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人以群分!拜登夢想組閣 竟然找他們做左膀右臂 【阿波羅網編譯】

—阿波羅網編譯 拜登的兩名國家安全人選都與過去的醜聞有關

作者:
面對無數美國公民的選舉舞弊質疑和大量的法律訴訟,拜登依然在做著即將上位的美夢,竟然要忙不迭的要開始組閣,然而,媒體驚人的發現,拜登眼中的內閣人選和他一樣問題重重。阿波羅網記者李蓮為您編譯美國媒體對此事的報導。

面對無數美國公民的選舉舞弊質疑和大量的法律訴訟,拜登依然在做著即將上位的美夢,竟然要忙不迭的要開始組閣,然而,媒體驚人的發現,拜登眼中的內閣人選和他一樣問題重重。阿波羅網記者李蓮為您編譯美國媒體對此事的報導。

圖:布林肯(右邊)

據美國媒體《只是新聞》(Just the News)報導,拜登眼中的所謂國家安全顧問人選沙利文(Jake Sullivan),是希拉蕊(Hillary Clinton)電郵門調查的關鍵人物;而所謂的國務卿人選布林肯(Tony Blinken)面臨與拜登兒子亨特(Hunter Biden)商業交易有關的審查。

圖:Jake Sullivan

據美國媒體Just the News11月24日報導,自稱在2020年美國大選中獲勝的喬·拜登(Joe Biden),為尋找潛在的內閣成員,深入到歐巴馬政府的校友里,這樣做的話,有可能會讓希拉蕊的電郵門潰裂和拜登兒子影響爭議之類的老醜聞再次復活。 

沙利文是希拉蕊郵件門的關鍵人物 

拜登11月23日自己宣布,如果拜登在1月20日宣誓就職,他希望現年43歲的前國務院官員沙利文擔任國家安全顧問,拜登還將選擇長期擔任參議院和白宮助手的布林肯,擔任國務卿。 

然而,沙利文是希拉蕊電郵門中的關鍵人物,而布林肯則在烏克蘭的彈劾戲碼中,與亨特·拜登和他的Burisma Holdings同事有聯繫。 

從希拉蕊私人電子郵件伺服器上獲取的電子郵件顯示,沙利文是國務院高級官員之一,他們經常通過不安全的通訊渠道與當時的國務卿希拉蕊保持通信,包括給她發送信息,而這些信息隨後被視為最高機密和機密級別。 

例如,沙利文於2012年6月7日通過電子郵件向希拉蕊的私人郵箱發送了有關巴基斯坦外交部長哈爾(Hina Rabbani Khar)的備忘錄,該話題後來被確定為「機密」級別。 希拉蕊在收到郵件後的幾個小時後回覆:「我更加決心這樣做,並且有一些想法要與您討論。」 

當時,美國與巴基斯坦的關係正面臨一個艱難時刻,因為哈爾要求美國,為前一天造成26名巴基斯坦人死亡的空襲道歉。 

在其它根據保守派監督機構「司法觀察(Judicial Watch)」訴訟公開的機密電子郵件中: 

沙利文2009年6月13日發送電子郵件給希拉蕊和助手米爾斯(Cheryl Mills),討論沙利文與北愛爾蘭領導人的對話。 

沙利文2010年1月26日發送機密信息給希拉蕊和最高助手阿貝丁(Huma Abedin),解釋說,他從另一份文件中 "粘貼" 了英國前首相布萊爾寄給他的一份書面摘要。 布萊爾與當時的英國首相布朗和愛爾蘭領導人,就敏感的北愛爾蘭和平進程進行了對話。 

沙利文轉發了一封來自前近東事務助理國務卿費爾特曼(Jeffrey Feltman)的電子郵件,日期為2011年8月31日,該電子郵件是費爾特曼發送給前參謀長阿比丁(Huma Abedin)、伯恩斯(William Burns),並因機密級別在公開時被大量修改過。 國務卿回覆說:「我打電話給他。你沒收到備忘錄嗎?」 

