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蛋殼公寓租客舉行活動祭奠跳樓者 多人遭警方約談

蛋殼公寓租客集體維權。(網絡圖片)

12月3日凌晨3點,廣州市天河廣場附近的蛋殼公寓發生一起租客燒房並跳樓的事件。據悉,死者名為鍾春源,是一名剛剛畢業的學生,來自廣東惠州。鍾春源去世後,一些蛋殼的租客在維權群里計劃舉辦一個紀念儀式,祭奠死者,但不少租客陸續被警方約談,繼而退出。

有知情者5日對大紀元表示,本來在微信群中,大家只是在商量給死者送一朵白花,表達一下哀悼。畢竟如果這件事情出現轉機的話,也是他用命換來的。大家並沒有任何敏感的語言或者過激的舉動,可是好幾位被警察約談的人回來說,「警察可以看到所有的聊天紀錄」,「他們知道我們在做什麼」。不得已只能將微信群解散。

同情者想送花紀念跳樓的輕生者,遭當地警察約談。(受訪者提供)

「我們這個算是自發,全部都是自願去的。」「不擾亂秩序,不打擾別人,都是沒有問題的。」「陰暗太多了,就想儘自己所能守護光明。」

報導援引知情者透露,廣州的媒體已經被「上面」下了通知,不允許再介入(蛋殼公寓事件)。廣東省的媒體也沒有人願意再報導此事。

12月3日凌晨3時,住在廣州市天河廣場天寶閣小區的鐘春源用火點著了自己住的房間,並從18樓跳下自殺。

據鍾春園的室友說,他在去世前還沒有工作,剛從學校畢業。生前與蛋殼公寓簽了一年的租約,總共1.8萬元,用的是貸款。蛋殼資金鍊斷裂暴雷後,房東收不到蛋殼給的房租,於是要求他們1周內搬家。鍾春園之前和室友表示,會回到老家打幾個月工把貸款還上,但沒想到卻選擇了輕生。

蛋殼公寓資金鍊斷裂引發的維權浪潮目前已席捲全國13座城市,數十萬涉事房東、租客牽扯其中,蛋殼租客的維權群在微信的群組越來越多。但這些維權者卻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蛋殼公寓CEO高靖今年6月被警方帶走調查至今未歸。據蛋殼知情員工表示,現在重要高層僅剩聯合創始人崔岩以及 CTO和 CFO。最大外部股東老虎環球和螞蟻集團至今未發聲。

一家頭部長租公寓平台的高管認為「除非政府出手,否則沒人能挽回這盤棋」。

但至今各地政府都對蛋殼公寓的維權事件默不作聲,並且疑似對維權這件事下了封殺令。而作為蛋殼租金貸的合作方,騰訊旗下的微眾銀行之前兩次發公告表示,蛋殼公寓暴雷與微眾銀行無關,貸款需要還。直到鍾春園死亡後,微眾銀行才表示租客與蛋殼退租後,可與微眾銀行簽署新的協議,將蛋殼拖欠客戶的預付租金,用於抵償租客在微眾銀行的貸款。

有網友氣憤的表示,非要鬧出人命,官方才能給點說法。蛋殼公寓暴雷持續了好幾個月,越鬧越大。媒體都說是蛋殼公寓給年輕人下的套,蛋殼、房東、微眾銀行都有責任。那監管單位默認微眾銀行存在缺陷的租金貸產品壯大,媒體還夸蛋殼公寓的模式將給長租公寓行業帶來春風,這些你們都不負責嗎?P2P暴的一家都不剩了,怎麼到了蛋殼就不認識了?

公開資料顯示,2020年1月17日蛋殼公寓在美國紐交所上市,成為中國第二家在美國成功上市的長租公寓,是2020年登陸紐交所的第一支中概股。最終蛋殼以每股13.5美元募集了1.49億美元。當時在中國到處都是看好蛋殼的輿論、新聞,甚至還有人認為蛋殼的成功上市會帶領長租公寓出現一波上市浪潮。

根據蛋殼公寓的運作方式,蛋殼分別與業主及租客簽訂託管協議和租約。先以高於市場價格拿下房源,再以較低房價出租,收到房客一年租金後,將房租按每月或每季支付給房東。

在這種經營模式下,蛋殼只能不斷擴大規模,以時間差維持資金鍊運作,同時透過囤積房源調節租金。換句話說就是不斷地借新債還舊債來保持運轉,一旦資金鍊緊張就會直接暴雷。

根據蛋殼公寓招股書,2018年開始,蛋殼公寓的擴張入不敷出:成本增速每年都超過收入增速。這意味著擴張沒有形成規模效應,反倒加重了負擔。2019年年末,它的稅前虧損34.39億元人民幣,接近收入的一半。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楚雲珒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1207/1531277.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