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揭秘拜登團隊多名成員任職中共背景公司

2020年美國大選民主黨候選人喬‧拜登任命的美國駐聯合國大使、也是拜登的國務院過渡審查小組負責人,任職於奧爾布萊賴石橋集團(Albright Stonebridge Group,ASG),該集團與中共關係密切,還有另外3名國務院過渡審查小組成員任職於該集團。拜登任命的「國務卿」被曝在歐巴馬時期擔任副國務卿期間,與亨特‧拜登有聯繫,引發質疑。

民主黨候選人喬‧拜登的國務院過渡審查小組中,至少有4名成員來自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奧爾布賴特石橋集團(Albright Stonebridge Group)。圖為2020年大選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

2020年美國大選民主黨候選人喬‧拜登任命的美國駐聯合國大使、也是拜登的國務院過渡審查小組負責人,任職於奧爾布萊賴石橋集團(Albright Stonebridge Group,ASG),該集團與中共關係密切,還有另外3名國務院過渡審查小組成員任職於該集團。拜登任命的「國務卿」被曝在歐巴馬時期擔任副國務卿期間,與亨特‧拜登有聯繫,引發質疑。

琳達‧托馬斯-格林菲爾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是ASG集團高級副總裁,她同時是拜登的國務院過渡審查小組負責人,且已被拜登任命為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格林菲爾德在ASG負責非洲業務,非洲部分地區正受到中共「一帶一路」的控制。

ASG副總裁蘇蒙娜‧古哈(Sumona Guha)、ASG高級顧問羅伯塔‧S‧雅各布森(Roberta S. Jacobson),也是拜登國務院過渡審查小組成員。

古哈為歐洲和東南亞客戶提供市場進入和市場擴展諮詢服務,包括政治和監管策略。雅各布森處理美洲客戶的業務。

民主黨候選人喬‧拜登的過國務院渡團隊審查小組中,至少有4名成員來自奧爾布賴特石橋集團(Albright Stonebridge Group),而該集團與中共關係密切。(https://buildbackbetter.gov/the-transition/agency-review-teams/截圖)

拜登國務院過渡團隊審查小組國際發展部門的負責人伊莉莎白‧L‧利特菲爾德(Elizabeth L. Littlefield),是ASG高級顧問。

民主黨候選人喬‧拜登的國務院過渡團隊審查小組中,至少有4名成員來自奧爾布賴特石橋集團(Albright Stonebridge Group),而該集團與中共關係密切。(https://buildbackbetter.gov/the-transition/agency-review-teams/截圖)

雖然很多媒體在投票日之後宣布拜登獲勝,拜登本人也單方面宣布勝選並開始啟動過渡程序,但《大紀元時報》(The Epoch Times)和新聞極限電視台(Newsmax TV)相繼聲明不宣布任何人勝選,因相關法律程序尚未結束。

資深媒體人:ASG=CCP

美國媒體《國家脈動》(TheNational Pulse)資深記者娜塔莉‧溫特斯(Natalie Winters)11月24日發表文章形容ASG集團等於中國共產黨

ASG網站的中國地區頁面顯示,「ASG的中國業務是該公司最大的、唯一的國家業務」,「團隊成員中包括前任高級美中政府官員和外交官。」

溫特斯表示,ASG幫助(想進入中國市場的)美國公司符合中共的商業指令,而美國公司進入中國市場只需要一個條件——嚴格遵守中共的規則。

ASG公司網站的案例研究頁面提及,一家度假和娛樂跨國公司在進入中國市場的過程中,在監管部門批准的環節遇到困難。ASG「幫助該公司全面了解了中國(中共)監管情況和官方目標」。

另一個案例中說:「我們首先確認可能支持此項收購案的中國(中共)官員和股東,然後我們密切接觸涉及政府批准程序的官員和部門,密切關注進展並處理問題。」

ASG(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長金立剛,現任北京決策諮詢中心理事,曾任中共駐美國大使館經濟商務處經商參贊、中共駐紐約總領館經濟商務室經商參贊。

