上屏幕後,獲得了25萬美元的版權費。

但當時納塞里的特殊狀況讓他沒辦法擁有自己的銀行戶頭,所以,這筆錢只好暫且寄存在他律師的戶頭上,即使是買一台便攜電視這樣的小小願望,也無法實現。

直到2006年,納賽里因為身體不適,被送到機場附近的醫院就醫,至此結束了他長達18年的滯留機場生涯。

病好後,納賽里一直居住在巴黎郊區的一個慈善中心,他在法國得到了居住權,他也終於獲得了自由。

但是18年的機場生活卻讓納賽里永遠失去了自己的家。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歷史教師王漢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5/1526890.html

國際娛樂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