在2019年4月向「司法觀察」提交的證詞中,沙利文承認他曾頻繁使用私人電子郵件伺服器,但從未打算傳輸機密信息。 

他作證說:「就像希拉蕊國務卿說的那樣,我希望她使用了國務院的帳戶。考慮國務卿使用什麼電子郵件並不是我工作的真正一部分,因此我不認為這是我工作上的失誤,但我希望我在職期間就想到了這一點。當然。我的意思是,作為一個人,很難想到這一點?」 

司法觀察社總裁菲頓(Tom Fitton)表示,該小組的公開記錄訴訟揭露了沙利文判斷的嚴重失誤。 

菲頓告訴「Just the News」:「沙利文是希拉蕊電子郵件醜聞和班加西恐怖襲擊的相關掩蓋事件的核心人物,他尚未因濫用機密信息而被追究責任,這是另一個醜聞。在國家機密的問題上,他不可信。」 

沙利文還在構陷川普總統的所謂通俄門中也扮演了角色,他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承認,他在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向美國廣播公司(ABC)、福克斯(FOX)、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和全國廣播公司(NBC)兜售了現在證實為莫須有的川普-俄羅斯共謀的指控。 

布林肯與拜登兒子烏克蘭醜聞有關 

參議院對拜登兒子亨特的海外商業活動進行的調查顯示,布林肯這個名字在今年夏初浮出水面。 布林肯曾在參議院擔任當時的副總統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兼副國務卿。

 

圖:Tony Blinken(左二)

例如,美國國務院發布的文件顯示,2015年3月22日,在能源公司Burisma在烏克蘭的腐敗指控中掙扎時,拜登兒子亨特加入Burisma董事會將近一年後,亨特通過電子郵件向他父親長期可信賴的助手布林肯發送了電子郵件,以促成會議。 

拜登兒子在郵件中寫道:「下周有幾分鐘一起喝杯咖啡嗎? 我知道您忙得不可開交,但想在兩件事上得到您的建議,此致,亨特。」  

布林肯當天就回復「絕對(可以)」,並補充說,「期待見到您。」 

記錄顯示,這兩人計劃於2015年5月27日下午見面,儘管目前尚不清楚他們是否真的見了面。 但是,其它國務院備忘錄確認,拜登兒子亨特於2015年7月22日,在國務院與布林肯會面共進午餐。 

兩天後,即2015年7月24日,當時的副總統拜登打電話給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並對烏克蘭的反腐敗努力表示關注。 

2016年2月4日,拜登兒子亨特向布林肯發送了一條通知,表明他正在推特上關注布林肯。 

幾個月後,Burisma法律代表公司,也是為民主黨遊說和諮詢的公司,藍星戰略(Blue Star Strategies)的兩名律師,努力遊說布林肯,讓美國國務院官員停止對Burisma持消極看法。 

2016年6月27日,其中一位律師彭特(Sally Painter)向國務院發送了一封電子郵件,指出她已在一次公共活動中與布林肯討論了該主題,並試圖與這位副國務卿一起喝咖啡討論後續事項。 

彭特的郵件寫道:「根據在杜魯門(Truman)活動中,我與托尼(布林肯)的談話,我和特拉蒙塔諾(Karen Tramontano)希望儘早與托尼(布林肯)喝杯咖啡,就我們在烏克蘭遇到的麻煩事件做些簡短的交談。」  

阿波羅網記者查到,彭特郵件中提到的特拉蒙塔諾,是藍星戰略公司的聯合創始人兼執行長。 

在證詞中,彭特詳述了她想做的事情,她希望美國大使館裡的國務院主管肯特(George Kent)停止對藍星在Burisma方面的工作持負面看法。 

https://justthenews.com/accountability/russia-and-ukraine-scandals/two-joe-bidens-cabinet-picks-have-ties-past-scandals 

https://www.bluestarstrategies.com/about/our-team/karen-tramontano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阿波羅網記者李蓮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5/1527073.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