ASG高級顧問戴雲樓,曾在2000年至2010年任中共駐美國大使館經濟商務處參贊,之前任中共外交部美洲和大洋洲部門副總幹事、使館經濟商務處一等秘書。他在中共商務部工作長達10年。

ASG高級顧問賈明儒,曾任中共文化部部長助理和中共國務院法制辦主任、中共國務院智慧財產權辦公室負責人。

ASG高級顧問牟蘭曾任紐約和新澤西港務局的首席代表;ASG高級主管Wang Peishu(王培舒,音譯)曾在中共駐洛杉磯總領館擔任商務顧問;ASG副總裁George Zhao曾在中共央視任職;ASG中國業務總監Harry Hu曾在中共商務部附屬研究院和智庫工作近十年,曾擔任中共駐丹麥大使館三等秘書。

ASG分析師詹姆斯‧奧斯瓦爾德(James Oswald)自稱曾為中共翻譯「中央政府文件和馬克思主義及黨的文獻」。

另據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網站顯示,奧爾布賴特石橋集團(Albright Stonebridge Group)由美國柯林頓時期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塞姆爾‧伯格(Samuel Berger)創立的美國石橋國際公司(Stonebridge International)與美國前國務卿馬德琳‧奧爾布賴特(Madeleine Albright)創立的奧爾布賴特集團(Albright Group)合併而成。

該集團由伯格和奧爾布賴特共同領導,前美國商務部長卡洛斯‧古鐵雷斯(Carlos Gutierrez)和前美國商務部助理部長戈德菲爾德(H. P. Goldfield)任副董事長,前美國駐巴西大使安東尼‧哈林頓(Anthony S. Harrington)擔任總裁兼執行長。

國務院記錄顯示:拜登「國務卿」與亨特‧拜登存在往來

拜登11月23日任命了前副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擔任他的國務卿。

福克斯新聞網(Fox News)11月24日報導,布林肯與拜登的關係可追溯至歐巴馬執政時期,而國務院郵件記錄顯示,當時布林肯與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也存在關聯。

今年大選投票日之前幾天,亨特與中共、烏克蘭的商業醜聞曝光,其中涉及拜登本人。

有記錄顯示,亨特在擔任烏克蘭能源公司布里斯馬(Burisma)董事期間,曾要求與布林肯預約會面,當時布林肯擔任副國務卿。

美國國務院2019年公布的郵件記錄顯示,亨特2015年5月22日給布林肯發郵件說:「下周見面幾分鐘喝杯咖啡好嗎?我知道你極其繁忙,但有些事情想徵求你的建議。」

布林肯回覆說:「完全可以!」接下來他們又互相發送幾封郵件。2015年5月27日,布林肯的助理髮了一封郵件,列出當天布林肯的日程安排,其中包括與亨特在下午3點半見面。

上述記錄中還包括兩人在2015年7月份的一次見面。

聯邦參議員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和羅恩‧詹森(Ron Johnson)2019年11月7日致信國務卿蓬佩奧,對亨特和布林肯的會面表示質疑,要求國務院公布所有亨特和布林肯會面的相關記錄,以及有關他們會面內容的資料。

拜登家族的商業醜聞與中共有高度關聯。今年9月23日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與財政委員會發布一份長達87頁的報告——《亨特‧拜登、布里斯馬與腐敗:對美國政府政策的影響及相關疑慮》,提及在拜登任職美國副總統期間和之後,亨特和其他拜登家族成員與外國人士之間存在一系列可疑的金融往來,亨特和那些與中共政府相關聯的中國公司和中國公民有著廣泛的聯繫,並因此帶來經濟利益。

11月19日,參議院公布了一份有關亨特海外交易的最新補充文件,包括5頁內容提要和爆料人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提供的新證據,涉及拜登家族與中共華信集團之間的關係和金錢交易。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玉潔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127/1527671.html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