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一念紅塵獨往來 從此人間終久別

總以為,賦得幾分閒暇遊歷湖海山川,圖得幾絲清寂優遊四方,生活就會妙不可言。卻也發現,放下沉重的行囊,擱淺心中的夙願,遠離塵雜的牽絆,走過的路千千萬萬,結交的人不計其數,看過的世界多姿絢爛……但卻,哪又有怎樣?靈魂不在原鄉,去哪兒都是流浪。我們既已尋尋覓覓,且也兜兜轉轉,卻依舊找不到任何的歸屬感。

總以為,熬過無數的晨昏日暮,穿越世間的荊棘載途,度過百不稱心的人間苦日,就會收穫生命的圓滿與甘甜,自此,撇開日子的繁雜,獨享生活的饋贈,擁有閒散的時光,活出生命的高度……只是,悉數然並卵!真正能夠困住我們的,又讓我們無法掙脫,往往不是現實的束縛,不是異鄉的羈絆,而是內心的封鎖。當我們無法由內而外,以一顆求美向善之心,審視眼前的世界,一切也就黯淡無光!

只是,一生所愛,空有皮囊。一切隨風而逝,回不到曾經。歲月靜水流深,光陰湮滅無聞,而後怎憶前塵?這般,年華蕭索、日子斑駁,念及韶華易逝、人生蹉跎,也常讓人莫名難過!須知,淪落風塵,已然半生,依舊,孤雁驚空,哀歌失群,無以光芒萬丈,無以分毫功名,如此寂寥落寞,如此特立獨行!人在江湖,也僅此這般樣。未及叱吒風雲,悵然回首,卻也,夢裡再無山河空念遠,華發平添些許惆悵。僅此身無所依,亦然心無所向,吾與誰歸?滄海蜉蝣,棲棲遑遑,何以安放?

只是,囿於籠網,難如我願。聽聞時光啞然無語,得知日子波瀾不驚,心海何以纖纖意?如此,明眸善睞、心如止水,目睹光陰深邃、歲月如歌,總是讓人言不及義。每當從「咕嚕」聲中醒來,要麼就是天亮了,要麼就是天黑了。在朝霞畢現和天昏地暗之間,毫無徵兆地來臨,夜晚就是白晝的情郎,星子就是月光的戀人。在恍恍惚惚和明明滅滅的浮光掠影的交錯里,在他們纏綿悱惻之餘,倏忽就華麗轉身、不辭而別。縱然,日日夜夜,有狗狂吠,有貓竄梁,有童欣呼,有賈喧嚷,有車來往,有風捲簾,有雨敲窗……夜亦深,安得眠,適可靜,月華流瀉,歸於沉默,怎堪擾攘?

也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我們的生活都變了這樣的枯寂。像那塞北秋冬之際的荒原,放眼望去即是滿目的蒼涼。純乎沒有半點生命的氣息。難道真的是進入了冬眠模式嗎?我原本以為,荒原上的生命,才有冬眠一說。像水中的游魚,天上的飛鳥,是沒有冬天的概念。像南方的草木,臨海的物種,是絕無冬天的色澤。而我們,幸福飲水,冷暖自知,自不必像那樣沉睡的「懶漢」,作繭自縛,安然自若,不曾領略人間的樂趣!這樣的時候,還有什麼樣的生活感悟呢?你想做個浪漫的人,那就做那金光萬道的朝霞,給世間帶來嫵媚的氣象;你想做個樸素的人,那就做樹梢的枝葉,給自然留下尋常的點綴。我們終要心態平和,擺正自己的位置。到了一定年紀,如果身上還沒有從容淡定的樣子,就免不了露出粗糙淺薄的底子……

也不知,餘生是否可以消停?而,餘生何嘗有過消停?當那個騎著小電驢半夜回家又被通知要加班、然後車沒電就別在馬路邊上嚎啕大哭的上班狗,誰能知道她內心的酸澀和無奈?當扯高氣揚的寶馬男嘲諷外賣哥而被暴揍的時候,誰會知道誰不是一邊心如刀絞、一邊含淚奔跑?當養雞大叔用流利的富於雌性的聲音熱情洋溢地朗誦「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誰知道在殘酷的現實和詩意的理想之間又橫亘著些什麼?也許,正如一句所言:「當你老了,回顧一生,就會發覺:什麼時候出國讀書,什麼時候決定做第一份職業、何時選定了對象而戀愛、什麼時候結婚,其實都是命運的巨變。只是當時站在三岔路口,眼見風雲千檣,你作出選擇的那一日,在日記上,相當沉悶和平凡,當時還以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然而,在我們尚且年輕的時候,都不曾為日後的光景早做打算,那麼,當我們老了,我們又何曾清楚地記得,自己昔時當真年輕過呢?

孰料,人生苦短,青春不返;韶華傾負,豈可蹉跎?必然,人在低谷無需勸,策馬揚鞭自奮啼,歲不承歡,命需己轉。及時行樂,終究無憾。這短短的一生,我們最終都會失去,不防大膽一些,愛一個人,攀一座山,追一個夢。再大膽些,為自己鍾情之人,為自己喜好之事。極盡一番心力,竭力平生智勇,就是為了往後餘生,皆是笑談;老之將至,何憾之有?唯有不負這一世的顛沛與流離,生命才有終極的意義。若歲月靜好,那就頤養身心;若時光陰暗,那就多些歷練。如此心境,有何難哉?

孰料,紅塵陌上,花開花落;芳華絕代,浮夢幾何?也都是驚鴻一瞥,然後墜入星河;縱然山河滾燙,不抵人間煙火。這瘋狂的世間,鮮有人性,多起貪念。為此「生如寄,亡還遠。熱絡也難,冷雨不減。望今後,習敬畏,慣離別,再隱於萬千。」,不足為怪。一念之間,榮辱自現。一念滄海,一念桑田。往後餘生,誰也說不透!殊不知「三春過後諸芳盡,各人去認各自門」。各自的人生,也就各自為念,各自安好。如斯,不悲不喜,安然自若,各尋其宿,勿擾勿念。何必為那些繁華蒙昧雙眼?何必為那些庸人俗事而憂歡?唯願,心如平湖,一直清醒,表里溫柔,一塵不染。為此志趣,可否行乎?

時光撩撥燈前客,舊夢重溫相思歇。

一念紅塵獨往來,從此人間終久別。

責任編輯: 李韻   來源:真命天子w18no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201/1529200.html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