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中國沒有右翼

作者:
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民族、民生、民權,第一條就是民族主義,則孫中山又算不算中國人極右勢力的總代表?

美國,何謂左翼與右翼,是一個外人無法了解的複雜問題。

左右兩種思想,在不同的民族國家,有不同的表述。例如一九四九年之前的中國,若延安的毛澤東是左派的代表,那麼公認蔣介石就是右派。

但若蔣介石是右翼,並軍事清剿延安的毛左,在今日的標準屬於「極右」甚至中國的納粹;那麼蔣介石本人督信孔孟儒家、王陽明的理學,並與宋美齡一齊督信基督教,則孔孟儒家和基督教又是不是「極右法西斯」價值觀之源頭?

美國南方的許多民兵組織,主張捍衛華盛頓憲法,被川普(川普)稱許為愛國者。支持川普的美國人,基本上比支持民主黨的愛國。亦即美國有自己的民族主義

若美國的民族主義是極右翼,那麼在蘇彝士運河危機中,以民族主義捍衛埃及資源和蘇彝士運河權益的民族主義領袖納塞爾,又算不算「極右」?

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民族、民生、民權,第一條就是民族主義,則孫中山又算不算中國人極右勢力的總代表?

種種爭議,一百年來許多研究社會科學和政治歷史的學者浪費時間辯論。其中最大的問題是:若以美國東西岸的白左理論為至尊,就變成「思想殖民」。在華人學者的眼中,左右之分,就是以西方馬克思主義那套標準。此一學術標準一離開西方文明世界,應用到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第三世界民族範圍,即刻變樣,產生認知的混亂。

一百年來,大量中國知識人和傳媒在何謂左右的語言迷宮和思想魔障中團團打轉,找不到出路。然後用左右的意識型態教條,眼睛不是盯著蘇聯模仿,就是看著美國學習,一直胡混到今日。

偏偏社會中的工商界,特別是一九四九年之後的香港,不理會政客和學棍的糾纏,自行在市場經濟中摸索求存、勤奮致富,造成了另一番局面。由於上層之「思想界」爭議混濁,他們都恐懼政治,也不知道上層的那些人搞什麼鬼。只見到由胡雪岩到馬雲,只要民間有辦法的中國人一致富,樹大招風,就在上層「論政」鬼打鬼的一場場內鬨和鬥爭中,成為犧牲品。

這就是大陸的民企永遠沒有安全感,累積了財富,必定舉家連同子女遷居美國加拿大的理由。然而他們一面跑,嘴巴里一面跟著流行的形勢唱著左右鬥爭政治譜曲,心裡都不相信。長久以來,形成中國人的人格嚴重分裂。

正本清源,是因為左右問題從第一課起,百年來這個民族沒有搞清楚。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205/1530681.html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