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高科技「惡霸」——推特

作者:
如果您看了由南達科他州共和黨在推特上發布的實際新聞稿,您可能會認為,它們發表對於支持唐納德‧川普總統於大選後的法律戰聲明,似乎是一個非常溫和說法。實際上,那也是共和黨在每個州所發出的比較不得罪人的用字遣詞。但是,高科技惡霸——「推特」,依然將其封鎖,甚至變本加厲。

手機上顯示的推特APP標識

上周,推特封鎖了一個帳號,說它會損害我們網路上的社群和諧;但是,言論自由不應該是常態嗎?我想說的是,推特其實明白,言論自由很好,但如果它是蓄意的邪惡攻擊,那麼,負責人必須堅決反對他們。

然而,往往要察覺出這個被封鎖的邪惡言論,的確有難度。尤其當它披著一層道德假象的外衣,並且用大量仇恨往我們的耳朵里澆灌。

上述被封鎖的帳號是一個直接攻擊少數族裔的帳號。哦不!等等,推特允許某些邪惡言論攻擊,像是針對住在佛州的少數古巴美國人,他們因為支持川普,被視為種族叛徒。

無論如何,被封鎖的帳戶一定是做了什麼過分的舉動,例如,激進的反對猶太主義或否認納粹大屠殺,對吧?錯!有些帳號的言論,像是伊朗的阿亞圖拉‧哈梅內伊(Ayatollah Khamenei),在10月28日只是單純地發發牢騷說:「為什麼懷疑納粹大屠殺的真實就是犯罪?」就立即被推特封鎖。

想發表跟政治有關的暴力言論嗎?如果你寫的是:「我想揍支持川普的人一拳」就會沒事。或是寫下,我真希望那位政客「被火燒死」。如果該政客是共和黨籍,推特就不會禁止這類的言論。

朋友們!要被推特封鎖,本應是一個恐怖組織,它擁有強大的影響力和權力,使我們所有人都遭受到壓迫和束縛。或他必須是一個非常邪惡和反社會的人士,遠遠超出主流,所以要以正常社會,可接受的行為準則,對它進行審查。

我不喜歡公開發表以下言論,因為兒童和其他弱勢群體可能會看到這些話。但是,我們還是必須公開這個被稱「陰險、煽動性高」,且推特自稱為符合正義而封鎖的帳號——南達科他州共和黨官方帳號。

這是一個像共和黨一樣,以聖潔為名,在美國主流以外的團體。它就像奇異又自成一方的南達科他州一樣,因為居民多數是教育程度低的高中生;而那些想把該州的參議院代表及選舉人團廢除的人士聲稱,南達科他州不應該成為美國的一州。

現在,如果您看了由南達科他州共和黨在推特上發布的實際新聞稿,您可能會認為,它們發表對於支持唐納德‧川普總統於大選後的法律戰聲明,似乎是一個非常溫和說法。實際上,那也是共和黨在每個州所發出的比較不得罪人的用字遣詞。

但是,高科技惡霸——「推特」,依然將其封鎖,甚至變本加厲。

南達科他州共和黨主席丹‧李德曼(Dan Lederman)告訴記者奧斯汀‧高斯(Austin Goss):「推特給我們一個警告標籤,說我們陳述的內容有害,我們必須向申訴中心反映,他們基本上停止我們在推特上發布訊息的功能,我才意識到他們已針對南達科他州共和黨官方帳號進行『封鎖』了。」

推特甚至將南達科他州共和黨的網站標記為「不安全」,因為它含有「暴力或可能造成現實傷害的誤導性內容」。

最終,推特王國的「哲人王們」(註:哲人王一詞出於《理想國》(Republic)一書,柏拉圖透過蘇格拉底與別人的對話來提倡一個烏托邦式的教育系統,其最終目的在於培養哲學王,以其作為理想國的政策立法者和決策者。此處引用為諷刺之意),恢復了該州共和黨的帳號,並聲稱這短暫的騷動只是科技公司算法上,出現異常錯誤。

但是,推特繼對南達科他州的封鎖後,又發起對妮基‧海利(Nikki Haley)的攻擊。因她在推特上說「選舉舞弊確實存在。」此話一出,切中了真實的命題。可想而知,科技公司馬上又貼上「有爭議的」標籤。我想說的是,我們居然不能讓人們隨心所欲吐真言!特別像是海利這樣的少數族裔(印度裔美國人)及曾任南卡羅來納州長與聯合國大使的身份。

推特最終也將海利推文上的標籤,推稱是算法錯誤;但統計學上有一個深刻的真理——適用於政治,也適用於賭場:那就是當所有錯誤,都發生在同一時間時,那就意味著它可能不單單是一個錯誤;進一步說,它是一個策略。

過去的幾年裡,人們原本懷抱合理期待,寄望電腦革命可以成為團結美國的渠道之一,以消彌各種意識形態的分歧。但民主黨、共和黨、激進派、保守派:幾乎每個人都可以發現社群媒體是一個毒蛇窟。電腦算法,正使我們失去人性;大科技公司,擁有壟斷一切的權力;電子監視威脅著我們的自由。

在過去的幾天裡,民主黨人士已經示意對社群媒體進行攻擊。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在宣傳他的新書時表示:「憲法第一修正案言明,不要求民營企業,替任何立場,提供平台」(憲法保障言論自由)。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的發言人補述,佩洛西不是臉書的粉絲,因為臉書上宣傳的政治訊息不實。他們都同意,國家需要政府的監管和增強企業的道德,來約束這些平台。

許多新聞媒體也報導說,保守派人士紛紛逃離推特,甚至臉書,轉而使用新社群平台Parler。這些保守派人士的出走可能是正確的。但他們也提醒了我們一個更加惡化的問題——在2020年大選中,大科技公司是選邊站的。

社群媒體原本應該是沒有意識形態的,但現在卻在政治議題上糾纏不清。推特的用戶並不愚蠢:他們已經看到民主黨人士的傾向,看到了灌水的民調,開始竭盡己力去安撫憤怒的暴民。

所以現在,如果我們要求大科技公司進行改進,審視焦點應鎖定於其順應左派要求的電腦計算機做出的左傾改革。共和黨駐聯合國大使海利將被封鎖,而不是民主黨駐聯合國前大使薩曼莎‧鮑爾(Samantha Power);南達科他州的共和黨官方帳號將被封鎖,而不是「安提法」(Antifa)。

推特的泛政治化,標示著一個珍貴的機會——我們原本可以看到網路力量的真實改革以及國家對言論自由的深刻探討,已從我們身邊消失。現在更多的是,到處充斥著政治敵意及左派為確保其永久政治權力的野心。

原文Our High-Tech Overlord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喬瑟夫‧巴頓(Joseph Bottum)是南達科他州的作家和教育家。他的最新著作是《小說的衰落》(The Decline of the Novel)。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202/1529590.html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